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与初离(102p)

img_6213

img_6473img_6474img_6475img_6498img_6512img_6528img_6539img_6557img_6564img_6607img_6634img_6640img_6696img_6788img_6794img_6790img_6908

除夕晚上高铁回家,初四晚上普快回深,短短四天的春节已经结束。小柒在家里和爷爷奶奶姑婆姑爷们玩得特别开心,也认识了很多新事物,爱上了江边的烟花。

回到深圳的同时,我和小叶也决定开始给小柒断夜奶。虽然我和小叶都主张自然离断,但睡眠状况给小叶的身体带来了很多更严重的生理和心问题,所以商量先把小柒夜奶的习惯断了。为了给小叶和小柒建立良好的睡眠环境,由我单独来担任哄睡和接觉的任务。

凡事开头难,但小柒已经一岁九个月了,可以理解很多事情,反而比较有迹可循。

第一天和他做了一整天的心理建设,因为他没有概念,所以都答应说好,但真到了晚上睡觉时,小柒还是特别抗拒。因为那是他出生以来第一夜不和妈妈一起睡觉,但从小我们给予他的安全感很足,所以连哄带讲道理他也配合。一夜醒了两次,第一次一点,十五分钟哄好,第二次五点,五分钟哄好。早上七点半醒,由于我为了全程陪护十点半就睡了,所以一夜半睡半醒若干次竟然也没有疲惫感。

第二天再问他和爸爸睡好不好,他明显已经知道意味着什么了,于是不表态。他既不说好(不愿接受)也不说不好(不忍心伤害爸爸的情感),而是假言其他。到睡觉的时候,还是哭,但是哭的情绪和表现都和前一夜不同。我察觉到了差异,于是告诉他,爸爸妈妈不会因为他哭而不喜欢他,结果他自己就把情绪控制住了,等我再问他我们一起睡好不好,他就答应了。这次睡眠比第一天的连续性就好些了,两点和五点各醒一次,但时间都很短,每次不到三分钟,我拍拍就自己继续睡了。

昨晚第三夜,我讲完故事后和他说睡觉,让他和妈妈拜拜他也不抗拒了,自己往我身上一扑说爸爸睡觉。虽然临睡着前还是迷迷糊糊地哭着喊妈妈要妈妈,但只要我抱起来好好说,说中他的心事,给他宽慰和安全感,很快就入睡了。夜里窗外挂起大风,他两次醒来都是一两分钟便可以哄好,自己继续睡。

这三个晚上给我感触很深,不仅是自己的行为、思路、语言表现得和小叶一模一样,更深的触动来自于原来小柒已经可以理解那么多事情,可以按照一个思想、逻辑、情绪都完整的“大人”来看待和交流了。

最典型的就是第二晚那一次哭:“因为妈妈不在而哭”与“因为妈妈不在而哭同时害怕自己哭而爸妈不喜欢自己”这种层次的心理变化已经有了,并且能感受到爸爸确实理解自己的这种心理差异,因此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有回家路上不愿就和爸爸睡觉表态也是,他的心里有这样细腻的情感在发生了。

我真的觉得养育孩子是一个修复我们自己内心的过程,在和他的交流中,我们也要花更多的精神来聆听他,每一个小小的细节。我相信即便他长大了,善于表达了,也仍然需要我们这样的聆听。这恰是我们这一辈人成长过程里最为缺失的部分。

这三天也给我们全家四人的作息周期带来了很正向的影响,相信其他好的转变很快也会随之而来了。

戊戌年,你好啊!

新居的片段

搬来快两个月了,终于给新居拍了一些照片。

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心力和财力,从一无所有的空房收拾成这样,却不知道可以在这里住多久。这套照片也会发给房东,以便她吸引买家。

上面是夜景,接下来是日景。

“总是如此。” Lèon 对 Mathilda 说。

再逛新艺术中心

今天傍晚和小叶小柒去新艺术中心走了走。由于昨晚和两个建筑师朋友交流了一些看法,所以今天带着一些关注点特意看了一些细节。

空间层次很丰富,内外界限的模糊也让建筑体块与环境融合得很好。

但有一些楼梯的设置就比较怪了。例如从天台下天井的那段楼梯感觉处理得好随便,像是空间关系都确定之后没地方放楼梯了然后干脆甩一条楼梯下来的感觉。

朝海这一面的体块下方有一个长条的开窗,我很喜欢从这里望出海面的视野,既开阔又克制,像一幅长画卷。

不过可能是物业的原因,有一些连接内外的门都锁上了,使得游览体验略有不爽。

但小朋友才不关心这些,小柒在里面玩得十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