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四岁咯!

四年时间刚好一个本科念完了,我算不算从新手父亲这个学位里毕业不好说,但这四年里,你是确确实实长成一个很棒的小朋友了。

人都说孩子会继承父母的期待,但我其实对你没有什么很确切的期待,或者说,我并不希望你长成某种主流的范式,成为一个在某种具体的条框里一项项达标打勾的那种人。

我只希望你成为你。

今年你的生日略显仓促。为了在你生日那天可以准时回家,我上周连着四晚加班把方案做完。本想可以好好陪一夜,哪知道会在生日会上接到投资人的电话,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躲回家里打了半个多小时无意义的电话。可即便对方表达了感谢,然后我再下楼赶回去,又因送童车而在交好的邻居家里玩到深夜,也还是让我感到一丝丝无力。

想让事情沿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是不可能的。

比如邱鹏这个时间点卖房,比如宝子得癌症,比如新捡回来的憨憨被查出携带了猫杯状病毒。

这段时间里,令人焦虑不安的事情太多了。

关于房子,要面临或卖或续租和幼儿园的问题,对邱鹏对下家都存在各种不确定,也逼得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买房的事。小叶也焦虑得又开始乳腺增生了。幸好房子总算卖出去了,而且还是以小区里目前最高的成交价卖出的。接下来不会再日日几波有无礼的中介带人闯入家中,邱鹏也与下家上海人谈好买卖不破租,算是暂时可以安稳几个月了。但是续租或是买房,到时还是得解决。错过了六年前那次机会,如今就算恢复了一点,但与大盘相比还是更加吃力了。

周日本是带憨憨去做绝育,也是因他咳嗽多心查了一下,结果确诊杯状病毒。如果我们只养他倒也不担心,但招财和小咪已经是十一岁和十岁的老阿姨了,宝子才刚走,真的不希望她们俩也出问题。我和小叶在医院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养着就怕传染,送别人领养又没人要,放回捡到他的地方又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关,寄放在医院等缘分看谁愿意领走,我们又无力再支付无底的住院费用。这十年来救助过的各种小动物不少,但除了婚礼前遇到的奄奄一息的安森外,还没有这么无奈过。

最后还是只好领回家,隔离养着。幸好救助群里的一些人零星捐了些钱给我们,也算是帮抵了一小半为他检查治疗的花销。真的很感谢这些好心人们。

虽然最近有点焦虑和手忙脚乱,但也还是有一些好事。比如和22楼阿渚和小铮的关系因为疫情期间照顾猫更近了,多了两个新朋友,最近经常一起在家里带娃,小柒和弟弟在一旁玩,四个大人可以相对放松地聊天喝茶吃东西;比如邱鹏虽然把房子卖掉了,但是很热心地要在买房子这件事上给我们出谋划策。

艰难时节,处处难关步步过啊。

寻觅一处静息之地

今天上山去给宝子觅个安葬的好地方,结果直接上到了山顶。在这儿住了两年半,今天才知道这顶上竟然是个明洪武年的烟墩,万里将军抵御倭寇的据点之一。军事据点的视野确实是好啊!

这是苹果

昨晚和小柒一起画了这幅小画儿。

我先随手画了个圈儿,随后补了个丁,接着问他,你觉得这个像什么。

他二话不说就趴下去画了一堆点点,我说你这是什么,是草莓吗?他说不是,是苹果。我就纳闷了,苹果哪来这么多点。再问他,这些点是什么,他回答我:

「苹果的籽」

好吧,才四岁不到就玩起了解构,是为父愚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