一个焦虑的早晨

2015/01/img_6983.jpg

此时此刻,我坐在深圳宝安机场T3航站楼31号登机口前的第一排第九(或第四)张椅子,回忆刚才发生的各种蠢事儿。

随着bongII的震动唤醒,我在七点离开那个和我爸坐着摩的穿街过巷的梦,洗漱过后来到妻子枕边,在迷蒙的耳语中吻别,合上那个有我妻子和三只女儿的小家。到此为止,故事还很正常。

直到我下了楼,抬起左手,转动手腕,把目光停留在手表上,发现指针不在当时应该在的位置,拿出手机比对时间,再盯着看了三十秒,发现秒针甚至没在走,我才意识到,表,停了。

但我必须赶紧上一辆车,没时间也没必要回头把表放回家里,于是我打开嘀嘀打车查看附近是否有的士,拖着行李走了两三百米,正好准备在手机上叫车时,一辆的士正好在我不远处下了一位客人。我心想,万一有人在前面截住,那就嘀嘀吧。这还不到五秒,车就开了过来,我也就上了车。

过去出差都是凌晨的飞机,这次大白天过来竟然有些忐忑,仿佛司机开错了路,心中左顾右盼。在走上高速前,遇到很长几段缓行路段,上班高峰期,我只好默念千万别堵着,再慢也别堵着。

可还是堵了…

所幸没堵多久。

终于来到机场门前,车一停,表一打,嘀嘀嘀,62元加10元过路费,谢谢一共72哦!我从包里熟练地摸出钱包,不需要任何思考,下意识地拿出、打开、取钱…等等,哪里不对!?

天!我一共,只有,64元现金,刚才上车前经过ATM时忘了取现金啦!司机师傅很委屈地说他这趟要亏本了,说大兄弟你上车前怎么不取钱呢,然后我如同所有猪一般的队友一样说出了“要不我进去取个钱出来给你”这样的话。猪啊!猪都比你聪明啊!机场前面的路哪能停车啊,停车罚五百啊!

司机师傅看我蠢成这样,只好无奈地摊开手,接下我的两张二十、两张十元、两张一元和另外两颗一元。2-20,2-10,2-1,2-1,看,这组数字,绝对是我今天早上的精炼写照,一个巨大的:

2

这还没完,进机场后,去取票,愣是没看到“海航”俩字,试了一台自助取票机没反应,心想不可能吧,公司订票还能填错身份证?赶紧打消这愚蠢的想法,找漂亮服务员问海航的票在这儿取么,只见她拿过我身份证,手指在屏幕上一顿划,还没看清步伐,就到了选座位的界面。

所谓凌波微步,大概就是这样。

接着她问我是否需要行李托运,我脑子里一毫秒的运算都没有,直接就回了一个字:要。然后就径直走向行李托运处,取出那颗10400mAh的移动电源放进背包里,看着行李箱渐渐远去,余光瞄到其他行李箱时,才回过神来:

我的小型箱,根本!不需要!托运的好么!

但它已经被履带送走了,那,就只能下飞机后乖乖等它出来了。

而此时我还没吃早餐,就想取个钱买吃的吧,但一想到安检前长长的队伍,我就想:先进去吧。尼玛坑爹啊,这是我的大脑么,能不这么坑我吗,过了安检有个鬼的ATM啊!碰见一美女服务员一问,果!然!没!有!

那就饿着吧,因为当我写到这一句时,已经坐在机翼边的45A座位上了。

一边吐糟我一边想,这大概是我对时间和金钱的稀缺焦虑造成的不淡定所导致的。这种对稀缺资源的焦虑是很可怕的,我曾经在无数地方见识过这种焦虑的影响,甚至说是危害。这样的吐糟和自嘲或许可以帮助我缓解心中的焦虑和不爽,但我又开始对这种焦虑可能引发的影响感到焦虑了。

不管了,船出了海总得要航行的。该起飞了,关手机啦。

【11:00补充】原本10:40正点起飞的航班开到跑道口时突然停了下来,空乘广播通知是航空管制,需要推迟半小时起飞,而就在这时候,手表开始走动了。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