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背包和新耳机

近两年一直背的包是以前我妈给我的小白包,因为内袋放不下这台新电脑,没法带它出门干活儿,于是就在网上淘了这只包。

说实话,合眼缘的背包其实还挺多的,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个功能不够多,那个空间不够用,这个又太花哨,或者过于风骚,总之就是不合适。最后选到这只包,一来是它的功能分格足够多,能满足我的收纳需求,二来是它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印字和图案,足够中立,三来是满足这些的同时又便宜(¥129)又近(广州发货,第二天就收到了)。

上面几张图发到社交网络后,还有不少人问我要链接,也是没想到。

在 coffee vendor 写作

有了合适的背包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背着电脑到处跑,在任何地方坐下写东西或者临时处理一些工作事务。对我来说,随时可以处理工作真的是一件太重要的事情了。虽然我常说要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离开,但如果事情不能被及时处理,或者想做的时候没有办法立刻做的话,就根本没法真的做分割。因为那些事情不会消失,积累只会让我越来越焦虑。

这也是我这几年来一直用手机剪辑视频的最主要原因。一来是手机确实可以满足我对视频拍摄和剪辑的绝大部分需求,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只要有一点点闲暇时间就可以开始剪辑,哪怕是五分钟、十分钟,我也可以处理一段画面,配一段字幕。这样随时处理任务,可以让我有效地把碎片时间用起来,而不必等到某一个完整的时间才能开始处理我的工作。

对,在我看来,写文章、做视频也都是我现阶段的工作。

我不会认为工作是烦人的,或者需要逃离的,因为我喜欢这些事情,它们让我感到自由。我所说的工作不是一个狭窄的概念,不是朝九晚五要对别人负责的那些事情,而是包含了我所热爱的创作型事务。我所厌恶的是低效的工作方式和令人不悦的合作状态,最典型的就是打卡上班这种上个时代的工作模式。但我不会因此讨厌工作这个词,因为我的所有创作也都属于我的工作。

我最近的生活节奏是,上午到公司处理公司的项目,中午跑来 coffee vendor 写新一期《设以观复》的文字稿,下午回公司跟进项目、处理文件或者跟同事去供应商那里沟通项目,晚上要么来店里坐一会写写稿,要么回宿舍写稿。虽然说从 2019 年就时不时来 vendor 喝咖啡了,但最近两个月确实来得更频繁,店长和店员都认识我了哈哈哈。

之前的 APP 一代出了问题,在 AC+ 到期前送检了一次,但没有查出问题来。后来从时不时出现杂音到杂音成为日常,眼看 2 代马上要出了,再修就已经超出了 AC+ 的时间,不再划算,我就干脆接着用了。要说作为普通耳机用(不开降噪/通透就没有杂音)也可以,但对我来说,它最重要的意义是主动降噪给我的安静世界,所以无论是实际需求来说,还是对新产品的体验,我还是在买新电脑的时候带上了它。

🎥 点击图片播放快递盒设计分析视频

不得不说,这两天用下来,2 代 AirPods Pro 的降噪处理和声音细节是真的太强了!

好了,日常唠叨完,切换桌面继续写稿去了~

与一束晨光偷情

昨晚给新电脑做一些设置和安装软件,一直搞到两点多快三点才结束,洗洗刷刷就三点多了。于是今天早上睡到将近九点才起床。本来觉得还挺困的,收拾完准备出门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了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溜了进来,整好拂照在《吻》的脸上。

这幅画的原作是用金箔制作的,据说真迹金光闪闪,散发着浓烈的爱欲和情绪。我这幅虽然只是宜家的印刷版本,但在这束光的照耀下,画中人在那一瞬间竟然活了过来。她仿佛就站在那里,可以被触碰。温热的阳光像柔软的唇,轻轻地吻在她的脸上。

那一刻,我被安慰了。

终于下决心买了新电脑

自从 2009 年毕业以后,除了前两年还在继续使用大四做毕业设计时的那台旧 hp 笔记本一起看看电影和剧以外,基本上都只用公司的台式 pc 或者 iMac 来做工作和业余时间的项目。哪怕是这几年一直持续在做视频,也全都是用 iPhone 来拍摄和制作所有的视频。似乎一直没有很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必须买一台自己用的笔记本。直到最近一个多月来,因为搬出来在这边住,总是非常希望能够尽可能充分利用一个人的夜间时间,多做一些点自己的创作,或者多写一点稿件、多接一点合作项目,于是逐渐萌生了购置一台笔记本的想法。

在益田 Apple 店前游荡的黄牛们

经过和小叶的一番商量,我决定在即将到来的十月以前买一台 MacBook Pro 用作个人创作的随身工具。主要的工作内容是一些商业稿件和商业合作的视频项目,如果有合适的产品设计的项目也可以在出租屋里搞定,这样我也比较好安排自己的时间。

说来也是惭愧,以前在设计公司的时候,一直都不太愿意接私单,主要是对那些要求琐碎又周期漫长的案子提不起兴趣。然而我现在参与创业的这家初创企业,又恰恰是我的第一个私活延伸出来的。

大概也是从前还没有感受到那么迫切的经济压力,想坚持一些理想化的执念。但是人到三十过半,不知不觉就开始觉得,不能再这样,总得适当放下一些固执,让自己接点地气。这也是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频繁(相对过去)接了不少商业合作的主要原因。实际上做起来会发现,因为自己的专业性,多数时候,客户还是很认可我的构思和做法,也比较尊重我的一些坚持。这个过程中,我也慢慢放下了一些没必要的执念,可以让自己尝试把一些理想化的想法融合到商业项目里,体会到赚快钱也并非必须丢弃灵魂去说谎或者作恶。

这是我这一年来最大的变化吧?

拿着新买的 MacBook 在星巴克里喝杯咖啡

要是我的读者或观众知道,我这样一个常年在网上分享对于数码产品的设计分析的工业设计师,竟然在工作的第 13 个年头才购买了第一台可以被称为生产力工具的笔记本,会不会觉得无法理解,并因此大笑出声?无所谓,这就是我现在这个阶段决定要做的事情。

我不能说很讨厌目前的工作,但对我而言,过于狭窄的创作空间让我觉得透不过气。这也是我这些年开始拍视频的原因之一。制作视频的过程,是我为数不多可以自由创作并且享受创作乐趣的时间。作为工业设计师,相信都会有这种感觉,你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着客户或者公司的商业需求服务的,作为创作者个人的空间其实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狭窄。

正在更新系统的 MacBook Pro

如果说还有什么时刻让我觉得无比自在放松和自由,那绝对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躺在沙发和床上的那些时刻。除了家人对自己的认可外,最重要的时候,只有一种,那就是我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创作过程中的时候,那种进入心流的状态。

抬头是家庭,低头是工作,即是丈夫与父亲,又是一堆工作的负责人,独难看见自己。

这是用新电脑写的第一篇 blog

感谢小叶同意我在这个时候买下这台电脑,如果没有她多次鼓励我,和我说应该把精力放在哪些擅长的事务上,我恐怕还得在进退之间犹豫。被土星压制的火星,大概就是需要她这样的射手用力推一把,才能放手冲一冲。

我的前半生都是压抑的,她是我的贵人和星光。

来吧,尽管放马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