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书两年半

知乎销售报告

早上打开邮箱,看到知乎编辑昨天发来的销售报告,归档时看了一眼早前邮件的来往记录和时间,方才意识到,竟然已经两年半了。

这两年半也正好对应了,我从离开设计公司的环境到创业投身做产品的历程。这段时间说短也不短了,前前后后经历了许多事情,遇到了也解决了许多问题,但也还远谈不上长。近一年多来,时不时会有一些出版社在知乎的私信里问我,有没有出版纸质书的意愿,我几乎都婉拒了。直到最近,连知乎的梅老师也问起我,方才认真考虑这件事。

时间确实是问题,但不是关键的,如果想写,总是会挤出时间来写的。然而事实上,我的表达欲似乎在收缩,或者说,是对自己说出口的话更为谨慎了,不敢妄言。这两年经常有读者来信咨询一些问题,让我切身感受到自己的一本书确实会对其他人产生影响,而因为一些机缘认识的朋友也会因为这本书而高看我一些,让我感到羞愧与压力。

因此,是否决定写一本书,写什么内容,怎么写,写到什么程度,都是需要仔细思考的事。至少,得是自己做的事情取得了明显不错的成绩,写出来才有说服力吧。不过书归书,日常梳理思考的写作不能停,今年的阅读量和写作量都得加油了!

新居的片段

搬来快两个月了,终于给新居拍了一些照片。

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心力和财力,从一无所有的空房收拾成这样,却不知道可以在这里住多久。这套照片也会发给房东,以便她吸引买家。

上面是夜景,接下来是日景。

“总是如此。” Lèon 对 Mathilda 说。

“爸爸,jiù jiù jiù~ ”

前天带他逛街的时候,特别兴奋,在衣服堆里走来走去,指着衣服就说“买~”。因为我问他,我们给妈妈买衣服好吗,然后他就在女装区不停地穿梭来穿梭去,看一件就说“买~”,把小叶逗得开心得不得了。

期间我指着一个圆形的警报器,告诉他“如果我们没有买就带出去,这个东西就会jiù jiù jiù 地叫哦”。然后他就一边“买买买”,一边指着他发现的每一个圆形警报器说“jiù jiù jiù ”。

小柒每次认识一个新的东西,都会看着我不停地问至少10到15遍,而我都会一次一次地告诉他,对,没错,就是这个。直到他觉得自己确实知道了。

然而这次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昨晚一家人在外吃完饭后,他在百货商场里自己指着一个棍型的警报器,看着我说“jiù jiù jiù ”。

这就厉害了!毕竟前一晚他所看到的是圆形的白色的,而这一个却是棍型的灰色的。他究竟是怎么理解和学会并举一反三的呢?

这不是个例。

他认识灯,但不限于家里的吊灯或者台灯,那些路边的造型各异的景观灯他也认识,哪怕是藏在围墙里的没有亮的灯,他也会指着说“灯~”;他认识卡车,但不限于某个尺寸颜色的卡车,而是各种“大车头+拖挂”的组合他都叫“卡~”;家里阳台上大大小小色彩花纹各异的花盆,他知道它们都叫“花peng~”。

还有很多例子,有些是我们教的,但大部分我们都只教过一两次,而更多时候是他自己日常观察和拓展的。

真的很神奇!

小柒究竟是怎样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的?在他眼里,这些东西“相同的部分”是什么,而他又是怎么发现或觉察的呢?

“大人们”在长大、受教育、社会的约束、文化的洗礼等等这些因素下,思维和观念逐步趋于统一和固化,然而孩子们在对世界一无所知的时候,仅凭着好奇,就自己摸索出了世界的样子,还能进行联想和自我拓展。

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能力!

令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似乎确实是与生俱来的。这一种感知“原型”的能力,感性地、未被方法论所干涉的“归纳”本能,是每一个人都曾经具有的。

我忽然理解了,那些艺术家们说的要用尽余生回到童年的意思,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