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屏 iPhone 折叠谁的梦?

*首发果壳,同步知乎

多数未来离我们其实并没有那么遥远,它们只是不均匀地分布在世界的时间线上。

每年三四月,数码圈都会非常热闹,各家大厂都在展示着自己对未来的看法。OPPO 秀出了不可能的曲面,一加发布了双眼的哈苏,小米和魅族也拿出了新的多摄方案。然而,如果要问:未来的手机应该长什么样子?相信没有人会把注意力从正面的屏幕上移开。

华为 mate X2 折叠铰链结构

屏幕对现代人如此重要,所以当华为拿出了第二代折叠屏手机 mate X2 的时候,大家总会忍不住把目光投向那个吃掉了70%利润的行业霸主——苹果:

你什么时候推出折叠屏 iPhone 啊?

🔺像可乐一样的 iPhone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了 iPhone 在全球范围当中最大的一块市场,但毫无疑问的是,iPhone 并不是一款给中国市场定制的手机。它所面向的是一个全球范围的大市场。这是我们分析 iPhone 产品及工业设计策略的最大前提。

1983 年,乔布斯对当时的百事可乐公司总裁约翰·斯卡利说了一句震撼人心的话:“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跟我一起去改变世界?”然而,这个男人后来把乔布斯赶出了苹果。

但有意思的是,在某种层面上 iPhone 和可乐其实很相似。

永远的宿敌:可口可乐VS百事可乐

上到各国总统,下到到普通百姓,大家喝的都是同样的气泡快乐水,而 iPhone 所面对的,也是这样一个跨度巨大的全球市场。这就意味着,苹果必须把 iPhone 作为一款行业标准品,来考虑它的产品策略以及设计决策。

标准化的产品定位不仅能让 iPhone 在更普世的市场上站稳脚跟,也能方便灵活地调整刀法去尽可能吃掉长尾市场的份额。“因销量不好而停产”却实际售出了高达 1450 万台,名列全球销量榜第十位的 iPhone 12 mini 就是非常好的证据。

调研机构 Omdia 公布的统计数据

工业设计最基本的思考方式,就是制造工业标准品。无论厂商在材料、工艺、软件上投入多大的研发,最终都需要通过工业设计将它们优雅地整合在一起,成为一个、一组、一系列可以大规模量产且良率可控的产品。

工业标准品最大的特点就是:软硬件的一致性、流畅度和稳定性,都必须建立在包容性之上。

然而折叠屏作为机械结构与柔性屏幕所诞下的长子,无论是材料的耐久度、精密结构的稳定性,还是软件对其的适配工作量,以及难以定型的折叠方案,它的标准化、一致性与稳定性都很难称之为一个包容性足够强的优雅方案。尤其是在以厌恶机械结构著称的苹果面前,这种会打乱 iPhone 发展路线的技术方案,很难得到苹果的青睐。

🔺苹果所青睐的创新

我们一起来回顾下,他们这 40 年来的研发路线吧:

上世纪 80 年代,在大型计算机转向个人计算机之时,他们做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图形界面操作系统。尽管这个创意是从施乐实验室里拿过去的,但他们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一种“手握鼠标指指点点即可操作电脑”的全新交互方式。这开创了个人电脑的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市面上的鼠标方案成本高达 400 美元,苹果为了这套新的交互方式,设计了一款以滚珠为核心的新式鼠标,使鼠标的制造成本大幅降低至 35 美元。它在图形界面系统的推广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左一为初代苹果鼠标

2007 年,当时还如日中天的诺基亚万万没想到,一款几乎没有按键的“奇葩手机”居然在后来成为了它的掘墓人。

今天我们都知道,iPhone 的成功制霸得益于 App Store 的生态。然而如果没有硬件与交互的根基,软件、服务和生态根本无从谈起。苹果为了打造自己的梦想,将大屏幕、多点触控技术和基于手指点触的人机交互带到了一款手机上。

尽管早在 2004 年就已经出现了触摸屏手机,但那些把无线网卡和 Windows 拼凑在一起电阻屏手机实在太难用,直到胖指头也能舒服操作的 iPhone 出现,人们才开始相信:

这是未来!

乔布斯在发布会上嘲笑旧时代

2014 年 9 月,库克在发布会上说出了激动人心的那句“one more thing”后,苹果在手环大战的尾声拿出了自己对这个市场的回应:Apple Watch

首次面世的 Apple Watch 上第一次实装了 3D touch,这是一项手环不会搭载的技术,但它令 Apple Watch 拥有了全新的交互形式。尽管 Apple Watch 比其他品牌的手环晚了几年发布,但苹果显然更乐意把它做成一款产品定义上更重,但交互设计更加完善的一款产品。

在这块如此小的屏幕上,苹果再次拿出了自己对人机交互思考的独特答卷。

Apple Watch 最初的交互设计草图

2016 年 9 月,iPhone 7 发布,同场发布会上还发布了另一款至今仍统治同类市场的新产品:AirPods。在当时,你很难想象,一对没有了线和按键的耳机要怎么操作?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只需要轻敲耳机,就可以实现各种基本操作了。

然而三年后,2019 年发布的 AirPods Pro 又拿出了一个将听觉与触觉结合的交互设计:捏按耳机柄时,耳机会同步发出与动作对应的清脆声音,轻触短按会听到“咔嗒”,长按会听到“duang”。在耳机上,还有一个清晰明确的平面造型来引导手指按压的位置。

虽然没有实体按键,但用过的朋友都知道,那种迅速、清脆的反馈,仿佛按在了实体按键上。

苹果官网上 AirPods Pro 的介绍

显而易见,苹果始终致力于将那些新的技术转化成新的交互设计,让人们不必关心技术,只用自己最熟悉且最强大的工具——手,来使用一款新产品。

反观折叠屏,它能为 iPhone 提供什么全新的交互机会呢?或者说,一款更像 iPad 的手机对苹果而言有什么好处呢?

🔺柔性屏的未来不仅仅是折叠

从利润和市场份额的角度去看,苹果当然不会用一台更大的 iPhone 去冲击 iPad 的市场,从他们在 iPhone 12 mini 上的策略就能够看出这件事。他们很清楚,小尺寸手机的市场空间是存在的;但他们更清楚,这是一个吃了一口就得等上三年才能再收割一次的长尾市场。

折叠屏 iPhone 的市场空间可能还不如 mini 的 1%,同样的技术,为什么不拿去做更有潜力的产品呢?

比方说,两倍面积的 iPad Pro 是不是有可能成为一个便携的桌面系统,成为 M 系列芯片打通生态后的一道桥梁?又或者说,在智能音箱、汽车上使用这种技术来创造一种之前没有的交互形态?

苹果柔性笔记本的相关专利

当然了,这些想象都只是基于他们现有的产品和生态去说的,作为外人,我们不可能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

但是,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折叠屏手机仅仅只是柔性屏这种材料在这一个具体场景底下的尝试。然而,柔性屏幕本身的可想象空间要远比这大得多。

事实上,苹果对于柔性屏幕的尝试早就开始了,2017 年发布的 iPhone X 上的那块全面屏,实际上就是将柔性屏幕的末端折叠过去实现的。

iPhone X 的折叠式 OLED 特写

如果我们把视线转向汽车行业,会看到他们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在车辆智能化和交通智能化之前,汽车设计几乎要走进雕塑设计的死胡同里了。这并不是说造型不重要,而是当车厂们年复一年地在造型上修修改改时,动力系统却几乎再没突破;当智能化进程正在席卷我们身边大大小小各种产品时,今天的车主还需要忍受那个又笨又土的原车中控。

尽管电动车这几年玩得风生水起,但把动力来源从石油换成电就能给汽车市场带来真正的变革吗?并不能。真正带来活力和变革的,是电动车上先天搭载的智能化历史浪潮。

宝马的智能座舱概念设计

把手机做成折叠屏,本质上是一个把汽车造型玩成雕塑类似的思路,都是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孤立的物件来考虑。一旦我们把汽车放到整个智慧交通系统当中来看的时候,立刻就会意识到,车辆的形状、乘坐空间的交互,都必然会有一系列全新的设计原型出现。众多车厂在未来,可能会转变成出行服务公司的车辆供应商。

手机行业的困局,绝对不是通过增大屏幕就能打破的。只有把手机放在手表、手环、耳机、AR眼镜、平板、桌面电脑、智能音箱,甚至是智能家居、智能办公、智能座舱这一系列大的系统架构体系下,它才能够摆脱现有的困境。这种系统化的梳理与重组,不仅会带来大面积的产业升级,更会推动像手机和汽车这些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产品,在未来 10 年诞生新的“设计原型”。

🔺更大胆的想象与未来

早在 2008 年,当时的诺基亚研究中心与剑桥大学就曾经对外展示过一个极为前卫和大胆的设计方案:Morph

这是一个结合了柔性屏幕与纳米技术的概念机,它所探索与想象的是材料科技的进步,在个人计算设备上的应用潜力。它可以在平板、手机以及腕表之间自由地切换形态,还有一个耳机形式的计算主机,与屏幕作为子母组合实现更多层级的交互操作。它甚至可以实现表面自清洁,以及在屏幕上做到真实的物理触感。

这看上去好像是天方夜谭,但实际上柔性屏幕的研究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只是近些年才实现了小尺寸柔性屏幕的量产。

作为最早开始研发智能手机的公司,当时的诺基亚如此强大且富有想象力,不可能没有想象到今天智能手机的样子。但骄傲的心态以及封闭的做法,让他们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iPhone 从 2003 年开始设计,直到 2007 年才拿出来发布,他们所用的技术并不是当时最新的,真正让他们赢得市场的是对人的理解,以及优秀的交互体验。所以,亲眼见证了前辈的困局与落寞的苹果心中很清楚:

手机已经走到头了,未来属于 AR、汽车以及更大的物联网体系。柔性屏幕的未来,在那里,不在 iPhone 上。

为什么每换一次新款 iPhone,我就感觉自己的脸又小了一圈?

※首发于果壳,同步知乎

这几年,是不是大家有一种感觉,手机屏幕越变越大,让人难以“一手掌握”?回想当年,初代 iPhone 发布会上,乔布斯的名言 “手机屏幕的最佳尺寸是 3.5 寸” 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但眨眼之间,6 寸左右屏幕已经是智能手机的“标配”,而且手机屏幕依旧在不断变大,以至于 iPhone 12 mini 这种 5.4 寸的屏幕都被称为小屏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几年的手机屏幕面积不断飞跃?会不会像一些业界观察家讽刺的那样,最终我们会捧着盾牌一样的大号手机出街?手机屏幕的尺寸,究竟多大才是“上限”?

其实,屏幕变大的故事并非从手机开始。

iMac G3 透明彩壳下可见阴极射线管

早年的阴极射线管电视机体积大、分量沉,但显示面积只能占整体的很一小部分。初代 iMac 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多彩透明外壳下,也是这样一个笨重的显示装置。直到 LCD 屏幕可量产,才开始陆续出现诸如 Game Boy、NOKIA 3310、iPod 等经典产品。然而回看这些产品时会发现,它们的屏幕都只有今天 Apple Watch 那么丁点大,从黑白到彩色又经历好些年。这是受到当时 LCD 制作工艺的限制

伴随着玻璃基板尺寸、产能和良率的提升,才开始有 Motorola、Palm 这些厂商开始生产更大屏幕的手机和智能设备。而 iPhone 就是踏着这些前人的脚印,融合了多点触控技术才登场的。

左起:Game Boy、Nokia 3310、iPod、Motorola Ming、Palm

当元器件越做越小、集成度越来越高、像素密度越来越大、玻璃基板尺寸日趋见涨,厂商们为了用更新更好的技术打造产品,势必会用上越来越大的屏幕,来向消费者展示自己进取的野心。

更大的屏幕,更多的信息流

然而,技术只是前提,不实用的技术依然会被市场残酷淘汰。

随着人类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载体和媒介也在发生变化。从文字、图片到视频,这些内容形式的变化,既带来了消费内容的蓬勃增长,也对网速等基建提出了更高的需求。我们需要同时浏览和处理的信息量爆炸式增长,小屏幕早就已经装不下了,于是催生了人们心中对于更大屏幕的渴望。这时起,大屏幕不再是厂商推广的噱头,而是广大消费者的刚需。

与此同时,更多的信息应用场景和更复杂的消费需求,迫使设计师们面对前所未有的交互挑战。如何才能把这么多的信息在一个平面内有条不紊地展示出来,还能让人快速找到自己需要的功能呢?至此,拟物化的界面退场,信息逻辑关系更为清晰、高效的扁平化界面开始成为主流。

历代 iPhone 的尺寸与界面变化

然而,信息增速是远大于硬件升级速度的,内容和交互两项核心需求都在推动着屏幕面积的进一步增加。必须再大一些、再大一点,才能勉强装得下人的欲望。

几乎可以说,从人类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起,屏幕越来越大就注定是必然的趋势。

可是,从人机工程的交互关系来看,更大的屏幕未必是更好的选择。

人机工程学决定了外部操纵设备的尺寸,不能超越人类手部尺寸太多

以人类手部尺寸的平均数据来看,单手操作 4 寸以内屏幕的手机是没问题的,超过 4 寸后就得不时调整握持姿势来使用;屏幕超过 5 寸,就无法避免许多双手持握操作的情况出现;而超过 6 寸的屏幕就已经接近一台小号平板了,双手操作几乎成为常态。所以,乔布斯当年说 3.5 寸是最佳尺寸,这话放今天依然是没错的。

但为什么市场一再证明大屏才是最好卖的,而小屏不再被人青睐了呢?

这是因为,一款产品的设计策略,不会是纯技术导向的,市场需求的权重往往更大。使用更大、更贵的屏幕器件,必须得有更丰富、更多的应用场景来支撑,这样产品才能在市场上立足。否则很容易出现,拉高了成本和售价,但没有消费者为此买单的情况。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催生了许多新的应用场景,人们开始在手机上处理文书工作,用手机拍摄和编辑照片,录制视频并剪辑发布。尤其是游戏行业,出现了越来越丰富的玩法,对屏幕有了更高的要求。消费者越来越需要,这台随身的设备拥有更强、更丰富的移动端处理能力。

这些需求,在小屏幕上是难以满足的。

当人们越来越多地主动选择大屏手机时,厂商自然也会从市场的角度考虑:既然大家都要更大的屏幕,那何必再去研发小屏幕的手机?

所以,无论小屏幕的设计逻辑多么完美,也终是敌不过欲望。

产品定位决定尺寸上限

那么,手机尺寸还会继续变大吗?小屏幕就此成为绝唱了?

不难看到,我们身边仍然不少小屏手机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不打游戏、不刷社交媒体信息流、也不用手机处理各种工作,对他们来说,手机仍然只是一台打电话发信息、偶尔看看资讯就放到一边去的工具。他们或许是刻意地与大量冗余信息保持距离,与纷繁的噪声做对抗;也或许是他用电脑、平板、游戏主机来满足那些更复杂的需求。但无论是出于个人对禅的选择,还是对不同产品分工组合的做法,这都给小屏手机留下了一块空间。

小屏手机就是整个趋近于饱和的手机市场中,那个窄窄的长尾部分。体量不够大的厂商,不顾投入产出比去吃这块蛋糕的话,只会亏得很难看。所以,只有苹果这样的 “钞级巨无霸” 会在这个时间点,推出 mini 这样的产品。尽管比同系列其它机型的销量少许多,但一共售出 1450 万台的 mini 依旧充分证明了这个长尾到底有多可观。

而与 mini 对应的 6.7 寸 Pro Max,则是手机屏幕的上限了。

因为如果手机屏幕继续增大,就会进入到平板电脑的那个尺寸区间,但在这两种产品形态之间,无法再出现一种具有足够市场价值的新的屏幕尺寸的产品。

华硕 2014 年推出的产品 PadFone,就是一款定位不清的产品

无论对于哪家厂商而言,把手机屏幕尺寸进一步做大,都不是一个太难的技术问题。过去也不是没有厂商尝试过 7 寸以上的手机,华硕甚至曾经出过一套分体组合的平板手机 PadFone。可市场一再教育我们,这种模棱两可、定位不清的产品的生存空间,比小屏幕手机的还要小得多。于是,它们陆续消失了。

这才是决定手机屏幕上限的关键:产品定位。

手机,平板,笔记本,这使用频次最高的3块屏幕,虽然许多功能重叠,但不能彻底融合

手机和平板的界限在哪里?应用场景分别有什么差异?只要这两个问题没想明白,那么,无论是更大屏的手机还是更轻巧的平板,都注定要被市场淘汰。

突破平面,拭目以待

可是,信息、需求、应用场景的增加不会停止,手机屏幕已经装不下人们的躁动了。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

挣脱屏幕上限的方法,不是做出更大的手机。从手机上分离出某些功能,或者将更多的外设与手机联动,成为了眼下以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趋势。于是,我们有了耳朵的延展—TWS 耳机,分离的信息流—智能手表,空间的智能化—智能家居,以及电脑、平板、手机、手表、耳机的分布式多设备协同联动。一个盆装不下的水,用五六个盆怎么也能装下了。

苹果、华为、锤子的多屏协同方案

新的载体,必然引入新的交互。所以,大家会看到,苹果、华为、锤子在手机、平板、电脑的三屏协同上都尝试给出了自己的理解和解决方案。虽然这些方案还不算特别成熟,更谈不上普及,但至少接住了扑面而来的信息洪流。可是,一块又一块的屏幕就真的足够了吗?巨大如三星 C49HG90 和苹果 Pro Display XDR 这样的怪兽显示器,就能接得住未来持续增长的信息了吗?

不,显示屏终归是二维的,但信息早已开始向三维溢出了。音乐和播客在音箱、耳机与手机、电脑、平板之间流动;广告在视频、音频和信息流、印刷品中全方位立体植入;就连抓宝可梦,也不能只躺在沙发上玩了,因为它们全都躲藏在大街、广场、草丛和湖边这些地方咯。

Apple AR 眼镜相关专利

随着信息的增长,突破二维是迟早的事,这个未来并不远。

在接下来的三到七年里,我们很可能会有幸见证 AR、UWB 这类技术方案所带来的冲击。因为它们将让交互的重心从平面中转移出来,让手重新伸向三维空间,让眼睛不再盯着方寸间的平面。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挣脱屏幕上限,也只有这样,各种显示设备才不会继续疯涨面积,回到一个最合理的尺寸上。

作者:苏志斌

编辑:朱步冲

为什么 iPhone 12 蓝色有种「塑料感」?塑料感究竟是什么感?

※首发于果壳,同步知乎

生活中随处可见,常常与廉价,粗制滥造密不可分的“塑料蓝”

10 月 14 日的苹果新品发布会,被誉为“果粉的春晚”,最新款的 iPhone 12 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揭开了神秘的面纱。然而,诸多配色中的蓝色款一出,立刻被疯狂吐槽:“廉价”!“塑料感”!网友们的各种恶搞对比也铺天盖地而来,苹果为 iPhone 苦心打造的“高大上”形象感觉垮塌了一大半,包括蒂姆·库克在内的苹果高层,对这个结果肯定是始料未及。

iPhone12 高大上的宣传视频,在定格瞬间出现了“塑料蓝”效果,令人始料未及 | http://www.theverge.com

平心而论,网友们的直觉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反映了某种工业设计原则。蓝色塑料不仅给人廉价的感觉,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这种心理感受甚至能外化成一种不太舒服的生理体验。而且实际上,许多低廉的塑料制品,确实会故意使用偏深的蓝色来制作,因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掩盖掉劣质原材料上的杂质和瑕疵,以达到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目的。

塑料的廉价感,是一种 “集体记忆”

塑料与廉价感之间的联系,其实可以一直回溯到三四十年前。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消费工业生产体系才刚起步,很多产品在设计的时候考虑的并不是今天常说的美感和用户体验,而是大写的“成本”。

曾几何时,“塑料蓝”是一代中国青少年的青春回忆,也是改革开放初期消费品设计的“标配” | 摄影师任曙林

今天的设计师们对塑料这种材料的应用早已是驾轻就熟了,可以有光面、哑面,或者混搭光哑面、喷橡胶漆、过 UV(即紫外光固化涂料)、蚀皮纹,还有各种镀层的玩法。但这些手法都是一道又一道的成本,在当时都不是刚需。那时只要产品能做出来,能用,就可以了。

那么最经济的做法是什么呢?

不要蚀纹、也不要亮面,更不能喷漆、过 UV。因为不论是蚀纹还是亮面的塑料,都得对模具进行后处理,或晒纹或抛光,或者对成品进行喷涂,人力成本再低,材料和工艺成本总是得算进去的。因此产品的塑料外壳看上去总有一种雾蒙蒙的感觉,摸上去是光滑的,但看上去又不是亮锃锃的。以至于当时的那些塑料制品,大多数的模具都是只经过最简单的打火花处理就可以用于正式量产了。因此造就了一大批颇有童年回忆的、似亮非亮似哑非哑的塑料感制品。

可以说,我们今天对于“塑料感”的心理体验,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集体记忆

高大上 = 金属感

不过,如果我们放宽历史时间的维度,就会发现,被我们嘲笑嫌弃的“塑料感”,也曾经是高大上和前卫的同义词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塑料感”与战后设计大爆发时期的“塑料感”并不是一类东西。对于那个时代的西方发达国家,“塑料感”是经济高速发展到接近泡沫状态下的呈现,是不计成本把材料尽可能用到极致的探索;但对于我们来说,塑料感却是在追赶先进的前提下,以快速普及为目标,降低单件商品成本的手段。

二战推动了科技的大发展,也显著影响了战后整个社会对新兴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类其他产品,如此迫切地想要大量富有科技感、未来感的优质设计。伴随着战后未来主义和工程设计学的兴起,塑料、金属、胶合板这些充满造型想象空间的材料,承接了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成为了塑造多姿多彩新世界的主力。那时候的“塑料感”不仅不廉价,还几乎成为了一种富有想象力的自由与乐观的科技派代表。可见,设计理念与材料所蕴含的附加值,与时代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BRAUN、ALESSI、苹果,这些今天大家热捧,强调设计感的品牌,都推出过“塑料感”满满的产品

不过,随着加工技术的进步,以及塑料的滥用,这种“低廉但民主”的材料逐渐让人们感到审美疲劳。随之崛起的是加工难度更大、但质感更优的金属材料:氧化铝合金。

任何的技术和材料都逃不过“生命周期 S 曲线”的命运 | 作者供图

这也是当初乔纳森把初代 iPhone 的原型机放在乔布斯面前时,老爷子为之惊叹的原因之一。当你身处一个时代尾巴,看见一种新材料在实际产品上的应用时,一定会尖叫的。这种审美标准和趋势,很快就在全球各类消费产品上蔓延开来,一夜之间,大大小小的各种产品上都开始出现氧化着色铝合金的身影。

当消费者厌倦了塑料,“金属质感”就变成了高大上的同义词

 塑料的主角地位瞬间就被铝合金取代了。

人们心中对一件产品默认的体验也悄悄被置换了。

为了区分两个时代,也为了展示自己对产品的认知,从街头到媒体,开始出现一个新词:“塑料感”。如同人们把心中的“惊喜”和“期待”称为 “设计感”一般,大家也开始将对旧时代的嫌弃叫做“塑料感”,用以指代“没有金属光泽、没有更丰富的工艺处理”的平价商品们。

于是,从历史废墟里走来的“塑料感”就成了这个时代特有的贬义词。

这其实谈不上孰好孰坏,都只是时代的选择,但结果就是,对于我们这几代人而言,这种缺乏金属光泽感的塑料就被打上了廉价的钢印,成为了一个时期内几代人的“集体记忆”。

“塑料蓝” :一个视觉给你开的玩笑 

讲到这里,如果我们再回头看看 iPhone 12 的蓝色,就很能理解这一股忽然而来的网络群嘲是怎么回事了。

iPhone12 pro 以及 iPhone12 pro Max 配色展示图 | http://www.macworld.com

首先,一件产品的视觉效果,在经过环境光、手机或相机的镜头和 CMOS、手机或电脑的屏幕这样几道层层转译后,基本上是没有办法还原肉眼所见的情况的。这也是设计师在调教 CMF(即颜色、材料、工艺)时,一定要亲自去工厂现场反复调试、对比的原因。

比如当年的 iPhone 5c,发布之初也被大家吐槽“塑料感”,但入手真机后一看,苹果居然把塑料做出了接近陶瓷的质感。这其中就不仅仅是现场调教这么简单了,还涉及对塑料原料本身的配方的研究。

为了确认这件事,我特意跑去苹果体验店仔细观察把玩了这款 iPhone。虽说这款颜色个人的喜好会有差别,但要说与官网图片一致性这事儿上,我认为是没有怎么偏的。但官网图上呈现出来的效果是略略有一点偏绿,而真机的感受则是偏沉稳的更正的纯蓝色。

然而由于 iPhone 12 的后背是采用清透的玻璃材质,而颜色又是做在内侧面的,这就会导致颜色在玻璃层的反射和折射下,在不同的环境光当中产生相当不同的视觉效果。于是乎,就有了各位网友和各家媒体发出来的各不相同的色彩呈现,而在这一系列色彩中,不幸就有大家熟悉的那种堵得慌的“垃圾桶蓝”。

顺理成章地,从一张“垃圾桶蓝”的配色照片开始,我们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些廉价产品带来的不良体验,这个落差在社交媒体的放大效应下突然就成了热点话题,甚至出现了“是不是因为设计师离职所以颜色翻车”这种让工业设计业内人哭笑不得的猜测。

作者:苏志斌

编辑:朱步冲

※ 沾了果壳的光,这是我的第一篇 10万+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