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就该使劲儿玩啊!

小柒满两岁了!

最近这段时间都比较忙,在家的时间都比较少。先是连轴转地忙了两个星期产品提案,杂七杂八的事情忙了一两周,最近这几天又在忙包装的设计。小柒有时候会问小叶:“爸爸呢?爸爸去哪了?”为了今天晚上能够准时下班回来陪小柒,白天一口气把两套方案都收尾了。

一下班就直奔儿童乐园。

前两天母亲节也是我们小区里一个小女孩的生日,平日里跟小柒玩得比较好。周日就四家人一起去海边,玩玩沙,吃蛋糕。

好快啊,你就两岁了。

不舍得你那么快就长大,又盼着你快点长大。

虚构、计划、试下与厕所

小柒最近一个月开始表现出对抽象概念的理解,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三岁以后的事情,看来是我低估了人脑的发展速度。

一方面是对虚构事物的理解和表达。

此前他说的话一定有对应的物件,一只杯子、电视空调的遥控器、一辆玩具车,诸如此类,或者对疼痛和关心的反应,都是有具体对应的『实物』的,情感表达也有具体的对象,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我、小叶或者外婆。

最近这个月开始自己虚拟出一些不存在的物品,比如『从墙上拿来一杯牛奶』或者『从门上摘下一颗草莓』这类,并且逻辑清晰地『走向』『拿取』『用手抓住/捏住』然后『走向某个人递给他』。但目前并不能区分不同物品的『体量感』,表现在于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用相似的手势拿着的。当我发现他有这样的表现之后,每次都会问他,『你拿给爸爸的是什么呀?』然后用对应的手势去接过来,比如手握杯子的手势,就和捏着草莓的手势就是不一样的。

他还会对这些『牛奶』『草莓』『香蕉』发表看法,告诉我好吃或者好香。

另一方面是,解决问题会采用『计划』或者说『策略』了。

比如当他把一个玩具扔到小型假山上面之后,我跟他说,你自己去把它捡回来吧,他会先尝试用手伸长去够,手够不着会踮脚,如果他实在够不着,就会尝试爬到假山的后面,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去拿卡在上面的玩具。然而最有意思的是,当他即使换了一个方向仍然拿不到东西的时候,就会尝试去旁边寻找棍子之类的东西,用棍子去把玩具桶下来或钩回来。

再有就是,当他把玩具车扔到了电视柜底下之后,会先趴下来看,如果他的手够不着,就会跑去阳台上拿撑衣竿,把东西挑出来。这个过程并不是条件反射般一气呵成的,而是中间会有停顿,他会做一些简单的思考,然后再采取行动。

这种思考不仅表现在他解决问题的小行为上,当我们或者小区里的阿姨问他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也会稍微想一下后,再做回答。尤其现在快两岁了,正在进入人生中的第一个叛逆期,他知道你希望他回答什么,但会故意说出一个正好相反的回答,然后哈哈大笑,一副奸计得逞的开心样儿。

比如以前问他漂不漂亮,帅不帅,乖不乖,他会说漂亮帅乖,但现在再问他相同的问题,他就会回答,不帅不漂亮不乖。再比如吃饭的时候,如果我们说说小柒吃不到这个,小柒不会吃这个,那么他就会扑过来,主动地要吃很多,然后特别开心。

再有另外一点就是,他希望自己自主解决问题的意愿,变得非常强烈。

这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如果我正在做什么事情,他感兴趣的,就会凑过来,然后看着我说『让我试一下吧』;另一种情况就是他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但是做得并不好,我试图去帮助他的时候,他会说『不要,小柒来』。

但他并不是拒绝帮助的,如果他尝试了非常多次,仍然不能做好,他就会转向我寻求帮助,说『爸爸来吧』。大部分时候我都不会主动去帮他,而是让他自己去尝试,然后在旁边提醒一下,这样对吗?这样好吗?这样可以吗?他每一次尝试都会察觉到这里或者那里不太对劲,然后去改变。

不过他毕竟还太小了,有时候也会没有耐心,然后把玩具一推,不玩了;或者就干脆改变游戏的规则,完全不按照之前的方法来玩。

小柒今晚还第一次完成了一件很棒的事!

那就是当他想尿尿的时候,没有直接尿在客厅或房间的地上,而是一边说『小柒要尿尿了』一边走到厕所,对着厕所的下水口尿了一泡。

一来为了让小柒形成去厕所大小便的概念,二来天气越来越热,纸尿裤透气性不太好,所以最近给小柒换完片片都会让他光屁股晾一段时间。于是我们也借机告诉他『去厕所尿尿』的概念,只要他每次尿地上了,我们就会和他一起清理地面,并且告诉他下次应该去哪里。

这件事不仅需要他知道『去厕所』,还需要他能够憋住尿意超过十到三十秒,他今晚做到了!真的很棒!

我很开心,能亲眼看到他的这些成长。

小柒正在拥有越来越多的自我,这一点太棒了!

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