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来依然未消除的愤怒

昨天上午和小叶推着小柒下楼散步的时候,我们谈到了校园霸凌的问题。

回忆起小学中学那些年被欺凌的日子,一谈起来,仍然历历在目,一些细节我还能描述出来。小叶问我现在还恨不恨他们,我说,恨,恨极了。我细细地回忆并告诉她我曾遭受过的欺辱,说我当年是怎么抗争和遭到恐吓的,随着嘴里说出的字,愤怒持续地从我肠道里翻滚出来,火辣得灼伤了胃。

我气得胃疼,即使已经隔了十多年。

小叶问我如果他们今后找到我,为当年的事情向我道歉,我会不会接受,我很肯定地说:不会。

因为既定的事实当年已经发生了,已经造成的伤害在当时就已经不能改变了,那些伤害和痛苦一直持续地对我产生影响,那么,道歉的意义是什么?只是满足他们自我原谅的私心罢了。曾经听到道明寺说“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这句话时觉得很可笑,如今再回忆起那些事那些人,却觉得很贴切。

如果他们真有悔意,不需指望在我这寻求原谅,一直背负这份内疚,才是他们应得的。

4 thoughts on “十几年来依然未消除的愤怒

  1. 学校是非多,虽然进了社会是非更多,但是学校是非躲不掉,圈子死,社会上的是非可以一笑而过不理会换环境,学校就很难。不过现在感觉学校对欺凌越来越重视了

  2. 想到我以后也会有孩子,想到孩子也要去面对各种无法确定的校园环境,就有点无力。还没有完全懂事的小孩子欺负起人来真是“纯天然”,下手也没个轻重,真碰上了很容易出事的。我很幸运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在学业为主的重点学校,环境应该能稍微好一点吧。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