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墨镜

开始做vlog的时候,因为要往B站上传,就用手机画了一个粉色墨镜,做B站的头像。昨晚重置了这个头像,把墨镜画得稍微细致一些,打算用来做大部分社交媒体上的头像。

这是我现阶段的心情。

可能是人到中年,终于被生活教会了「真实」的非必要性,既不指望别人能懂自己,也不希望被懂。人生而孤独。尤其在大城市里漂泊,水泥森林和原始森林其实没有区别,只是大家手里的枪更危险了,得学会狡兔三窟和习惯夜里独行。

再没有其他事情比家人重要。

当我想打出「好累」时,输入法的首选项却是「好嘞」!如此幽默,恰也是作为中年人的写照。

炎炎夏夜里的一点碎碎念

刚才和夫人聊了很久,我觉得每次跟她在深夜聊天,都能获得启发。

有些观念,其实只要我们能够看见,就会发现这些东西非常的荒谬,它的来源也非常的无厘头。但是当你没有注意到它的时候,你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比如老舍的文章里曾经写过,他以前觉得母婴用品店不应该存在,这种存在非常的可笑,然而,当他的夫人有了孩子之后,他忽然发现母婴用品店到处都是,并且非常感激。在我有孩子之前,我觉得走在深圳大马路上面的都是年轻人,然而当我有了孩子之后,我会发现大马路上到处都是孕妇。

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设计的过程中。当我还是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的时候,许多问题我是看不见的,在我眼里,设计就是一个非常狭窄的东西。这个时候即使有前辈告诉我,指出我的一些问题,我仍然会觉得他们在苛求我。然而,当我自己逐渐在提升,接触到的事情、懂得的事情越来越多的时候,回过头去看看自己就会发现:“确实啊!”

可当我身在庐山中,是看不见全貌的。

尽管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告诫自己,要保持距离,要保持抽离,可还是会有很多时候不知不觉身陷其中、不明所以。每每这种时候,我都特别感激我的夫人,她总是会从旁指出我的问题,用我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

我最近常常在反思自己。因为在我上大学之前我是一个非常紧绷、严肃、拘谨的人,在大学期间因为参加了话剧社,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打开了,特别的舒展,然而毕业之后离开了那样一个环境,在工作当中似乎又渐渐地开始拘谨了起来。

这种紧绷的状态,同样会在与父母之间的相处中产生一些很别扭的姿势。在我意识到自己个性缺陷的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与之抗争,可现在我需要找到一个方式,与它和解。我渴望这种和解,我需要它给我带来平静,让我从紧张和焦虑中解脱出来。

说实话,我非常感谢小柒来到我的生命里,这个小朋友教会了我许多事情。


#今晚遛狗回来时拍的照片,加了几笔。

一时手痒

IMG_7637

连续加了一周的班,周末两天都没休息,今天终于提交了设计报告给客户。于是下午就突然闲着了。在coroflot上闲逛时看到一个教授的作品,突然就来了兴致,也不知哪来的冲动,在完全没有草图和构想的情况下凭空开始。建模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晚饭也忘了吃就顾着调渲染的参数,于是就有了这张图。

碰巧明天生日,就把这个作为二十八岁(-_-b 打下这个数字前我竟然还按了两遍计算器才确定…)的生日礼物给自己吧!好,该吃晚饭了。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