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而来的鹦鹉,回去了

上周六中午,和小柒一起在楼下和他的小伙伴们玩,他的一个朋友跑过来和我说:“那边有一只鹦鹉。”

因为我们家的鹦鹉也曾经从楼上下来过,所以我第一反应是“谁家的鹦鹉”掉下来了。过去一看,果然有只鹦鹉在树上。

我立刻拍了几张照片发给小叶,让她发到小区的群里问问谁家的鹦鹉不见了。同时带点家里的鸟粮下来,把它控制住,免得飞出去,在外面饿死了。

从外形上看,是一只小太阳。但是身上的羽毛湿漉漉、一缕缕的显然是刚才下雨给淋湿了。我们家的鹦鹉之前打湿感冒过,病怏怏了好多天。所以,我特别担心它就这么死了。

小叶下来后,手一伸,鸟就上去了。

嗯,可以确定,是人养大的。

坏消息是,小区的群里一直没人答应。

好消息是,鸟的脚上有脚环,脚环上有电话!

可是小叶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从中午十二点一直打到两点,发短信也不回,加微信也没通过,她一度以为这主人是故意抛弃它的。

所幸,两点半左右,它的主人通过了微信。

然而这一联系,让我们大为震惊!

这只鹦鹉是两个月前走失的,而且,走失的地点不在我们小区,也不在深圳,而是远在珠江对岸的佛山!

我们无法想象,这么脆弱的小鸟,是如何穿过这么复杂的人类社会,降落在我们小区树上的?

鹦鹉名叫 皮皮 ,走失时才五个月大。

真的是《少年 PI 的奇幻飘流》啊!

经过一番确认和商量,主人最终还是决定从佛山过来深圳,亲子带它回去。这只鸟是她女儿的宝贝,走丢的时候哭了好多天。

想起我们家飞丢的鸟,如果也有人像我们这样好生照顾着,就好了。

这皮皮乖得很,非常亲人,每天都黏在人身上。一会趴在身上,一会躲到颈肩发尾里,手上脚上哪都可以。

所以,小柒特别喜欢它。

它在我身上呆久了,小柒还要问:“为什么皮皮那么喜欢爸爸?”

他有一点吃醋。因为他也很希望有粘他的小动物,以前有宝子和他亲,如今他没了宝子这乖猫,总希望家里的哪只猫啊狗啊兔子仓鼠或者鸟,能和他亲一些。

周六、周日、周一三天的朝夕相处,小柒对它已经有了感情。

昨天它主人来家里,把鸟带回去了。

他趴在妈妈身上,也哭了好久。

当时给他取“小柒”这个小名,也是本着希望他未来能像我们俩一样对动物友善的愿望,作为我们家里乐乐、黛西、招财、宝子、小咪和小灰之后的第七个孩子,成为一个善良温柔的人。看到小叶发过来他哭的视频,心里觉得有点失落,好不容易有一只那么亲他的小鸟,这还没相处几天就要走了,真的特别难过。但是幸好,它的主人不是那些不负责任的人,自己没有车也愿意从佛山赶过来把它带回家,想必是真的爱它。那就好。

忽然想起有一天,他对我说:

“爸爸,你老了也要工作哦!”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样我长大了就可以和你一起工作了。”

🥰

失眠的我

既然睡不着,那就搞点创作吧!

NOMO 这个新出的 RAW APP 直出的画面质感真的好棒!交互很简洁,但画面宽容度、细节、色彩真的很舒服,拍的时候只需要考虑构图就行了!赞👍🏻

Apple proraw 真是厉害啊。

缺芯眼打工人的自我修养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常有人说文字信息密度高,不爱看视频。但其实以媒介形式来讲,视频的信息密度是天然比文字高很多倍的。电影和影评的关系就是很好的例子。虽然最近一直没时间做《设以观复》系列正片,但花几天零碎时间,尝试剪一条略带戏剧感的短片,在亿点点细节里浓缩近仨月的经历和状态,也是蛮有趣的体验。

相机:iPhone 12 Pro Max
剪辑:VN
封面:美图秀秀

BGM:I’ve Got No Strings – Dickie J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