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

新年与初离(102p)

img_6213

img_6473img_6474img_6475img_6498img_6512img_6528img_6539img_6557img_6564img_6607img_6634img_6640img_6696img_6788img_6794img_6790img_6908

除夕晚上高铁回家,初四晚上普快回深,短短四天的春节已经结束。小柒在家里和爷爷奶奶姑婆姑爷们玩得特别开心,也认识了很多新事物,爱上了江边的烟花。

回到深圳的同时,我和小叶也决定开始给小柒断夜奶。虽然我和小叶都主张自然离断,但睡眠状况给小叶的身体带来了很多更严重的生理和心问题,所以商量先把小柒夜奶的习惯断了。为了给小叶和小柒建立良好的睡眠环境,由我单独来担任哄睡和接觉的任务。

凡事开头难,但小柒已经一岁九个月了,可以理解很多事情,反而比较有迹可循。

第一天和他做了一整天的心理建设,因为他没有概念,所以都答应说好,但真到了晚上睡觉时,小柒还是特别抗拒。因为那是他出生以来第一夜不和妈妈一起睡觉,但从小我们给予他的安全感很足,所以连哄带讲道理他也配合。一夜醒了两次,第一次一点,十五分钟哄好,第二次五点,五分钟哄好。早上七点半醒,由于我为了全程陪护十点半就睡了,所以一夜半睡半醒若干次竟然也没有疲惫感。

第二天再问他和爸爸睡好不好,他明显已经知道意味着什么了,于是不表态。他既不说好(不愿接受)也不说不好(不忍心伤害爸爸的情感),而是假言其他。到睡觉的时候,还是哭,但是哭的情绪和表现都和前一夜不同。我察觉到了差异,于是告诉他,爸爸妈妈不会因为他哭而不喜欢他,结果他自己就把情绪控制住了,等我再问他我们一起睡好不好,他就答应了。这次睡眠比第一天的连续性就好些了,两点和五点各醒一次,但时间都很短,每次不到三分钟,我拍拍就自己继续睡了。

昨晚第三夜,我讲完故事后和他说睡觉,让他和妈妈拜拜他也不抗拒了,自己往我身上一扑说爸爸睡觉。虽然临睡着前还是迷迷糊糊地哭着喊妈妈要妈妈,但只要我抱起来好好说,说中他的心事,给他宽慰和安全感,很快就入睡了。夜里窗外挂起大风,他两次醒来都是一两分钟便可以哄好,自己继续睡。

这三个晚上给我感触很深,不仅是自己的行为、思路、语言表现得和小叶一模一样,更深的触动来自于原来小柒已经可以理解那么多事情,可以按照一个思想、逻辑、情绪都完整的“大人”来看待和交流了。

最典型的就是第二晚那一次哭:“因为妈妈不在而哭”与“因为妈妈不在而哭同时害怕自己哭而爸妈不喜欢自己”这种层次的心理变化已经有了,并且能感受到爸爸确实理解自己的这种心理差异,因此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有回家路上不愿就和爸爸睡觉表态也是,他的心里有这样细腻的情感在发生了。

我真的觉得养育孩子是一个修复我们自己内心的过程,在和他的交流中,我们也要花更多的精神来聆听他,每一个小小的细节。我相信即便他长大了,善于表达了,也仍然需要我们这样的聆听。这恰是我们这一辈人成长过程里最为缺失的部分。

这三天也给我们全家四人的作息周期带来了很正向的影响,相信其他好的转变很快也会随之而来了。

戊戌年,你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