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流

昨天的『饭盒事件』成了一个家庭小话题,丈母娘问我是不是很忙压力很大,我说还好没什么感觉,夫人这时候就说『他这是心流,是一种专心投入的状态』。

听到这我就知道不需要再多解释了,夫人是真的懂我。同时既觉得有点惭愧,也感到一阵心安。因为夫人做了三年多的全职太太,既照看家庭,也养育孩子,即便这样,她仍然在吸收新的资讯,完全没有与社会脱节,不少新知都是经她得知的。学习能力和执行力都是一流。有时候,我还得向她请教观点,也确实冷静客观有见地,比大部分在职人都逻辑清晰。

好多产品经理可能还不及她十分之一。

委屈的饭盒

早上到公司时打开背包发现装饭盒的袋子叠好了放在里面,袋子里有筷子和勺子,但是没有饭盒。我很困惑,因为昨天没有做今天带的午饭,不存在忘带饭的情况。我还特意问了小叶饭盒在不在家里。

直到临近中午,经过公司微波炉时发现,我周六带的饭还躺在里面。也就是说……我周六忙忘了吃午饭,直到晚上把袋子装进包里离开公司也没发现。这个袋子经过一个周日又跟着我出门了。

什么叫废寝忘食,就是你连吃没吃的疑惑都没有,而是根本没意识到有这件事存在……

第一个没有小叶和小柒的一周

上周六,小柒跟妈妈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武汉去探望舅爷爷舅舅一家。

这一周,除了小柒睡前的视频通话以外,就只能靠小叶和小熊(小叶在武汉的闺蜜)发来的照片解解相思之苦了。

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小灰下楼遛弯,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想到了同样一个人在家的爸爸。我在深圳,妈妈在北京,一家人在三个地方的状态已经十三年了。

我给爸妈分别打了个电话。

爸爸起初很吃惊,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而已。父子间三十年来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那一晚,我忽然不害怕给他打电话了,也没有因为简短的沉默而慌神。只是聊聊天。

和爸妈闲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六十几平的空间,有猫有狗有花有鱼,还有仓鼠和各种琐碎的事情,收拾收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

小柒和哥哥姐姐们玩得很开心。

这次的感觉和2011年底小叶回家照顾妈妈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是两个人,远远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次,仿佛我才是那一个独自远行的游子。这种感觉其实很复杂,并不是落寂,它和我的成长有关,也和深圳有关,和工作也有关系,还有很多原因交织在一起。总之,我坐在沙发上,体会这种在外漂流的感觉。

于是,我重新开始晨跑。

带着小灰,一起跑。

当然,她不会一直跟着我,而是在转弯的地方,等我跑完一圈回来。

我越起越早,从六点半起床,墨迹到七点开始跑,慢慢地跑,到后来五点半起来,跑出了新的记录,一看时间,还没到六点半。

余出的时间,我自己做早餐,然后看书。

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每天就盼望,盼望着小叶和小熊发朋友圈,或者给我发照片。我并不是一直在等候,工作也多,但我心里会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后台运行。它就在那里。

每次看到小柒有新的经历,就好像自己也在那里,见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事情。

这和当年我独行云贵川青海湖不一样,那是箭步传林,不问西东,而今,像一个三体系统,相互环绕,步步牵挂。

明天,他们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