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危机、三十二、喝药哦

近期发生的事情比较密集,就不分开记录了。

 

WechatIMG414

上周五 / 关于住房

上周四的时候,房东突然在微信上和小叶说,有事情要和我们商量,要当面说。我们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妙,肯定不是好事,直觉上觉得可能是要卖房子了,但这恰恰是我们最不愿意发生的。因为我们这次搬家才刚刚一个月,从前两周的打地铺,到置办全所有家具,又是规划又是设计,比着图纸去宜家逛了好几回,着实费了相当多的心力,连家里老人都忙活了三四周没歇。这次搬家的原因,也恰是上一个房东说要卖房,来回倒腾了我们家半年,最后还闹得不欢而散,所以我们一家都怕了。

一天没动静,我和小叶心里都毛毛的。结果周五说,还真是要卖。

家里顿时炸了锅,这回可怎么办是好。我和小叶的压力一下陡升,连续两个房东都在这个时间说要卖,再搬家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新买的家具都是合着户型尺寸的,带不带走?拆了再装会有什么损耗?哪些能带哪些带不走?租房合同里对于这种情况的描述是怎么处理的?违约金怎么计算?是不是得要求额外的赔偿?包括是否考虑今年买房、要不要去排安居房和廉住房、这两年的经济形势要做什么打算,等等各种问题。为此我还特意请教了律师朋友,咨询他的意见和处理方案。甚至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备好律师函,做个钉子户。总之就是各种靠谱的不靠谱的想法和计划,都在我和小叶的脑海里飞速旋转。

一家人都很焦虑。

房东和我们约周日到家里来面谈。实际见面的气氛没有我们想象的糟糕,因为都是同龄人(实际上对方两口子都比我和小叶小一岁)的关系,各自讲述了难处并互相理解之后,就开始商量解决方案了。

WechatIMG415

最后敲定两套方案思路:

一、他们优先尽全力寻找愿意接受带租转售的买家,我们只是换一个房东交租,所有一切都不做变动。实际上这也是理论上必须的,因为法律上规定租约是自动随着住房所有权转移的,买家不论主观接受与否,只要房屋所有权一交易,租约就从原房东转移到买家名下。所以,难点在于房东他们要和买家讲清楚有租约,并且买家也是投资性购房,乐于接受,那就万事大吉。这同时也是房东他们卖房时法律上必须承担的义务。所以,这个思路就得看运气了。

二、假如他们找了很久都实在找不到愿意接受租约的买家,那么他们就帮我们找合适的房源,并且协助我们搬家,承担搬家、运输、损耗等费用,支付合同规定的违约金外,再额外补偿其他损失费用。此方案以尽量减少双方损失为前提。

WechatIMG416

不管怎样,房东两夫妻都承认这次事情的所有责任均在他们身上,所以谈话的气氛还比较融洽。聊完之后我们也给他们仔细介绍了我们家,他们很喜欢我们对这个房子的改造和运用,从风格和实用性上都相当喜欢。

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得自己准备别的方案,毕竟是森林。

 

WechatIMG418

前两天 / 小叶生日

近几天气温变化,小柒感冒了。小叶的生日也就在照顾小柒的疲惫中度过。

生日前一晚小柒开始流鼻涕、咳嗽,因为喉咙里有痰,鼻子也不通气,所以整夜不断地醒来,小叶一整夜都得抱着他。不仅得整晚抱着,还得不时变换姿势,边走边晃,走累了坐下,坐久了躺着,睡一会儿又起来走走,直到四点才能睡个把小时。一夜下来,两只手从胸肌、锁骨到肱二肱三到手腕全是酸痛的。

生日当天还带小柒去港大医院做检查,结果大老远跑过去,24个诊室只开了一个4号,排队等了两三个小时也没轮上,最后无功而返,我下班回家之后又和小叶一起带小柒去社康。

一天忙下来,小叶连个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WechatIMG417

我早上在幸福西饼订好了蛋糕,傍晚六点就送到家里了,一直到十点,小叶才终于有了一点碎片的时间吹蜡烛、吃蛋糕。这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抱着熟睡中的小柒许愿、吹蜡烛啦,还是颇有纪念意义的。

 

昨晚上 / 柒柒喝药

给小柒喂药这件事,我们是经历了各种崩溃的。

小家伙实在太聪明了,我们所想过的几乎所有招数在他身上都完全失效。无论粉剂还是水剂,但凡有一点点不是那么像食物的气味,还没入嘴呢,大老远就推开;混在食物里也不行,连食物一起甩开;甚至连我们递给他的水和饮料都不接,只喝自己亲自拿并且亲眼看着你打开的,他没看见打开过程你递给他,也是不要的,他觉得那些都是伪装好的药。

以上只是一部分。关于医院,他也是极为抗拒的,因为上回采血化验挤手指血,他一直记得扎针疼,有时自己玩着还会突然跑过来跟我们说“针,疼”。每个医生和护士都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那么犟的,任何检查都不配合,咬坏三块舌压板(医生也没敢使劲,板子伸进去都呕吐反射了,他的牙也还是咬得紧紧的一点不松开)都没能打开他的嘴。

各种哄各种骗都失效后,我们只能怀着悲壮的心情尝试强行喂药。

第一次,剧烈反抗,手脚乱弹,眼神里同时充满了愤怒、困惑、悲伤和绝望;

第二次,强烈对抗,手脚乱弹,眼神里继续充满了愤怒、困惑、悲伤和绝望;

第三次,小叶生日那晚,她负责抱住小柒,我负责用勺子喂,一边喂一边鼓励他,只要他喝下一点就使劲夸他好棒,过程没那么激烈了,慢慢地也没那么对抗了。

昨天晚上再喂药,就是提前和他说“ 要喝药了哦 ”,当着他的面冲药,他竟然也没有逃,最后虽然也反抗了一会,但不像前几次那样剧烈了,眼里也不那么愤怒和绝望了。后来我们问他喝药苦不苦,他自己就皱皱眉说“ 苦~ ”,接着就开始玩了,不像前两次那样对我们不理不睬,还拿他的玩具叫我们和他一块儿玩。今早再问他,“ 喝药是不是也没有那么苦?”的时候,他也没有很不开心,只是看看我,指着嘴,皱皱眉说苦。继续和他说,“ 你生病了,要喝药才会好哦 ”,他就自己说“ 病~好~ ”

我当时真的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过程很难用文字完整描述出细节和转变,但作为父母,看着他这几天的变化,真的无时无刻不在受到来自“ 人类 ”这个物种的冲击。小柒理解事情的速度,实在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昨晚喂完他之后,小叶带他洗澡时自己哭了,小柒竟然会抱着小叶的脸,对她说“ 不哭不哭 ”。睡前问他喝药苦不苦,他说完苦之后再问他,爱不爱妈妈,他的回答依然是:

爱~

WechatIMG419

这张照片是,他自己发现把盆子翻过来可以当凳子坐时,我赶紧拍下来的。他不仅自己发现了这个新功能,他还把另外一个盆子也翻过来,给我坐。

小家伙太多可爱的细节,都是在我们朝夕相处中一点一点形成的默契中感受到的。在这些困惑和焦虑中,对爱与自由有了新的感受,也享受着小柒所带来的这些安静而巨大的惊喜。

今天早上明显好多了,快快康复吧!

爸爸爱你。

4 thoughts on “住房危机、三十二、喝药哦

  1. 最近也在知乎看到个由于租房不稳定,被逼买房的文章。深圳的房子真是贵啊,买房确实压力很大,不买却也不安心。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