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岁生日吃自制巧克力蛋糕

过了三十以后就对生日没有概念和兴趣了,我是,小叶更是。尤其 36 岁在民间习俗中还有那么一点不太好的暗示:坎。对古代人而言,36 岁已经是平均寿命的极限了。确实不太容易。

虽然不太想过,但小叶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小柒的热情和殷切的眼神。中午一点,终于出门了。

万象城大概是国内最成功的商业地产之一了,光是深圳就开了四个。新的这个更是做在了炙手可热的前海,一开业就在社交网络上刷屏,躲都躲不开的空山基。

虽然空山基的东西没什么内容,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不需要什么内容,形式本身就是内容。

我们在等饮料的间隙里聊到,旁边楼里有我旧同事开的公司。他以一个几乎只是象征性的价格租下了这个CBD的一大片空间,客户也源源不断,全得益于他们校友会里大佬的帮助。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现实,圈子、关系这些事情比设计重要得多。

我玩不来,但我也不相信,交易没有代价。

小叶没那么喜欢设计,也不以设计师自居。她并不享受设计师这个身份。但是,她的个性与能力很适合设计。

我很喜欢做设计,也很享受。但我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比她有天赋,至少在观察、感受和分析上,她的速度和深度都比我强。

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接受了,自己无法成为大设计师的命运。这件事情是有感觉的,关于自己的上限。

她最近几个月开始学习占星术。

我曾经很坚定地认为,星座之说不过是些通用话术,不同的人会听出不同意思,最多能算一门统计心理学。但她开始学习之后,我意识到这件事里,有很多颠覆我想法的东西。

从工具的使用到数据分析的方法,从不同算法在不同语境里的应用到针对独立事件的回顾和预测,都让我感到很惊讶。不止是我,每一个来找她咨询的人都很惊叹。

她适合与人沟通,我从十年前就这么认为。

相比于严谨科学的心理咨询,以占星术为入口的心理辅导和疏解似乎更容易被人接受。人们对前者的专业性期望很高,反而不太轻易寻求帮助,也不太容易相信对方的专业程度;反而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的人,更容易获得惊喜,从而敞开心扉,以她的沟通能力,更容易给人带去心灵上的力量。

本来打算吃完晚饭就算过完生日了,但因为小叶之前和小柒说要做蛋糕,所以他一天都在问什么时候做蛋糕。

一是为了履行承诺,二也是抵不住儿子想要给妈妈过生日的兴奋和热情,商量之下还是决定,那就做吧。

只要无病无痛、无灾无难,就是好年。

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了。这两年间好多事情都在变,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我曾经坚信的星辰大海也不那么明朗,人们似乎更愿意躲进虚构的元宇宙里。

当虚拟的比例足够大,就会成为真实吗?

那我会选择,蓝色的药丸。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