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年前就有 vlog 了

突然看回这段话,感慨一下,互联网人真的很热衷于「定义」。至少以我短短三十几年的人生来看,vlog 的历史至少应该往前推到1990s。

比如我们家,在 90 年代初就开始用电视台那种胶卷摄影机拍 vlog 了。那时候的剪辑,就是真的把胶卷剪断再拼起来的。因为家人是电视台记者,我们家从九几年至今就没断过影像记录。现在能回忆起来的许多小时候的画面,真的是这些录像的功劳。

文字和照片都很迷人,但在「保存当下」这件事上,都不如视频来得生动鲜活。

小柒迷上了华晨宇

最近在看《歌手·当打之年》,我和小叶都一致觉得华晨宇的舞台表现力是一流的,充满了戏剧张力,歌的层次也很丰富,不愧是当年选秀时我最喜欢的选手。但我们没想到的是,几个歌手同台竞技,其实大家都很出色,但小柒唯独偏爱花花。不仅节目里跟着哼唱,平时也经常提他的名字。

我就想,人的偏好是不是天生的?比如我,就很容易被陈奕迅、华晨宇这类有点「神经质」的气质给吸引。我和小叶在这点上的一致,是不是存在某种可遗传的物质,能从基因层面传递给下一代?

华晨宇真的很迷人啊。

突然升级的小红纸

有些人以为要拐的时候,我们小区居然开始升级了。

五天前还没有这个证,买菜、取件都是直接进出,最多进出量个额温,但今天突然升级成封闭了。这两天小区的群里一直传闻我们这栋楼里有新增发热,但具体哪户并不知道,物业也不通报。可越不说,还加强管理,反而人心惶惶。

这段时间我还一直纳闷,为什么没病例的小区早早都已经封闭了,我们就只是量量体温。实际上,我们小区三个星期前就确诊一家武汉回来的,两周后才把那栋楼隔离,不到一周就解锁了,直到这两天才全小区封闭。

令人难以理解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