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AI,西域白驼山人士

前几天看到Xtecher公众号上的一篇介绍Elon Musk和OpenAI的文章《伊隆·马斯克的疯狂计划——OpenAI免费分享人工智能(最全解析)》后,有一个想法,简单记录一下:

假如我们真的能够创造出可以不需借助人工导向而完成自我学习的AI,那也许就意味着我们真的很有可能是更高阶的生命体所创作出来的类似AI的存在,连我们的自我怀疑也是由源代码中的思考学习属性所衍生出来的结果。这种情况就类似于《攻壳机动队》里,在执行任务中形成意识的塔吉克玛。

哦哟,那到时自然人类与AI之间怎么相处、怎么做生意又会是一堆有趣的事儿了!

啊…这样的话,世界各地的宗教起源,也许就有可能是那些高阶生命体中的不同组织或不同公司所生产出的“AI套装”了哦。

想想自己在MineCraft里看着村民们跑来跑去时希望看到他们更多的随机行为和看似有意识的行为的心情,反过来想想,我这样的自我身份怀疑,应该也是那些高阶生命希望看到的有趣的事情吧?

咦?那这样的话,生命的随机性和宿命论这两个对立的双方就能统一在一起啦!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