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纳自己的亏欠

以前听过一句话,说:

“爱就是觉得自己亏欠于对方,而恨就是觉得对方亏欠了自己。”

其实我不太喜欢这样的价值观和表达方式,但这种感受又确实会时不时触动到我。尤其是想起这句话的时候。

这两天因为工作原因,在北京出差。

小柒在家里到了我平日下班的点就指着门喊“爸爸”,或者睡到半夜坐起来闭着眼睛到处摸着喊“爸爸”,不然就是临睡前在床上和小叶说“爸爸,故,靠,公共”,意思是睡觉前爸爸会给他讲故事,要靠在床头坐着,但是现在坐公共汽车跑了。

要说心里没有那种亏欠的感觉,那绝对是骗人的。每次下班比较晚的时候,回到家看见小柒已经睡着了,都尚且会觉得愧疚,更何况这种三两天都在外头的情况。

昨晚倒是视频连线了一会儿,我和我妈在外面吃饭,对面是小柒小叶和外婆。他看到手机画面里的我和我妈,一副觉得“好神奇呀”的表情,我就忽然由衷觉得,科技真好!

我时常会感到亏欠的,还有我妈我爸,还有小叶,还有已经不在好久的阿嫲。

许多事情可能其实他们并不在意,但在自己这里,始终觉得心中有一份愧疚,没有办法释怀。这或许是一种美德,也可能是一种愚蠢,但我不纠结了,不管好坏,我开始接纳这样的自己,承认这就是我,作为人类的我。

“公共车,爸爸,跑”

搬到新家已有半个月,我的出行方式由以前的全程地铁倒三条线,变成了公交转地铁,时间由90分钟缩减到40分钟,每天都能多出一些时间陪陪小柒和小叶。

因为距离公交站不远,小叶和小柒有时会送我到站台,待我上车后,他们就可以去旁边的mall里逛逛看看。每次我上车前都会亲亲小柒,和他说byebye,而他也因此自己说出了第一句长句子:

公共车,爸爸,跑。

意思是爸爸坐公共汽车走啦!

有趣的是,平时他每次见到公交车也会指着那辆车,然后回头看着小叶,说“公共车”,如果接着问,他就会说“爸爸”。真的是无比暖心,又觉得特别愧疚。

前几天,小叶带着小柒在院子里看鸟。现在早上小柒送我上班的时候,经过门口的林荫道,就会指着树上,然后回头看着我,和我说“爸爸,鸟”。晚上躺在床上读睡前故事的时候,也会指着书本里的小灰鸟说:“鸟~”。

现在他会说的话虽然还不是特别多,但是他能听懂大人说的很多话了。我和小叶会逗她,问她妈妈美不美,他就会说“美~”,你如果问他今天乖不乖,他就会说“乖~”。如果一直持续地追问,他就会表现得特别不好意思,把头一撇,笑眯眯地看着别的地方。

尤妈妈已经领导这里的舞蹈圈一个多星期了,一亮相就镇住所有跳舞的大妈们,纷纷膜拜,求大神带玩。小叶这段时间都很忙,除了日常带小柒吃喝拉撒睡外,还拼了家具装了纱窗,了了旧屋的各种杂碎事务,真的是操心。

大部分家具已经进场,家里的布置还需要陆陆续续慢慢收拾。我想等家里都收拾好了,再拍些好看的照片。现在看来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回南山

心心念念的南山,我们又回来了。两人去时白瓷破巷,三人归来绿山素墙。每迁一次,耗半条命,余半截血,添无数想象。

噫,秋夜拂面了。

这也是小柒有生以来第一次搬家。

上回过来看房的时候,小柒和楼下的小姐姐们玩得特别开心,这件屋子也是唯一一间他一进门就喊”好”的。哈哈哈。

新的生活,对我们,对小柒,对猫,对狗,都是全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