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达居然重映了!

和《魔戒》三部曲重映相比,《阿凡达》重映是对我有更大冲击的。

因为我第一次看《阿凡达》是当时全公司一起去电影院IMAX厅看的,公司出钱;第二次是三天后,自费两百多说服当时还没结婚的夫人一定要去看。两人从商场通道出来时,已经是半夜,纷纷表示现实真无趣。

那时候我们浑身发着光,而今阿凡达还是那个阿凡达,我们却徒增一副破败的身躯。

失眠是否因为中年?

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压力大了,这一个月来入睡都非常非常困难。以前我都是沾床就着,平均入睡大约就五分钟,可是最近这一个月来,基本上都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始终都没办法进入状态。

昨晚更是一直耗到将近四点才睡着。在床上一直躺到两点,脑子里不断地过各种画面,浑身都感觉很热。随后抱着枕头和被子跑去客厅沙发上,开着风扇呼呼吹,一直心烦意乱到三点半都还没有一丝睡意。

必须做点什么自救了。

粉色墨镜

开始做vlog的时候,因为要往B站上传,就用手机画了一个粉色墨镜,做B站的头像。昨晚重置了这个头像,把墨镜画得稍微细致一些,打算用来做大部分社交媒体上的头像。

这是我现阶段的心情。

可能是人到中年,终于被生活教会了「真实」的非必要性,既不指望别人能懂自己,也不希望被懂。人生而孤独。尤其在大城市里漂泊,水泥森林和原始森林其实没有区别,只是大家手里的枪更危险了,得学会狡兔三窟和习惯夜里独行。

再没有其他事情比家人重要。

当我想打出「好累」时,输入法的首选项却是「好嘞」!如此幽默,恰也是作为中年人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