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儿子的玩具拍了点硬照

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已经一个月了,这也是我自参加工作的这十年来最长的一次假期。恰好,也是第一次和小柒连续24h×1M地相处。

实话说,这种强度的「玩」真的太累了。

还有三个月他就满四岁,现在正是自我意识建立的过程,难免日常各种调皮捣蛋,弄得一家人和动物都鸡飞狗跳的。不发脾气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慢慢找到了一些控制自己情绪的方式,和与他沟通的方法。我渐渐发现,我小时候和我爸的关系差,似乎是因为缺少我妈在身边从中缓和与调节。

其实常常错(小屁孩能有什么错呢)不在他,而是我的处理方式。小叶从中帮我们吸收对方和自己的情绪,一些看上去很火爆的场面,最终两父子很快就恢复到有笑有玩的状态。

女性真的太伟大了。

这段时间也常常两点才睡,比工作日晚多了。似乎也是因为一整天都和小柒在一起,分神一刻他也会马上把你拉回去,所以格外想在夜里偷一点自己的时间出来。明知道这样不好,会不断陷入负面的循环,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想窝在沙发里的冲动。真是道理懂一吨,却过不好一生啊!

得,洗洗睡去!

小柒迷上了华晨宇

最近在看《歌手·当打之年》,我和小叶都一致觉得华晨宇的舞台表现力是一流的,充满了戏剧张力,歌的层次也很丰富,不愧是当年选秀时我最喜欢的选手。但我们没想到的是,几个歌手同台竞技,其实大家都很出色,但小柒唯独偏爱花花。不仅节目里跟着哼唱,平时也经常提他的名字。

我就想,人的偏好是不是天生的?比如我,就很容易被陈奕迅、华晨宇这类有点「神经质」的气质给吸引。我和小叶在这点上的一致,是不是存在某种可遗传的物质,能从基因层面传递给下一代?

华晨宇真的很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