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经历了一次恐怖的旁观

14:58,下楼打印的同事发来照片,说对面楼顶有人可能要跳楼。我说赶紧报警,他说已经有消防在底下了。

几分钟后,他回到办公室,说那个人还在上面,从我们公司的走廊能看到。我们一起过去走廊的窗边往上望去,确实还在,但是换了个位置站,还时不时把身子往外探。因为我们楼层高,望过去的直线距离只有一条街宽,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动作。我看了下楼下,他顺势指了指,我一看楼下那车不像是消防派来的,应该只是施工队的车。因为对面那楼是新建的,还没开张,楼下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花坛什么之类那些。估计这人就是趁着管理松散混乱上了楼顶。

我问他报警了么,他说以为那是消防派来的车,在楼下感觉车挺大的。我说那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电话里交待了我们的位置和那个人的位置后,另一个同事走过来问我们在商量什么。我们说有人似乎正在跳楼。她惊讶地表示报警了么,我们说刚打完报警电话,便指给她看。

那人正好坐了下来,把脚伸出大楼边缘。他坐在大楼造型转角的位置,从我们的角度只能看到头和脚,看不到整个人。我们三个人在窗边看了他一会儿,不知道多久,好像是几分钟,但是又好像只有一分钟。不知道。

期间说起第一位同事发现的过程,说是看到很多人举起手机在拍照,他以为天上有什么奇观。顺势望去,发现一个人站在上面。后来的同事说,拍什么拍,怎么都不报警。这话说完大概一两分钟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派出所出动的警察,询问确认报警的细节。

我们一边盯着楼上那个人的举动,一边和警察再次描述位置和情况。眼看着那个人把脚收回来,起了个身,一弯腰,就看不到了。大概几乎同时,电话里的警察说:

劝下来了。

幸好啊!幸好!

如此想来,应该在我们打电话报警之前,就已经有人打过报警电话了。虽然当时挺紧张的,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应该不可能那么几分钟时间就从附近派出所出发上到楼顶的。有一种流浪地球小队赶到半路得知目标发射器被修好的感觉。

但这不重要,幸好人还活着!

配角比主角更有意思

“我问你,超级飞侠、海底小纵队和汪汪队,你现在最喜欢哪一个?”

“emmm……汪汪队!”

“那,汪汪队里面,你最喜欢谁?”

“天天!”

“粉红色那个吗?”

“对!”

“开直升飞机那个女孩?”

“对!”

“为什么最喜欢她?”

“因为她最可爱!”

之前在阿渚家里玩的时候,小铮问小柒最喜欢哪个角色,阿渚说不用问,一定是主角。但是,实际上我的观察发现,小柒并不在乎什么主角,他喜欢的角色虽然来来回回地变,但从来与是不是主角没什么关联。

比如看超级飞侠,他喜欢工程组的多多和朗朗,因为他们可以制作和修理各种各样的工具,有时候喜欢救援组的小爱和小柔,因为她们可以救人,有各种救援工具,比起满世界飞的主角乐迪,他更喜欢玩潜水组的小青和奇奇;

看海底小纵队时,他能分辨出每个角色的工种,谁是做什么的,比起巴克队长,他对温柔细心的皮医生和勇敢莽撞的呱唧更有兴趣,就连对工程师突突兔的关注度都比“主角队长”要高,有时候,厨师小萝卜都比队长更受他欢迎。

大家常说小孩心无定性,一时喜欢一样,不用太在意。但我恰恰觉得,正因为他不定性,所以不能把他的喜好当做是「理所当然」或「应该如此」的事情来看待。他再怎么不定性,但他喜欢或厌恶一件事、一个人总是会有他自己的原因,即便他再不成熟,想法再单纯、直接,也一定是有缘由的。

多数主角都是脸谱化的,反而是配角们各有千姿百态的性格。

他能注意到这些差别,而不是只喜欢主角,这一点我其实觉得挺欣慰的。虽然这里有角色设计本身的原因在,但他能察觉并记住每个人的特色,这本身就很棒!多少成年人都遗失了这个技能。

我得保护他,不遗失这个能力。

语言即存在

大部分人,并不阅读,无论是书籍,还是网络上的发言。所以,当我每次咬文嚼字地写完一些观点后,并不在乎他们的留言,因为他们一次一次地用行动证明了,他们并不阅读,也不在乎表达。

若不追求语言的精确性,则表达无意义。

但精准的语言表达需要常年的练习,是应该养成习惯的刻意训练,无论能够达到,也应该持续地保持这个意识,让自己时刻处于这种状态当中。这是一种修行。

人应该珍惜,自己的语言。

因为语言就是自己,是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