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经历了一次恐怖的旁观

14:58,下楼打印的同事发来照片,说对面楼顶有人可能要跳楼。我说赶紧报警,他说已经有消防在底下了。

几分钟后,他回到办公室,说那个人还在上面,从我们公司的走廊能看到。我们一起过去走廊的窗边往上望去,确实还在,但是换了个位置站,还时不时把身子往外探。因为我们楼层高,望过去的直线距离只有一条街宽,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动作。我看了下楼下,他顺势指了指,我一看楼下那车不像是消防派来的,应该只是施工队的车。因为对面那楼是新建的,还没开张,楼下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花坛什么之类那些。估计这人就是趁着管理松散混乱上了楼顶。

我问他报警了么,他说以为那是消防派来的车,在楼下感觉车挺大的。我说那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电话里交待了我们的位置和那个人的位置后,另一个同事走过来问我们在商量什么。我们说有人似乎正在跳楼。她惊讶地表示报警了么,我们说刚打完报警电话,便指给她看。

那人正好坐了下来,把脚伸出大楼边缘。他坐在大楼造型转角的位置,从我们的角度只能看到头和脚,看不到整个人。我们三个人在窗边看了他一会儿,不知道多久,好像是几分钟,但是又好像只有一分钟。不知道。

期间说起第一位同事发现的过程,说是看到很多人举起手机在拍照,他以为天上有什么奇观。顺势望去,发现一个人站在上面。后来的同事说,拍什么拍,怎么都不报警。这话说完大概一两分钟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派出所出动的警察,询问确认报警的细节。

我们一边盯着楼上那个人的举动,一边和警察再次描述位置和情况。眼看着那个人把脚收回来,起了个身,一弯腰,就看不到了。大概几乎同时,电话里的警察说:

劝下来了。

幸好啊!幸好!

如此想来,应该在我们打电话报警之前,就已经有人打过报警电话了。虽然当时挺紧张的,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应该不可能那么几分钟时间就从附近派出所出发上到楼顶的。有一种流浪地球小队赶到半路得知目标发射器被修好的感觉。

但这不重要,幸好人还活着!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