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整理 | Axel Thallemer 深圳分享会

WechatIMG67

上周(5月10日)的疯人院活动,是邀请到了 Axel Thallemer 教授来讲《 来自自然的设计灵感》,活动地点是不二人文空间。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童慧明老师也参与了当晚的分享会。

Axel Thallemer 教授是知名的仿生设计专家、德国设计协会奠基人之一、英国皇家学会终身院士、德国红点奖评委,出过七本大部头的书,是现任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业设计&环境设计学院院长,曾任奥地利国 LINZ 立林兹大学设计学院院长。

640

他说“设计并不是简单的造物,它是一套哲学、科学理论,通过心与智的结合而形成的非言语的语言系统。”他相信自然界蕴含无穷智慧,可以激发设计灵感,他追崇糅合自然和科学去理解设计。

他不是只理论不设计的那种。早在上世纪的1988年,他在德国Lothar Böhm Design开始做工业设计,1990年任职于德国斯图加特保时捷设计,1994年在德国 Festo费斯托并担任设计总监(对,就是那家很牛的做各种电动、机械部件的公司),2004 年成立了自己的AIRENA设计公司,提供创新设计和设计工程咨询。

640-2

他对机器人和机械设计着迷,在设计仿生学,可以说是目前全球这方面的一哥。

640-3640-4640-6

他的 “流体肌肉”的仿生设计和一系列创新工业设计解决方案,在全球10 家博物馆进行展出,并被作为永久收藏。

他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同时取得建筑学、哲学、自然科学三个不同领域学科硕士学位的老师,他的设计理念也是建立在这样综合的学科背景下,在实践中提出和论证的。

640-5

由于教授所分享的内容含有他目前的研究项目,涉及部分商业机密,所以现场 PPT 的照片就不多分享了,并且有半数是展示机构运动的动图,照片也无法完整呈现其内容。

nor

以下是当时记下的笔记和拓展联想:

向自然界学习,并不是复制自然界中的某些具体的形态到产品中去,而是从动物的活动中观察它们的活动结构及其规律,通过学习其中的规律和原理,来根据具体的情况实际应用。对于艺术家而言,设计师更像是科学家和工程师,是以理性的、逻辑的方式来进行研究和工作;但对于工程师们来说,设计师又像是艺术家,研究、学习这些原理只是过程和手段,为人服务才是目的。

我们可以用计算机来辅助生成运动模型,可以更高效地研究,但运动模型的最优化结果并不是无穷多的。例如“抓取”这个动作,成千上万个模型的推演研究显示,本质上只有三种抓取结构。在客观规律的面前,我们不能天马行空地随意发挥去做造型,那样会出问题,在效率上、在安全性上、在能效上,都不允许。

在美国、日本、德国这些国家,他们的制造业在日渐萎缩,而工业设计也因此受到影响,不论是制造业的产业状况还是工业设计的水平,都在停滞不前,甚至逐渐萎缩。恰恰相反的是,中国此时正处于上升期。制造业上升的同时也给设计带来了更广阔的成长空间。飞机、高铁的设计和制造,都体现出了整体制造业水平的高速发展,这是很值得认真关注的。

然而中国的设计发展轨迹不应该延续欧美的老套路,不应该像那些国家过去的发展那样,最终只留下一堆公司的名字和产品的造型。中国的设计应该有自己的发展轨迹,不需要刻意学任何人。

关于美国工业设计的没落,童慧明老师做了一些补充。

美国工业设计的补充来自其制造业的没落。制造成本的升迁导致生产的移出,进而引发技术的出走和设计的外迁。精益制造的中心正在向东亚地区,尤其是中国转移。中美的制造成本在2014年的时候,是96:100,在2016年,就达到了持平的状态,分析家认为,在2018年,中国的制造成本将会超过美国,达到102:100的状态。其中的关键部分包括了生产制造的质量的提升。中国制造不再是低廉劣质的代名词。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耐克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工厂订单份额比例从过去的四六开变成了现在的二八开,然而耐克售价超过1500的鞋子的产线全部都在中国,划给东南亚的是那些低廉的产品。

恰恰是这种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的阶段,工业设计的作用就更为关键。

Axel Thallemer 教授对此做了一个补充,说把今天的慕尼黑和广州做对比的话,自主设计品牌的水平已经相当接近,消费能力也持续在升级,反观欧洲,是停滞的。

人工成本只会越来越高,自动化和机械化是必须的。这是新的机会。

Axel Thallemer 教授在回答一个现场提问时给出三个建议:

  1. 设计师在作为乙方面对客户时,不要去给产品做定义,客户才是面向市场的,他们来做定义是对的,不必为此苦恼;
  2. 但是客户不能预判未来,而设计师可以在设计趋势上提供专业的引导;
  3. 设计师在项目中,不要试图主导客户对未来的规划,这是客户的事情,而设计师所应该主导的是具体的产品的创新。

现场有人问到能否举例说明仿生设计的具体案例时,提到汤姆克鲁斯爬迪拜塔的那双壁虎手套,Axel Thallemer 教授表示,仿生设计的具体应用并不像这样一对一的关系,用壁虎脚底细钩的原理做壁虎手套这是非常极端的例子,实际的设计案例往往是一个原理对应多种很可能完全不相同的应用场景,产生完全不一样的产品和形态。关键的关键在于,找到那个最基础的原理和机构,也就是设计的原型。

而有人问到,计算机模拟是否可以找到比自然更高效的方法时,Axel Thallemer 教授明确表示,是可以的。自然界中的优秀设计是经过了亿万年进化得出的,而借助计算机,我们可以以远远高于自然进化的速度寻找到新的更优秀的机构。

然而这样的工作需要跨专业的合作与应用,需要设计师有对自然学科和应用学科的学习,也需要背景更为复杂的团队协同合作。实际上早年的工业设计就是由那时候的建筑设计师来完成的,建筑设计的细分遍及很多领域,每个部分都延伸出了新的学科。工业设计师现在也需要面临越来越多背景复杂的项目,学科的穿插和知识的贯通在未来的工作里会越来越多。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q4 preset

一点近期的杂念

春节前,设计疯人院的院长给我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pz001价钱1

一瓶是¥3.90,一瓶是¥3.80

同样是成功的品牌,你怎么看设计?

 

pz002价钱2

都很重视设计

一瓶¥1.20,一瓶¥13.00

基本功能一致,十余倍差价,你又怎么看设计?

这两组案例恰好跟我最近在想的一件事有些许关联。我时常关注一些科技新闻,尤其是机器人、人工智能和宇宙这些方面的,有时会忍不住要想,如果AI可以替代设计师的话,是会完全替代呢,还是只能替代某些部分,如果是某些部分,那么是哪些?

我之所以会想这个问题,是想知道设计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将来会如何。

以我目前的观察,AI是可以替代许多设计师现有的工作的,因为我们在实际的工作中,充斥着大量的“寻找最优解”的探索,然而这些探索其实是基于项目本身的许多实际限制,在一个镜框里去认识自身,寻找最恰当的解决方案的。无疑,在这个方面,是不可能有人类能跑得过AI的。

可我们并不只是这一种角色,也有许多情况是没有“最优解”的。在各种设计方法论和设计流程里,设计是可以被量化和分解的,然而还有许多情况是基于情感、文化甚至某些幻想的诉求的。在这些非理性的行为和诉求里,AI缺少人类的“价值判断”,缺少“价值判断”就不能在非理性的情况下做出选择。

所以,或许非理性的部分就是将来的人类设计师主要的探索方向

回到这四只瓶子上来。关于设计与商业的关系我不太想说,因为很显然商业的成功与否和设计的关系并不大,拥有出色设计的品牌惨兮兮的例子也多得是。他们俩本来就不是谁包含谁的。

商业有商业的逻辑,设计有设计本身该做的事。

在我看到这四只瓶子时,“价值取向”就是我会比较关注的部分。好看与否真的重要吗?难道近几年网络上流行的“渣画质”表情包会有人觉得好看?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用呢?这就是只有人类才会有的“价值取向”。

千金难买姑娘的一句“我喜欢”啊。

然而有趣的是,这种“价值取向”不是亘古不变的,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的喜好,也越来越多元。所以即使我们现在拥有了那么多的设计,到将来,我们也依然需要大量的设计,不谈好坏美丑,我们始终有一种欲望:

去创造一些我们当下想要的东西。

 

原文链接:设计疯人院 | 设计是怎样的设计?

《产品创意思维30谈》课后笔记整理及杂思

上周六(1月7日)晚上设计疯人院与不二人文空间联合办了一次设计讲堂,邀请了广州美术学院的张剑教授来分享。当晚原安排是七点到九点半,结果一开讲就刹不住,直接到了十一点,足足四个小时。

在学院里讲设计做设计与在设计公司和企业里做设计,实际面临的情况会有所区别,但作为设计的思考来讲,张老师的课确实还是有许多启发和提醒的。以下是我当晚听课时随手记录的笔记,互相不一定有关联,都是听着听着走神或者浮想的一些东西,简单写一下权作梳理,时隔一周记忆不那么精确了,边想边写吧。

形式与功能

关于形式与功能的关系,对于工作了三年以上的设计师应该都不会有什么疑惑了,但是张老师说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

父亲与母亲

我挺喜欢这个比喻的。哪个是父亲哪个是母亲并不重要。尤其我自己现在当爹了,听到这个比喻顿时觉得真形象、真准确!无论说作品也好产品也好商品也罢,一个设计里形式与功能的关系,是由其面临的实际情况来决定的,有父母各撑半边天的家庭,也有父主外或母主外的,单亲家庭也不稀奇。以前常需要讲一段话来阐述,现在知道更精炼的表达了。

语义指向和担当

我们无法避免语义和符号,任何形态、色彩都逃不过文化的捕捉,所以这些能够被人不假思索地接受的信号,我们一定要小心处理。设计师往往会寻找一些具有特殊指向的形态和手法,来传递一些讯息,这些讯息可能是带有反思意味的,可能是某些功能指向,可能是产品本身的逻辑表达,也可能是逻辑之上的符号叙述。

但不论目的是什么,这种语义的指向是需要的。这些语义能激起人的思考和联想,这些主动地思考会帮助这个设计被理解,也能让人印象深刻,能使设计从设计师的构思里走到用户的手上。

心理的合理

逻辑不一定是有效的。比如夫妻吵架,你讲道理就是火上浇油,她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安慰。设计也是这样。

设计师会设定一些“最好用的姿势”“最舒服的角度”或者“最快捷的路径”来引导用户去使用,然后我们都有经验,总会有一些用户根本不理会,他会有自己的使用方式,并且这些看似荒诞的现象恰恰是他最本能最舒服的表现。是不是我们的逻辑出了问题?不一定。有可能是,但更有可能是我们忽略了心理合理化的考虑。

张老师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的例子,只有半截的罩子其实阻挡不了多少外界的视线和声音,但在里面讲电话的人因为眼睛的视线有所遮挡,所以即使是半公共空间,也能提供一种相对的隐私安全感。我就联想到了敲击键盘的响声,静音的需求是出于与周围关系相处而来的,然而你心里依然期待那个声音,即使用了静音键盘、即使关掉了手机键盘的音效,你打字的时候,心里仍然会有那个咔哒咔哒的声响,因为这种“确认感”是我们所需要的。

下意识里期待的那个,恰是着力点。

竹节与枝叶

一个产品在被使用的过程里,会有若干的动作和节奏,这个节点就是我们做文章的地方。

比如喝水这件事,你从拿起杯子、喝到放下,这里有三个动作,那么你设计杯子的时候,就可以尝试在静止态、举起时、放下重置这三个节点做设计,有可能是附加某些功能,有可能是替换行为。这是张老师举的例子,我由此进一步联想到,能不能把节点细化,甚至前后延伸?

我什么时候会觉得想喝水?渴了还是馋了?怎么找水?水装在哪?一大瓶还是一小杯?一个人喝还是几个人都想喝?我手里有没有拎着别的东西?水是冷的还是热的?容器是循环使用的还是用完即弃的?还能有更多节点,这些都是设计的机会,也是商业的机会。

解决问题

“设计师就是要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唔,这句话连大一新生都能倒背如流,但基本上是句废话,张老师的另一句话倒是让我印象深刻:

“只是解决问题的话,大猩猩也会。设计师要考虑的是如何解决。”

任何设计的初始都会有一个原型,这个原型就是针对问题给出的解决方案,甚至只是一个念头。那么我们不能把这个东西叫做设计,因为它没有经过探索和优化。原型是大猩猩的本能,它能使用藤蔓攀爬和摆荡穿梭在树林间,但它不会将藤蔓编织成索桥。这也是设计师与非设计师的区别。

与此同时我们还有一种选择:非得解决吗?

有时候,把问题放大化,用较为优雅的方式来展露问题,也是可以的。几年前遇到过一个移动电源的项目,客户要把四五根电线都做到产品上,本来就是一万好几的大电池,再加上一堆线,真的很无语。那时候流行过一段时间把电线嵌在外壳侧面的做法,但撑死也就两根线环包,面对这五根电线,我做了一个风筝线盘式的方案,让线漂亮地缠在外面。既无需拼命藏起来,绞缠的动作也很自然,恰逢那时开始出现扁线,得,刚好了。

设计叙事:拍电影

设计很像拍电影。

电影里有许多人物,在情节的推动下不断地互动,设计也是在关注人和物之间的交流互动,也是一种叙事。但我们很容易看到一些所谓的设计叙事是在刻意地说一些故事,来给这个设计添增一些牵强的意义和符号。对于商业来说,我很理解这种行为,但实际上这种东西是缺少说服力的。

设计自身的叙事需要在人和物的互动过程节点上,去设置一些行为,使之成为故事情节中不抢眼但缺之不可的部分。如果把叙事理解为设计说明或者背后故事,那就错了。在设计中,是不会有文字的,用户也不会仔细阅读完说明书才开始按照你的要求来使用,叙事只存在于人使用物品的过程里。

只有流畅的故事才动人。

无意识下的行为设置

典型的例子就是深泽直人和原研哉,都很熟悉,就不展开了。

但在这个话题下有三个点是我听课的时候比较关注的:

肌肉记忆、神经元刺激替换、概念转换

日常活动也好,体育锻炼也好,在所有的过程中,我们的无意识里包含了许多的自动化行为,这些行为不是以占用大脑的方式来运作的,而是肌肉的记忆。这些肌肉记忆可以被用于降低学习门槛,让使用者从旧物件自然地切换到新物件上;也可以借由肌肉记忆,给一些交互场景提出更为自然的动作设置。

有过程分步骤的操作往往意味着脑内计算资源的高占用比,也意味着外界的风吹草动很容易干扰原有行为,怎么办?如果可以把这类复杂的操作用某些简单的神经元刺激来替换,比如某个声响、某个点击的动作、某种触觉,那大脑就只需要处理一些非常简单的脉冲信号,动作也可以更自然流畅不受干扰。

可有一些抽象的概念,是不那么容易被感知的,也就很难转化成某个行为。那我们就需要尝试把抽象的东西具象化。张老师举了个例子,温度计上的数字,是抽象的,23度和27度意味着什么呢,我们需要先想一想,但假如置换成不同温度下穿什么衣服,就很直观了。再丰富一下细节,比如可以根据个人体质的感受来整体上移或下移坐标,诸如此类,那就可以做成一个产品了。

 

 

这份笔记仅仅是我自己拾掇的一点碎片,未必对各位读者都有益,感兴趣的可以在以下链接里查看张剑老师的完整课件:

让我们一起疯吧!——【产品创意思维30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