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维权后续:已解决!

前情提要:

上周经观众反馈发现,我在 B站 的所有视频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全数盗取搬运到了爱奇艺上,同时盗用了我的 ID 和头像,伪造成我的样子。于是我把相关资料提交给了 B站 的法务,委托他们进行维权。

前情链接:https://suithink.me/2020/04/16/bestolen/

以下是后续的发展,供大家参考。

4 月 16 日中午,我给 B站 的维权邮箱发邮件,并附上相关资料。
4 月 16 日当晚,B站 回复邮件并开始核实工作。
除了维权邮箱给我回复,同时还收到了 B站 工作人员同样内容的邮件。
4 月 22 日下午,B站 的维权邮箱发来邮件。
4 月 22 日的邮件正文,表示 B站 的法务已经在和爱奇艺走流程处理中。
原本的盗用页面,目前的截图

现在是 4 月 24 日下午,我看到原本的盗用页面目前已经被全数清空,视频、ID 和头像均已被删除。同时,我也在爱奇艺站内搜索我的 ID 和名字,除了一条 2019 年中经我同意的第三方混剪视频(但我不知道经没经采访我的机构的同意)外,已经看不到被盗用的我的视频了。

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在此,给 B站 的法务工作者们致个谢,你们很棒!

最后还想简单说几句。

这一个星期以来,在 B站、知乎和微博三个平台都分别有人在评论区或私信里询问我维权进展,也有许多人表示,这件事情或许不会被解决,因为这可能是某种逼迫创作者进驻的手段。但我觉得,所有的猜测都可能在一定条件下成立,可是对于我这样用业余时间做视频的创作者而言,我不想去细究其中的角力关系。如果我发布作品的平台不维护自己平台内创作者的权益,那这个平台自己会倒霉,轮不到我去操心。

同时,作为创作者,如果去纠结背后的角力关系,其实是对自己创作精力的侵蚀。最适合的办法,应该是直接交给平台方的法务去处理。这是法律存在的意义。

以下是,如何在 B站 的创作者后台找到维权入口的图示:

别和对手废话,直接上法律干丫。

如果你也遇到和我一样的情况,可以参考这个做法。

希望这篇后续能对各位有一点帮助。

呵呵,我的视频居然全数被盗 !?

昨晚有个陌生人突然来加我微信,说是在爱奇艺看到了我的视频,想咨询点事。我顿时觉得不妙!因为我不仅从未在爱奇艺上传过任何一条视频,甚至于,我根本没有爱奇艺的账户!这个人说的爱奇艺上的账户,百分之一百肯定不是我。

于是我上爱奇艺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果然:

这个账号盗走了我所有的视频,不止是我聊设计的那一些,还包括家庭 vlog 这种对绝大部分观众没有意义的视频。同时还冒用了我的 ID 和头像,俨然一副它就是我的模样。而且好笑的是,居然还重复上传了好几条,看上去不太智能的亚子。

“我的爱奇艺号我做主” ?呵呵,真的很讽刺了!

由于我所有的视频都放在 B站,虽然偶尔发一下微博和知乎,但最完整的全数都在 B站,这个中英文的 ID 也是只在 B站 使用的,所以可以断定,这个账号盗取的来源就是我 B站 的内容。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初次上传的时间:

在 2019 年 8 月 21 日之前,我在 B站 的内容几乎是清一色的家庭亲子 vlog,没有多少设计相关的内容。彼时我的 B站 账号的粉丝数也仅仅只有 300+。我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我从 2019 年 9 月才正式开始做设计相关的视频,由于讲解 iPhone 11 的那期视频而突然暴涨了 5000+粉,所以那个时间节点的粉丝数我是记忆犹新的。

无论从内容还是粉丝数来看,在 2019 年 8 月 21 日这个时间,对于盗用搬运的个人来说,我的 B站 账号都不是一个可以牟利的值得被盗载对象。这就很有意思了。

毕竟多年前,我也是见过一大批小网站上,有着大量的我的微博内容,同样也是冒用我的 ID 与头像。这个情况,相信很多那个时期的人都遇到过,覆盖面不可谓之不广。

但没有确实的证据,我只是个人猜测一下。

对此,我已经向 B站 的客服反映,并把相关资料发送给 B站 的维权邮箱了。不管爱奇艺对这类事件的反应和处理如何,但如果大家也有在 B站 或其他视频平台发布自己的内容的话,我建议各位都去自查一下。

最后,要感谢这位陌生同乡无意中提供的信息,让我发现了一件令人恶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