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乡 UFO 目击事件与宇宙宗教基础

上周三傍晚,朋友 zian 给我发来一张截图,内容是一个飞行员记录的一次在高空 8400 米处遇到的 UFO 事件。巧合的是,在那大约一周以前,我也在西乡的出租屋里目击了一次不寻常的现象。

当时我正在屋里写视频文案,觉得有点累了,就站到窗边休息一下。刚望出去,就看到远处一个非常明亮的光点。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我平时经常会望向那片天空,对于一般的民航客机飞过时会发出多大的光亮,以及常见的航道轨迹,都比较熟悉,但当时看到的那个光点很明显跟我平时看见的飞机完全不一样。

如下图:

白点是根据印象标注的大概位置和轨迹,并非实拍

那个光点比我平时看到的飞机航灯亮非常非常多,甚至有一点晃眼。大致的亮度就类似图中标注的白点和周围光照环境之间的对比关系,光点体积比标注点略小一点点。它在前段过程中类似悬停,移动速度比较慢,后段向右侧横向移动,目测速度比前段快。我看见它的时间大约持续了三到四分钟。当它移动到楼群后面时,我等了大约五六分钟,没再见到它从楼群后方出来,才没继续观察,回到屋内的座位上。

当时被这个光点深深吸引住了,直到它飞近了楼群,我才想起回屋去拿手机来拍它。可惜的是我拿起手机打开相机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它了。

「楚门的世界?」

当时我心中的第一反应,并非是关于 UFO 和外星人之类的各种猜想,而是觉得:这是不是围困着我的这个世界之外的那些观众或观察者所释放的某种信号?或者是他们的什么仪器设备的穿帮瞬间?因为最近几年,地球人类社会所展现出的各种匪夷所思,让我再次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客观性令我感到诸多不信任。关于「我是谁」这个持续困扰着我二十多年的问题,再一次被提到台面上来。并非关于自我身份认定,而是对于当我每一次进行自我剖析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额外的声音在质问「为什么我能且仅能感知到我自己」这个问题,那时候的我,很明显,是在一个抽离的视角中看着我自己的。这个观察我的我,和这个被观察的我,是否存在主客关系?是否存在容器与内容的关系?是否存在第三个观察者在远处?

生物的神经衍化真的可以达到质疑自我存在的程度吗?

仿生人会在梦见电子羊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吗?

那个光点会再次出现吗?

如果在这个时代,还能出现什么新的宗教,那一定是关于星辰和宇宙的梦想。我知道飞天面条神教是在对传统宗教的讽刺和挑衅,但如果传统宗教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幻觉,那么,我又有什么办法可以确认,宇宙和外面就不是另一个维度的幻觉和毒品呢?JWST 带回来的究竟是宇宙往事的真相,还是另一个牢笼的边界呢?它会产生新时代的宗教基础吗?

我确实对地球人类没什么信心。

但我竟然还相信黄金精神,呵,这是多么矛盾啊!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