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索尼 LinkBuds 的工业设计和包装设计(含一图文及仨视频)

本页面包含一篇由品牌赞助的文章和三条无赞助的自发制作的视频。

索尼没落?工业设计师带你看懂 LinkBuds 的勇气与巧思!设以观复 vol.13

播放地址:https://youtu.be/MlLBJRGiOpY

你也嫌弃 LinkBuds 的包装?

播放地址:https://youtu.be/gdUO6d1EqVY

40 秒 get 到 LinkBuds 的妙

播放地址:https://youtu.be/qro-78tMohA


以下为首发于知乎问答的品牌付费文章

原始链接:索尼开放式耳机 LinkBuds 建议入手不?性能怎么样?

正文:

虽然现在才是 3 月,但我非常确定,到年底挑选本年度我最喜爱的电子产品时,索尼的这款 LinkBuds 会是 Top5 中绝不缺席的一个。它是 2022 年第一款让我感觉到兴奋的电子产品。老规矩,先说我的观点:

  1. 工业设计极为先锋,既平衡了工程与美感,又兼顾了人机适配性;
  2. 产品逻辑另辟蹊径,是意料之外,但非常合理;
  3. 技术方案新颖巧妙,设计与之交相辉映。

下面我会从工业设计师的理性和实际使用体验的感性这两种视角,展开说说以上三个观点的来由。

理性分析:工业设计的细节与权衡

从最早的泄露图到发布会,我原本的注意力还只是在新奇的造型上,但打开包装后的第一眼,它的小巧超出了我的预期!

从顶视图上看,充电仓的轮廓仅比我手表的表盘略大一点,耳机本体更是还没一个 USB 的线头大。

耳机整体采用了半球体+圆环的造型,这个设计很巧妙!

一来,将圆这个基本型作为主视觉元素,以双份并置的形式来构成产品轮廓,是一种既足够简洁又具备充分辨识度的设计;

再者,以环形作为发声单元的视觉核心,在以入耳式为主流的耳机市场里显得非常新颖。设计的一大任务,就是在大众熟悉的观念中制造一定程度的陌生感,打破固化的想法,创造新的印象。LinkBuds 的环形设计,可以说是此种典范,足以写进设计系的教科书里。

第三,圆环和半球分别容纳了发声单元与电子器件,形式与功能达成了完美的结合。

耳机本体的外壳一共只有 3+1 个零件:前中后三个塑料壳体,以及一个可换尺寸的硅胶耳撑。其中,开满孔阵的后壳和双环形态的中壳,充分体现了”一体化”的设计理念。

通常的耳机设计,在发声单元这侧的外壳内会有一层保护罩,以孔阵金属薄片或编织金属网为主流。这类设计主要是为了避免异物侵入破坏振膜,但其局限性在于,需要设计保护罩与外壳之间的装配结构,导致这部分结构无法精简、体积难以压缩。

由于 LinkBuds 采用创新的环形发声单元,可以放心大胆地取消中间的金属网罩。将孔阵外壳兼作保护罩,从而精简结构,极大地缩小了发声部的产品体积。这种带有明显的工程思考,踏实而不炫技的手法,是非常具有索尼风味的设计。

双环形态的中壳是连接电子部分与发声单元的桥,它具有两个装配朝向。通常设计师会尽量避免这种双向壳体,因为它意味着在设计模具时,需要将阴阳两个模具面都视作产品外观面,按最高标准处理。这会提高模具的设计难度,精度和要求也会相应增加

一整个零件的好处是组装工序可精简、强度有保证、产品的完整性更高。索尼为了尽可能还原设计初衷,通过较复杂的结构和模具设计来确保紧凑、小巧、干净的一体化设计。

这两处极致的设计细节,一个以孔阵精致度换取整体精致度和体积空间,一个用复杂构造和较高的一次性投入换来精简一体的双面外壳,取舍之间干脆利落,这就是我欣赏的索尼。

但索尼风味的设计并非只有理性,LinkBuds 上另一处我很欣赏的设计,是它对材料、工艺的选择所体现出来的浪漫。

任何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大厂都很清楚,环保不是一种宣发,是关乎自身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行为。除了减少生产过程的能耗,材料回收循环使用一直都是主流的努力方向。有些大公司选择更方便循环的铝和玻璃,尽少使用塑料,但并非所有产品都适合用铝和玻璃来制造。

对耳机来说,轻便的优先级决定了塑料是不二之选。索尼使用了从回收汽车零件里重新提取出的 ABS 材料,可单纯的 ABS 本色注塑观感并不好,如果用喷涂工艺来修饰产品外壳,又与环保初衷相违背。于是 LinkBuds 选择用岩石颗粒与 ABS 料混合注塑,只需一次成型即可得到相当不错的外观品质。

同时,在哑光外壳中嵌入高光金属环,通过材质、色彩的对比,进一步强化”环”的设计理念。连续的环形高光,也呈现出相当的精致感。

面对主流的设计,LinkBuds 对耳机的人体工学提出了一个疑问:

必须以曲面贴合曲面吗?

耳机在人机工学上的适配,通常是基于耳廓大数据抽象出来的最大公约数。这也意味着任何一个曲面造型都无法兼顾所有耳朵,往往只有几个接触点,更多时候还是依赖耳朵自身的软度和弹性将耳机夹住。

既然如此,设计师就可以考虑将贴合曲面的最大公约数这个概念,替换为满足耳廓固定点的最小需求。

众所周知,最小的稳定结构是三角形。LinkBuds 的设计是将耳机整体置于耳廓内的三处弧面,以三角布局形成稳定的包裹和支撑。这种设计思路可以让耳机拥有更灵活的适配性。

之前我让五岁的儿子试戴降噪耳机但因为他耳朵小,塞进去还蛮费劲的。即便是我太太,她一个成年人戴着也嫌挤,不肯用。但 LinkBuds 的固定方式及更轻巧的身形,使他们母子都能比较方便且舒服地戴着,这也算是对上文人机疑问的有效回应了。

在充电仓上,会看到索尼设计的另一个特色:务实。

仓盖没采用近年常见的磁吸式,但在耳机对应的两处位置里放置了磁铁,放入时会有磁力引导对位。仓盖转轴处设计了限位结构,开到头会锁定;仓内座与耳机之间有卡扣设计,下按即可锁定。即便随手一放,磁铁和圆顶也会将耳机推到正确的位置上,锁好固定住。

确实少些科技感,但结实可靠。这就是务实的索尼设计。

索尼感的工业设计有一套非常经典的生成逻辑:最先进的技术 + 最稳定可靠的结构。这是一种产品导向型的设计策略。一切的造型手法、结构、材料、工艺都是为了把新技术量产,让人们可以使用到完整的产品,而不是做个半成品先发布再迭代。不受限于潮流风向,尽全力最大化先进技术的价值,在利弊权衡间干脆利落,这就是索尼!

感性体验:不知不觉被改变的习惯

小,是真的小!轻,是真的轻!

在最初的两三天里,我好几次忘了自己戴着它,和我原有的那副降噪耳机比,它的佩戴更加无感。虽然之前看过测评,很多人说它是完全的通透模式,但真戴上它后,无论是环境声的质感还是耳朵对环境的感知,都与没戴耳机时一模一样,但音乐就是从耳边传来,这种听感是前所未有的新鲜!

它给我的感觉不像一副耳机,而是两处悬浮的音源,音乐仿佛是从环境中传来的。由于充电速度很快,所以我即便全天佩戴或高频使用,也没有电量焦虑,会很放心一直戴着,这也让它的佩戴感更弱了。

因为它独特的造型,这些天在楼下排队做核酸时,会有邻居凑过来盯着看;儿子戴着它听歌排队,捅棉签的医生也会忍不住问,想知道他戴的是什么新鲜东西。大家在看到它时,都非常好奇!

由于它的自动音量调节机制并非强行拉高,试图压制环境声,所以我没有感觉到音量过大伤害听力,因此也放心给儿子用。

我最喜欢的是,几乎不用考虑”摘下耳机”。

因为戴着它也能听得清周遭声音,没有任何一个瞬间我觉得必须拿下来,加上它的轻巧无压感,我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全天佩戴。以至于太太总问我:”你干嘛一直戴着它?”这确实是一个肉眼可见的变化。因为过去我用降噪耳机,通常是全天装在裤兜里,用的时候拿出来;在有人的场合,还得在降噪模式和通透模式之间来回切换。但在使用 LinkBuds 的这些天,我每天几乎都是起床洗漱后就一直戴着不摘了,不管是接听工作电话、听语音消息,还是听音乐、看视频、发语音消息,整个过程中就是拿起手机照常使用,而声音就在耳边。

这种连贯的使用体验,令我非常着迷!我觉得它非常适合居家、工作或其他非嘈杂场合使用,既可以随时听到自己的内容,交流又全无影响,极大降低了摘取佩戴的频率。

尤其是广域点击这个交互的神来之笔!

能听见环境声其实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多线程,所以总会有一些时刻走神,但找到耳机柄并捏住它长按或短按是需要集中精神的,这个过程偶尔会因为走神而搞错或感到些微紧张。但广域点击让我的手可以不用找任何位置,直接敲击自己的脸颊就能控制,这让我放松了很多。

以至于我偶尔用回降噪耳机时,还会下意识地敲两下脸。肌肉记忆居然这么快就形成了!

至于我此前也担心过的佩戴问题,好像除了第一次佩戴需要简单地学习和适应,从第二次开始就很顺手了。即便我帮儿子和太太戴上,也比耳塞那样的设计更容易确认是否戴好。

最意外的惊喜是它的语音质量

之前戴着降噪耳机发语音,或者用语音输入文字,常常因为拾音质量导致识别出来的语句乱七八糟,发出的语音听起来也很难受。但戴着 LinkBuds 发的语音消息是我目前听过的最清晰的人声,我甚至敢在核酸检测现场那种环境下发语音,而不担心太太听不清我说话。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手机、输入法、APP 均无改变的前提下,我明显感觉到语音输入文字的识别准确度提升了不少!

平时打电话会听到比较明显的环境声,我常在接通时下意识地调高音量。但太太戴着 LinkBuds 与我通话时,环境声明显更靠后,更小、更远、更模糊,这种分离感让人的声音听上去会更清晰、更干净。

结语

作为工业设计师,我不会拿 LinkBuds 与其他主动降噪耳机做对比,因为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作为用户,我也不会在二者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因为它们适合的场景与使用方式也非常不同。

让我意外的是,曾经一天佩戴五六个小时以上降噪耳机的我,现在几乎全天佩戴着 LinkBuds,原本作为主力的降噪耳机反而变成了特定场景才会拿出来用的特定设备,一天用不到一个小时。新的产品、新的设计总是需要一段适应期,而 LinkBuds 改变我的习惯,竟然只用了一天。

后续更新的封面和标题:全套新的封面

【喜忧参半】工业设计师如何评价影视飓风的三脚架?

YouTube 播放链接:【喜忧参半】工业设计师如何评价影视飓风的三脚架?

B站 播放链接:【喜忧参半】工业设计师如何评价影视飓风的三脚架?

发布当晚就下单购买了影视飓风最新出品的 Oreo System 便携三脚架以及 MagStand Set 磁吸手机夹套装。这条视频里我从工业设计师和 vlogger 的双重身份出发,简单聊聊这一周以来的使用体验,以及在设计上的一些看法。

相机:iPhone 12 pro max
收音:传声者 MovingBox
剪辑:VN for iOS
封面:美图秀秀

BGM:
Lights – Sappheiros
Away From You – Mauro Somm
Mean to Me – Dick Hyman

折叠屏 iPhone 折叠谁的梦?

*首发果壳,同步知乎

多数未来离我们其实并没有那么遥远,它们只是不均匀地分布在世界的时间线上。

每年三四月,数码圈都会非常热闹,各家大厂都在展示着自己对未来的看法。OPPO 秀出了不可能的曲面,一加发布了双眼的哈苏,小米和魅族也拿出了新的多摄方案。然而,如果要问:未来的手机应该长什么样子?相信没有人会把注意力从正面的屏幕上移开。

华为 mate X2 折叠铰链结构

屏幕对现代人如此重要,所以当华为拿出了第二代折叠屏手机 mate X2 的时候,大家总会忍不住把目光投向那个吃掉了70%利润的行业霸主——苹果:

你什么时候推出折叠屏 iPhone 啊?

🔺像可乐一样的 iPhone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了 iPhone 在全球范围当中最大的一块市场,但毫无疑问的是,iPhone 并不是一款给中国市场定制的手机。它所面向的是一个全球范围的大市场。这是我们分析 iPhone 产品及工业设计策略的最大前提。

1983 年,乔布斯对当时的百事可乐公司总裁约翰·斯卡利说了一句震撼人心的话:“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跟我一起去改变世界?”然而,这个男人后来把乔布斯赶出了苹果。

但有意思的是,在某种层面上 iPhone 和可乐其实很相似。

永远的宿敌:可口可乐VS百事可乐

上到各国总统,下到到普通百姓,大家喝的都是同样的气泡快乐水,而 iPhone 所面对的,也是这样一个跨度巨大的全球市场。这就意味着,苹果必须把 iPhone 作为一款行业标准品,来考虑它的产品策略以及设计决策。

标准化的产品定位不仅能让 iPhone 在更普世的市场上站稳脚跟,也能方便灵活地调整刀法去尽可能吃掉长尾市场的份额。“因销量不好而停产”却实际售出了高达 1450 万台,名列全球销量榜第十位的 iPhone 12 mini 就是非常好的证据。

调研机构 Omdia 公布的统计数据

工业设计最基本的思考方式,就是制造工业标准品。无论厂商在材料、工艺、软件上投入多大的研发,最终都需要通过工业设计将它们优雅地整合在一起,成为一个、一组、一系列可以大规模量产且良率可控的产品。

工业标准品最大的特点就是:软硬件的一致性、流畅度和稳定性,都必须建立在包容性之上。

然而折叠屏作为机械结构与柔性屏幕所诞下的长子,无论是材料的耐久度、精密结构的稳定性,还是软件对其的适配工作量,以及难以定型的折叠方案,它的标准化、一致性与稳定性都很难称之为一个包容性足够强的优雅方案。尤其是在以厌恶机械结构著称的苹果面前,这种会打乱 iPhone 发展路线的技术方案,很难得到苹果的青睐。

🔺苹果所青睐的创新

我们一起来回顾下,他们这 40 年来的研发路线吧:

上世纪 80 年代,在大型计算机转向个人计算机之时,他们做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图形界面操作系统。尽管这个创意是从施乐实验室里拿过去的,但他们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一种“手握鼠标指指点点即可操作电脑”的全新交互方式。这开创了个人电脑的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市面上的鼠标方案成本高达 400 美元,苹果为了这套新的交互方式,设计了一款以滚珠为核心的新式鼠标,使鼠标的制造成本大幅降低至 35 美元。它在图形界面系统的推广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左一为初代苹果鼠标

2007 年,当时还如日中天的诺基亚万万没想到,一款几乎没有按键的“奇葩手机”居然在后来成为了它的掘墓人。

今天我们都知道,iPhone 的成功制霸得益于 App Store 的生态。然而如果没有硬件与交互的根基,软件、服务和生态根本无从谈起。苹果为了打造自己的梦想,将大屏幕、多点触控技术和基于手指点触的人机交互带到了一款手机上。

尽管早在 2004 年就已经出现了触摸屏手机,但那些把无线网卡和 Windows 拼凑在一起电阻屏手机实在太难用,直到胖指头也能舒服操作的 iPhone 出现,人们才开始相信:

这是未来!

乔布斯在发布会上嘲笑旧时代

2014 年 9 月,库克在发布会上说出了激动人心的那句“one more thing”后,苹果在手环大战的尾声拿出了自己对这个市场的回应:Apple Watch

首次面世的 Apple Watch 上第一次实装了 3D touch,这是一项手环不会搭载的技术,但它令 Apple Watch 拥有了全新的交互形式。尽管 Apple Watch 比其他品牌的手环晚了几年发布,但苹果显然更乐意把它做成一款产品定义上更重,但交互设计更加完善的一款产品。

在这块如此小的屏幕上,苹果再次拿出了自己对人机交互思考的独特答卷。

Apple Watch 最初的交互设计草图

2016 年 9 月,iPhone 7 发布,同场发布会上还发布了另一款至今仍统治同类市场的新产品:AirPods。在当时,你很难想象,一对没有了线和按键的耳机要怎么操作?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只需要轻敲耳机,就可以实现各种基本操作了。

然而三年后,2019 年发布的 AirPods Pro 又拿出了一个将听觉与触觉结合的交互设计:捏按耳机柄时,耳机会同步发出与动作对应的清脆声音,轻触短按会听到“咔嗒”,长按会听到“duang”。在耳机上,还有一个清晰明确的平面造型来引导手指按压的位置。

虽然没有实体按键,但用过的朋友都知道,那种迅速、清脆的反馈,仿佛按在了实体按键上。

苹果官网上 AirPods Pro 的介绍

显而易见,苹果始终致力于将那些新的技术转化成新的交互设计,让人们不必关心技术,只用自己最熟悉且最强大的工具——手,来使用一款新产品。

反观折叠屏,它能为 iPhone 提供什么全新的交互机会呢?或者说,一款更像 iPad 的手机对苹果而言有什么好处呢?

🔺柔性屏的未来不仅仅是折叠

从利润和市场份额的角度去看,苹果当然不会用一台更大的 iPhone 去冲击 iPad 的市场,从他们在 iPhone 12 mini 上的策略就能够看出这件事。他们很清楚,小尺寸手机的市场空间是存在的;但他们更清楚,这是一个吃了一口就得等上三年才能再收割一次的长尾市场。

折叠屏 iPhone 的市场空间可能还不如 mini 的 1%,同样的技术,为什么不拿去做更有潜力的产品呢?

比方说,两倍面积的 iPad Pro 是不是有可能成为一个便携的桌面系统,成为 M 系列芯片打通生态后的一道桥梁?又或者说,在智能音箱、汽车上使用这种技术来创造一种之前没有的交互形态?

苹果柔性笔记本的相关专利

当然了,这些想象都只是基于他们现有的产品和生态去说的,作为外人,我们不可能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

但是,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折叠屏手机仅仅只是柔性屏这种材料在这一个具体场景底下的尝试。然而,柔性屏幕本身的可想象空间要远比这大得多。

事实上,苹果对于柔性屏幕的尝试早就开始了,2017 年发布的 iPhone X 上的那块全面屏,实际上就是将柔性屏幕的末端折叠过去实现的。

iPhone X 的折叠式 OLED 特写

如果我们把视线转向汽车行业,会看到他们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在车辆智能化和交通智能化之前,汽车设计几乎要走进雕塑设计的死胡同里了。这并不是说造型不重要,而是当车厂们年复一年地在造型上修修改改时,动力系统却几乎再没突破;当智能化进程正在席卷我们身边大大小小各种产品时,今天的车主还需要忍受那个又笨又土的原车中控。

尽管电动车这几年玩得风生水起,但把动力来源从石油换成电就能给汽车市场带来真正的变革吗?并不能。真正带来活力和变革的,是电动车上先天搭载的智能化历史浪潮。

宝马的智能座舱概念设计

把手机做成折叠屏,本质上是一个把汽车造型玩成雕塑类似的思路,都是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孤立的物件来考虑。一旦我们把汽车放到整个智慧交通系统当中来看的时候,立刻就会意识到,车辆的形状、乘坐空间的交互,都必然会有一系列全新的设计原型出现。众多车厂在未来,可能会转变成出行服务公司的车辆供应商。

手机行业的困局,绝对不是通过增大屏幕就能打破的。只有把手机放在手表、手环、耳机、AR眼镜、平板、桌面电脑、智能音箱,甚至是智能家居、智能办公、智能座舱这一系列大的系统架构体系下,它才能够摆脱现有的困境。这种系统化的梳理与重组,不仅会带来大面积的产业升级,更会推动像手机和汽车这些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产品,在未来 10 年诞生新的“设计原型”。

🔺更大胆的想象与未来

早在 2008 年,当时的诺基亚研究中心与剑桥大学就曾经对外展示过一个极为前卫和大胆的设计方案:Morph

这是一个结合了柔性屏幕与纳米技术的概念机,它所探索与想象的是材料科技的进步,在个人计算设备上的应用潜力。它可以在平板、手机以及腕表之间自由地切换形态,还有一个耳机形式的计算主机,与屏幕作为子母组合实现更多层级的交互操作。它甚至可以实现表面自清洁,以及在屏幕上做到真实的物理触感。

这看上去好像是天方夜谭,但实际上柔性屏幕的研究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只是近些年才实现了小尺寸柔性屏幕的量产。

作为最早开始研发智能手机的公司,当时的诺基亚如此强大且富有想象力,不可能没有想象到今天智能手机的样子。但骄傲的心态以及封闭的做法,让他们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iPhone 从 2003 年开始设计,直到 2007 年才拿出来发布,他们所用的技术并不是当时最新的,真正让他们赢得市场的是对人的理解,以及优秀的交互体验。所以,亲眼见证了前辈的困局与落寞的苹果心中很清楚:

手机已经走到头了,未来属于 AR、汽车以及更大的物联网体系。柔性屏幕的未来,在那里,不在 iPhone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