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离轮回

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这篇日志,因为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关,也害怕一些事情,但越是因为这种害怕,我越是觉得有义务把它写下来。拖到今天,我觉得该写出来了。这里是早前详情,当时以为会是一场持久战,所以标题还特意写成章回体的格式,但没想到写第二篇的时候,它已经不在了。

应该说,它们都不在了。

先从近的说起吧。

前段时间从武汉出差回来后,一天晚上,夫人和我说,小王子的主人告诉她,小王子已经不在了。事情发生在春节,小王子和平常一样出门玩儿,意外吃了管理处刚撒的老鼠药,尽管第一时间送去了医院,但还是吐着白沫死在她们夫妻面前。因为过节,他们觉得大过节的说这个不好,就没告诉我们,小叶也问过几次,但她们一直没回复,我们起初还以为他们不愿意理我们,没想到事情是这样。

对小王子,我们有太多的回忆。从偶遇到熟络,因而结识了小朱夫妇,当过它的代理主人,也曾因为它的热情而苦恼过,但每当说起这个名字,就像Brown说起Snoopy一样,那是一只温暖的小狗。我们曾经一起满大街地帮小朱找它,也在它的引领下陪它巡视地盘,整个南光村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这只小家伙,但除了小朱,它只跟我和小叶走,连小朱的老公都不行。它是真把我们当朋友的。

若是走丢了,还算有个念想,可他现在不在了。这个念想,就只有回忆了。

至于安生,我们也没见到最后一眼。

事情其实是去年十月底,也就是我和小叶刚度完蜜月回来。按照和宠物医院的约定,我们回来后再找不到人领养它,我们就得自己带回家。住了三个月,医院已经不太想管了。当时确实有朋友说想要接它回家里农村安养天年,但可惜它没等到,就撑不住了。

因为资金的问题,我们用接受捐助的资金在对它进行完第一阶段的治疗后,因为只是一般的住院恢复和饮食,没有更多的治疗,就把它转移到了一个条件相对差一些的医院。医院的负责人其实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大姐,自己就救了数不清的流浪狗,但有心不一定能力充分,也掩盖不了医院硬件弱的现实。在我们回家办婚礼前,最后一次去探望安生,它似乎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

  

和刚见到它的时候比,简直好太多了。但毕竟是十三四岁的老狗,尽管恢复了很多,也还是长不了太多肉,精神也并算十分好,所以,和其他的老狗一样,抵抗力很弱。

当我们回到深圳后,第一时间去医院看它,接它回家等朋友来带它去乡下晒太阳安享晚年,可是从医院见到它开始,它就一直咳个没停……医院的大姐说它咳了有一段时间了,药也吃,但还是咳,怕是感冒了。

但接回家的第一晚,就持续不断地咳了一晚上,我们俩决定送它去之前治疗的那家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然后化验结果并不是一般的感冒……对于一般的小狗来说,淋个雨感冒不算大事,可以很快恢复,但对安生来说,就演变成了肺部感染。

医生说,已经失去抢救意义了,感染很严重,即使我们愿意花很多钱给它治疗,但他也无法保证还有生还机会。他说由于体质太弱,所以感染导致了许多器官开始衰竭,施救也只是徒增它挣扎的时间……我们觉得很难接受,明明看着它一点点恢复精神,毛发一点点长好,怎么就衰竭了呢?

我们过去救助的所有猫狗,都是经这位医生之手搭救的,他本身就是个非常爱护动物的医术精湛的狗爸,可当他告诉我们,或许实施安乐死是最好的结束时,我和小叶都愣住了。时间过了这么久,可我依然记得最后医生和护士抱着已被麻醉的安生那柔软的身体走上楼去,就再也看不到它了……签字时,仿佛自己亲手结束了它的生命……

我们始终很难释怀,即使现在,我也不能很确定地说,那个决定是对或错,只是每当想起它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它能脱离轮回,不在世间受苦了。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8 thoughts on “愿离轮回

  1. 我认为你的决定是正确的,他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身体也不能再承受治疗,这是无法违背的自然规律。你并没有结束他的生命而是结束了他的痛苦,终归是要走的,让他温柔地离开总是更好一些。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