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电影,洞穴大冒险!

小叶今天去店里,我带小柒。

上午一起吃完早餐,一趟车两趟下,我和小柒去舞蹈室上课,她继续往前坐。小柒上课期间,我搜了一下有什么电影正在上映。原本只是心里一个念想,挺想带他去电影院里感受一下的,没想到一打开就看到《海底小纵队》正在上。确认有合适的影片和时间后,我就问他要不要去电影院。他没有去过,很开心,想去。

于是我们直接坐车到花园城吃饭,打算下午去医院检查完就直接去看电影。但因为拿不准医院的事什么时间可以结束,就暂时先没买票。果然,到了医院后,说得先做抗原检测,出了结果才可以找医生。门口的义工说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左右会有结果,但我挂的是15:00-15:30 的号,这眼看就到时间了,她说要么你在这里等着,自助机器上可能会早点出报告。于是我们俩就上楼,在儿科门口的电视看着考古节目,等了四十五分钟。

拿着抗原报告找医生看过后,抽血验血等报告又过了二十来分钟,开药取药,大概四点三十五六全部弄完。

凭着之前查询的记忆,应该在晚饭前能赶上两个场。一个在家附近,剩下不到二十分钟,外头路上正堵着;一个在隔壁商场,四点五十五。立刻下单,跑!

先是上了一辆公交车,想着坐到门口比走过去快,结果算错站,多开了一段,牵着小柒在路上狂奔。他倒是体力好也跑得快,我们最终在四点五十三分赶到电影院取票进场。这一跑,倒是给他代入角色了,执行探索任务的感觉来了,连开映前上厕所都变得像一局游戏。

正式进场后,他问我:爸爸,怎么这么黑?

我说电影院就是这样的,黑黑的,这叫沉浸式体验。

放制片厂片头时,他问我:这是电影吗?

我说不是,这是制作电影的公司的宣传片。

恰好前面的小朋友叽呱乱叫了一通,我顺势告诉他,在电影院里尽量不说话,这是观影礼仪,要保持安静。他很开心地点点头,仿佛在迎接什么即将到来。

电影当然不是我们大人所认为的那种 “电影” 了,但讲道理呢,80 分钟的剧情还是明显比平时那种十二分钟一集的剧集来得丰富、饱满得多,冒险的曲折、故事的推进和人物的塑造,还是挺不错的。

他期间拍了我大概四五下,都是一句话:

“爸爸,这电影也太好看了吧!”

一开始他还跟我说,都不开灯的么?我以为他是害怕,因为前面的小孩儿就是一直在说太黑了想出去。结果他话锋一转,说:

“这也太爽了吧!”

整个观影的过程里,我除了看剧情,就是看他。

一个刚满六岁的小小的人儿,他的爸爸前段时间一直在加班,连着几个星期的晚上都看不到爸爸,不能跟爸爸一起玩,直到这个周末,他在幼儿园和老师一起完成了每个小朋友都要完成的父亲节礼物,在这天早上放在床上。出门前,他跟妈妈说,这是我和爸爸两个人的日子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昨晚跟他说这个周末是我们俩的二人世界!可能也是因此,我才突然觉得,他可以和我一起看电影了。他可以进去那个场域了。

出来后,他问我,这个电影太好看了,可以以后每天看吗?我问他,在电影院看,和在家里看电视、看 iPad 看手机的感觉一样吗?他头摇得干脆利落!不一样!

虽然他还不理解什么叫档期,不过我还是尽量解释了一通。希望等它从影院下映后,能在各大流媒体平台上映吧。

不过看电影对他来说还是太累了,出来后在隔壁 M 记喝了半杯皮医生喜欢的热牛奶巧克力,回家把今日的练字作业写完后,自己洗澡,就上床准备睡觉了。不同于以往的是,作为典型的精力旺盛睡觉困难户,在我给他读完一遍《海底小纵队》幽灵鱼的故事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你今晚会梦见巴克队长和皮医生吗?

六岁的坎,管钱的第三课

前几天,小柒干了一件让我们觉得又生气又好笑的事:用自己的五套正版乐高积木成品和他的朋友交易了几个乐高零件。也就是说,他用总价五百多的玩具,交易得到了三四个小枪小刀之类的东西。

说实话,最开始我们都是很生气的。

他用于交换的玩具:两套正版乐高,两套森宝与流浪地球联名的车,一套森宝的坦克,以及三个小人儿。
他主动交易,想获得的玩具:一副双节棍、一把激光剑、一把喷屎炮(就叫喷屎炮,他朋友说的)

最开始,我们生气的点在于,这个交换太不划算了,而且是花了那么多钱和那么多时间的东西。气头下我和小叶和妈轮流数落了他半天,总之就是觉得亏大了。但因为是他们俩小朋友之间达成的交易,所以,就算是觉得不爽,也还是让他朋友带走了。他朋友的哥哥来接人的时候听说这事,还跟小柒说:“你这亏大了。”小叶跟小柒说,这是你自己的交易,你们达成了,他就得带走,不能反悔。幸好因为他朋友也很喜欢那些玩具,所以我们心里还稍微好受一些,不至于玩具被浪费。

但后来,我们仔细想想,真正的问题其实出在:他根本不理解这些东西对应的价值。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些只是他现在不想玩的玩具而已,并没有什么商品、价值的概念。我们后来也和小柒聊过,他说这些成品积木经常掉零件,既不够结实也不能拿着到处跑,他并不想玩。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些玩具不是什么几百块钱的东西,只是没什么用的闲置玩具。那么,用这些东西交换来几个他可以时时拿在手里玩的刀枪,还能安装在经常玩的小人儿手上,确实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但是,我也跟他说,如果你只是把玩具送给朋友,不求回报地送给你喜欢的朋友,那么价值就不是那么要紧的事情;可如果你是出于交易的想法,以后这样换是要吃亏的,你得学会理解不同东西的价值。

这是你要学的第三课。

因为之前他想学管钱,我就顺势教了他记账,并告诉他这是学习管钱的第一步。他学了,并且也确实一直在记。后来他想做个什么事,非要立刻马上去做,但事实上不允许马上去做,我就趁机教了他第二课:要冷静,要有耐心。于是他听进去了,表示可以等等。还问我第三课是什么,我说你别急,先学会耐心和等待时机。

现在我说,这次 “吃亏” 的交易就是你的第三课。

虽然在你看来,这些不玩的玩具已经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交换了也不心疼,但这和他们本身的价值还是有差别的,你得理解这件事。我和小叶想到的方法是:从今往后他的玩具,不再由我们给他买,需要他自己攒钱来买,花他自己的钱。

他有两个途径可以攒钱:一是逢年过节过生日收的红包,这个是储蓄账户,只能用于购买火车票、飞机票等大额开支;二是一个零花钱帐户,可以通过平时的家务和额外的学习、锻炼、自理来获得奖金。为此我们还给他把项目列了一个清单,每一件我们想鼓励他主动去做的事情都有一个对应的奖励金额,有多有少,比较需要他集中注意力、主动性的项目会多一些,简单一点但可以经常顺手做的就少一点。对他都是透明的,让他知道事情的价值有差别,他需要做什么事情可以攒到多少。

我说只要你理解了这些东西价值上的差异,哪怕你是送出去的,我也没意见,但你不能是在没有概念的情况下和别人做交易,那你以后会吃亏。

他生日前一天有表演,再去商场里看到喜欢的玩具时,我就告诉他记住这些价格,等你攒到这个数了,就可以考虑买或者不买。

我们希望这种方式,能够帮他建立起对不同事物的价值有差异的切身体会。

因为他提前一周从外婆那里要到念了一周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右边的那个土星登陆舱,所以我们说你今年不会再有其他生日礼物了。并且由于这件事,我们不会叫小朋友们来办派对,因为叫来的话他们又会给你带来各种玩具,太过于容易得到,你又会不珍惜。

他理解自己干了件不好的事,但当小叶说,虽然如此,但还是会给你做巧克力蛋糕的时候,他舒了口气地说:“太好了,我还以为连蛋糕都不会有了。”他心里是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的。

虽然不忍心,但要让他记住这种失去的感受。

他后来和小叶说,是不是他努力攒够了五百,就可以补上这个交易亏掉的了。小叶觉得很心疼,因为儿子希望通过付出来补救。我听她这么说,反而释怀了,因为只要他记住了这件事中的不均等以及因此失去的感受,并且想弥补其影响,那这五百多的课就没白上。

我和他一起把之前刚开始写的小账本重新整理成了储蓄账户和零钱帐户,也在 iPad 上制作了一个电子版。

他现在每天都自己做点什么,大概会有一两块钱的进账。昨晚他终于攒满了 5 块钱,够他买一个之前看上的 4.5 元的迫击炮玩具了,于是从他的账上划掉了 4.5 元,买了这个玩具。

之前他其实有阅读的习惯,尤其睡前阅读,但自从五岁生日履诺买了小天才手表后,最近几个月常常魂长在手表上似的一直举着听那些广播剧。倒也不是不让他听,但长时间听剧,他的信息都是被动灌输的,甚至根本没有信息,只是娱乐,也不动脑,我们其实挺不希望他一直听那些内容的。正好顺着这次的事,他重新把睡前阅读置换掉了听剧,而且由于幼儿园开始教拼音了,他现在不仅会看故事认字,还同时在认拼音。我也时不时给他讲讲这句歌词哪里押韵了、押的什么韵脚。

他之前因为在腾讯视频上看一些制作很粗糙的 PVZ 动画视频,我们就跟他说,你与其看这种水货,不如直接看真正的游戏实况,起码你看的是你喜欢的游戏,而不是粗制滥造的动画。因为最开始是我带他入了 PVZ 的坑,但我们实在是太讨厌腾讯那个 PVZ2 了,所以玩了一阵受不了就删了。这就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看游戏视频,或者看我和小叶在电脑上玩那种网页版的不能保存的假 PVZ。

今晚等他睡下后,我就去注册了一个 steam 的账号,趁着这个月有折扣,买了正版的 PVZ 下载到电脑上。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从未用过 steam 的人注册 steam 竟然是为了买 PVZ 给儿子。

他理解和木匠交易要先收集大量的木棍,用换来的绿宝石去找铁匠换武器,或者和图书管理员买书。这是我带他在 Minecraft 中探险时,他学到的。同样,他在看 PVZ 的过程当中也理解了,向日葵和阳光作为现金流的重要性。

在这件事中,我有一点庆幸,幸好我们俩跟小柒的关系足够好、足够亲密,我们了解对方,所以可以在气恼、责备、内疚的交织当中,快速找到化解这件事的机会,也趁机做了更多的交流和引导。他可以在练完舞吃着饭的时候很自然地和我们聊起,他最近喜欢上舞蹈室里的一个小姐姐,也可以很坦诚地告诉我们,他觉得今年的生日过得没什么意思。我们当然不能因为没意思而改变立场与规则,但一切都可以摊开来说,这是我们觉得最重要的事情。

你六岁了,爸爸妈妈都认为,这一次的吃亏和委屈如果能够被记住,由此开始的奖金机制能辅助改善一些事,那就是跨过这一坎获得的礼物。

生日快乐,我们的宝。

儿子近日金句两条

五一假期在外面吃东西,聊着天时,他突然说:

“商品好不代表卖它的人好,就算人好,也不代表他什么都好,他可能也有些不好。”

今晚在蹲模具厂,刚才儿子临睡前,太太告诉我,他今天在看 PVZ 游戏视频时突然自发的一个感慨:

“那些小喷菇让我好感动哦,他们明明那么弱,被僵尸一啃就死了,但还是很努力地发射子弹,最后一刻也在不停地喷泡泡。”

这还没到六岁啊 😂 也没人教过他这些。

五一假期有一天,他想请我和小叶喝奶茶,但因为不会管钱所以不具备独立支配权。为了获得管理自己的钱的权力,在喝着奶茶听我讲完如何记账后,晚饭一吃完就迫不及待地学起了记账。顺便新学了几个字,趁着手感还把假期汉字作业写完了。

我感觉他以后大概率比我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