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回答整理_2018.05.31

QUESTION:有哪些已经沦为「笑话」的设计奖项?

感觉很多奖项的评奖规则和获奖产品都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可是明明感觉设计水准是在一直提高的啊~很多人都开始质疑红点奖这样的奖项,所以想请教一下,大家都发现了哪些正在或者已经沦为「笑话」的设计奖项呢?

我的回答是:

沦为笑话的不是哪个奖,是把拿奖捧上天的『自卑感』

公司也好,个人也好,任何奖项都只是锦上添花。应先做到『锦』,『花』是顺带的。搞错先后关系和重点的话,纵使胸前挂满一百朵小红花又如何?花瓶才会在身上插满花。打动人的是好设计,不是哪个奖。不要把用户当傻子,东西上手后好不好用骗不了人;设计师也不必太追求这种证明,奖项只代表过去,不能证明你的下一个设计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

企业和部分设计师的『得奖焦虑』与近两年流行的『知识焦虑』是类似的。底气不足的鼓吹获奖,或者底气足的贬低奖项,都不合适。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1995067/answer/365194927

 

 

QUESTION:为什么没人聊实业,比如制造业?

都是聊着网络方面的,或者是逼格比较高的东西。

我的回答是:

看到不少人都在吐制造业(实业)的苦水,是确实很辛酸,既然已经有那么多人现身说法了,那我就给大家提供一些额外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吧。

主要观点有二:

一、产品越来越抽象,用户与产品背后的制造,距离越来越远;

二、制造本身的集成度在提升,越来越难被拆分、理解。

以上两点导致的结果,就是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谈论制造业(实业)的能力。因为不了解、不理解和无法了解,所以丧失兴趣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不仅限于知乎这个平台,而是一个广泛存在的现象。有一个例子是:多数人都不再阅读说明书,拿到东西直接就用,用得不好就怪产品设计得脑残,居然不能脱离说明书使用,并且把「不需要说明书就能很好地使用」作为一个理所应当的「教义」来衡量一切产品。诚然这是一个我们都追求的绝佳的状态,但并不意味着这是「应该的」。

要理解这类现象,就得先理解上述两点。

【一】抽象的产品 · 理解的难度

我们不再是生活在一个普遍自己动手做东西的年代里,而我们的父辈年轻时,其实还在经常自己制作一些不复杂的「工具」。比如剪刀炖了自己磨,转轴坏了拿钉子敲一敲接着用,再比如椅子哪里断了、裂了自己找木板钉子钉一下就好了,甚至有不少人的父辈和祖辈是能够制作桌椅床柜的。

tool-metal-office-cut-propeller-scissors-1105274

图片来源:pxhere

chairs_summer_chair_relaxation_beach_chair_seats-569513.jpg!d

图片来源:pxhere

但今天完全不是这样的景象了。我们使用的产品越来越脱离「工具」的属性,「结构」和「制造的痕迹」正在不断地被抹去或隐藏,使之具有更强的「抽象意味」,而产品的边界也正在越来越模糊。我们的用户正在被产品的表象隔离,无法触及到产品内部的逻辑。不论是在销售的层面、还是用户体验的层面,用户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个组件组合起来的「工具」,而是一个整体的、抽象的「容器」。

有时候,甚至是更抽象的「符号」

WX20180525-125404@2x

图片来源:Homepod

mj-aispeaker-05

图片来源:小爱音响 mini

举两个日常的例子,就能感知到这两者的差别了:

一组例子是 Windows 和 macOS,或者 Android 和 iOS。

多数人基本上都是在 Windows 系统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在使用电脑时,习惯的逻辑是一层一层的文件夹,不论是安装软件还是解决某个问题,都是进入到系统内找到某些具体的文件夹来处理的,对我们而言,透明开放的操作系统是「天然的」和「理所应当」的。然而当我们转向 macOS 和 iOS 时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我的东西放在哪里」这个「定位问题」。封闭的系统让我们无法窥探系统内部,也让我们失去了「掌控感」,显得有些无力。这也是两派争论的月经焦点之一。

music-technology-retro-nostalgia-radio-keys-fm-buttons-synthesizer-radio-receiver-world-receiver-medium-wave-shortwave-transistor-radio-long-wave-electronic-device-electronic-instrument-

图片来源:pxhere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另一组例子里,那就是收音机和智能手机。

收音机的原理很简单,就是磁感电路。这一点不仅是作为成长期的小男孩会拆掉家里收音机知道的事情,也是物理课上老师会详细讲解的知识点,甚至也会是部分学校实验课的动手课程之一。关于收音机,我们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丰富的认知渠道。

但是对于智能手机,除了抽象的外形和更抽象的屏幕以外,绝大多数人是一无所知的。为什么做个带圆角的屏幕那么费劲?为什么金属外壳要留两条丑丑的「白带」?为什么要有「刘海」?为什么不做屏下指纹?为什么要保留电源实体按键?这些问题,大多数人不仅仅是不知道答案,更常见的情况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是视而不见的。

这种「疏离感」是设计之初就有意为之的。因为这些东西都可以与用户无关,用户只管使用即可。不仅仅是产品在「抽象化」,使得内部构造越来越与用户无关,用户本身也由于人性中的惰性,逐渐不再关心这些「即便不关心也没有影响」的事情,自然也就疏远了。

当人不再关心「构造」,就会成为构造的一部分。这一点与问题无关,就不展开了。

※ 拓展阅读:

大讲堂Pecha Kucha分享演讲:第四堵墙

符号化设计之符号形式探寻

【二】高度集成化 · 交流的难度

如果说收音机、喇叭、座机电话这类上个时代的常见电子产品仍然属于「可以理解」的范凑,那么当下的智能手机、AI 音箱和智能家居为代表的这类「智能硬件」则与几乎所有用户都有着天然的、不可跨越的屏障。

从知乎站内对电子产品的讨论就可以看到,除了软文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外观好看与否」和「用户体验如何」,至于「为什么设计成这样」和「如何做到的」则鲜有关注。因为前者是可感知的,也是被设计成可感知的,而后者是被刻意隐藏起来的。

上一个电子时代,我们所面对的是「基础原理」,而今天我们所面对的,是封装了成千上万个「基础原理」的「整合包」,再把这些整合包封装到更大的整合包里,层层封装,直到我们眼前只呈现出一片小小的薄板,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我们看不懂的小颗粒,而用户只能怯生生地问:

这……是……主板?

qQj6xFSU4f4O5oxX.huge

图片来源:iPhone X Teardown

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高度集成化的产品,在消费端和制造端都产生了新的隔阂:

1、用户只获得了一个「界面」,无法感知产品的构造、原理和制造;

2、制造端由于体系庞大而被分割成许多大大小小的环节,互相存在隔阂;

3、制造端的产业隔阂继而给上下游和消费端增加了交流成本。

即使在一条产业链上的供应商之间,也存在明显的「隔行如隔山」的情况。互相并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只能埋头干好自己手上的事情。这就是全球化流水线所带来的,既提升了生产效率,又不让每个环节上的供应商窥探到全貌,甚至即便是统筹的角色也未必能一览全局。

这才有了许多事后或外行看起来并不明智的决策。

WX20180525-125431@2x

图片来源:Homepod

距离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若恰到好处,会产生美,激发好奇心,增加探索意愿和成本;

若隔阂太大,就会让人踟蹰不前,止步于享乐,不求甚解。

大家对于制造业(实业)既缺乏了解和理解,又缺少交流的渠道,自然是目前这种状态。

回到最开始提到的「不阅读说明书」的例子上,这种状态对应的就是在不了解的前提下,受到一些媒体或者部分商家的引导,形成了一些「自以为」和「想当然」的观念,对产品、对设计、对制造产生了一些不自知的误读。不同类型的产品对应着不同的体系,有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自然不需多言,可以在天然的行为模式里找到恰当的设计点,使之自然融合;但对于某些新生的事物,或者系统复杂的产品类型,想要做到「脱离说明书」那就有一点强人所难,或故意为难用户了。

虽然产品的定义者或设计师有义务把背后的科技翻译给每一位普通的用户去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用户应该不思进取地坐享葡萄送到嘴边。适当了解一些制造业(实业)的情况,是对自己消费行为的负责,也是对制造出你所使用的产品的过程中的每一位执业人员的尊重。

原本还写了第三点的,但如果展开就太长了,想想还是删掉,就此打住吧。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930983/answer/400936009

 

 

QUESTION:Jony Ive对阳极氧化铝的偏爱影响了当今多数品牌移动设备的设计,是否说明“设计潮流”是十分随机的?

我的回答是:

我曾经在 《设计之美》 中提出过两个观点:

一是,社会主流的审美和设计趋势是与当下制造技术的发展相关的。换言之,我们现在所谈论的「主流审美」往往容易来自于眼下较为成熟的技术所呈现出来的视觉、触觉等感官感受。

二是,人脑对视觉信息压力的处理机制,使得简洁的设计更易流行。

书中谈得很详细,在此就不赘述了。

关于这个问题,如果只看到 Jony Ive 个人对阳极氧化铝的喜好,因为 Apple 的影响力而形成一种「设计趋势」,就判断说是「随机」,我认为略显片面。

因为在阳极氧化铝流行起来之前,这项工艺已经发展到可以满足大批量应用的状态了,而同时段的塑料加工工艺正处于「瓶颈」的状态,对于任何一个企图在产品设计上获得突破的设计团队而言,只要成本能够 hold 得住,势必要尝试一些可以达到量产状态但目前由于成本问题仍然未成为主流的工艺的。必须注意的是,Apple 或 Jony Ive 并不是天生就喜欢氧化铝的。在此之前,Apple 已经在塑料上玩出很多花来了。

mac

可以说,在氧化铝之前,世界范围内对塑料的应用已经达到一个巅峰状态,很再难做出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了,这个时候急需一个打破一切的东西,材料、工艺、新组合,什么都可以。同一时间内,花里胡哨的塑料制品不仅在工艺上难有创新,在审美上也已经被大众看腻,视觉信息压力过高,急需一种简洁而不失视觉刺激的新视觉形象的出现。

v2-65d93e4c0755259925c585c3759cd72e_r

这和我在【如何理解 Jony Ive 说「不计代价,坚持某种曾经有效的功能,这种道路会导致失败」?】这个问题下所提到的「技术寿命 S 曲线」是一回事。

这更像是阳极氧化铝登上主流舞台真正的契机。

至于 Apple 和 Ive 团队对此的推动,首先必须承认他们的眼光和冒险精神相当厉害,但同时不要忽略了,干这种事是需要相当厚实的家底来托底的。iPod 和 iTunes 的大获成功,这是 Apple 在阳极氧化铝的应用上获得先发优势的前提之一。

要我来说,更倾向于这么讲:

阳极氧化铝借助 Apple 和 Ive 团队的超能力(rich)得以流行。

即是缘分,也是必然。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514163/answer/401053041

S

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

SaveSave

笔记整理 | TEDxFutian2017年度大会

收到姚远的邀请,上周日(16日)去参加了 TEDx Futian 2017年度大会,会场在A8音乐大厦的Live剧场。

现场座无虚席,在红色x黑色的场馆里,有种神秘、理智隐藏在热情的背后。

演讲过程不允许拍照和录像,而且主办方也安排了专业的摄影师记录现场,后续会发布视频,所以专心听演讲者的分享即可。

以下是当时记下的笔记和拓展联想:

【1】葛庆飞 K12教育创新民间研究者及实践者 我们在线教育战略顾问

当代的教育模式不论什么学科都基本可以归纳为一类基本模式,即把学科知识系统化拆解为无数的小模块,按照学生的年龄、年级来一点点装配到学生的脑海里,本质上和工厂流水线的生产方式是一类基本思路。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大规模复制化教学,但带来的弊端就是学生很难在学科之间建立起联系,思维容易局限在具体的模块之中,在拓展联想和自学能力上会形成学科壁垒。

葛老师所探索和提倡的教学方法,是找出各学科的基本心智模型,以倒金字塔的学习模型来开展教育引导工作。

比如在物理、天文和化学这些学科上,太阳系是八个行星围着太阳转的基本结构,而在原子层面上是若干电子围绕原子核旋转,这就是一类基础模型,两个基础模型的排列组合即是物理学的拓展,两个模型的混合重组即是化学层面的认知,这样就很自然地把不同学科的知识联系在了一起。

葛老师在这个教学方式上实践了多年,据说实际效果很好,学生形成了很强的自学能力和探索精神,在学科知识的联系和融汇上有很好的表现。

从基本原理出发来理解和认识世界,这也是设计界比较主流的一类观点,比如大家熟知的深泽直人、原研哉、佐藤可士和这些设计师也在他们的书里多次提到类似的观点,主张从根源和原型出发重新思考,进行新的链接和尝试。包括Tesla、SpaceX的老板Elon Musk也讲过他的「第一原理」的物理学的思考方式,即把具体的问题抽象成模型,尽量避免比较思维所带来的局限和短视,从而产生真正的突破创新。

回到教育问题上来看,拆分成小块填装的知识就像一个个罐头,整齐地码在脑海的货架上,当你需要调取某个知识点的时候,就需要人脑从海量的罐头中去寻找对应的某些罐头,效率之低和货仓占用之高可见一斑。这让我想到了最近iOS的一次更新,看到知乎上有从业人员解释了新的文件系统,是把所有文件都抽离为一个库,而所有程序与文件之间只保留一个链接的关系,从而提升系统的运作效率,并同时优化了存储空间。虽然人脑不能与现代计算机原理直观对应,我也不支持这样对应,但这个思路我认为是相通的。

思路相通,举一反三,旁征博引,这其实也是所有学科和工作所追求的状态吧。

【2】彭智宇 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产品官

对于基因的基本认识,其实在高中生物课上已经有比较系统的讲解了,彭先生在此基础上介绍了目前基因研究的一些最近进展。

最核心的就是医学上的基因测序工作,目前已经可以做到在较短的时间和较低的成本下完成,比如大约一天时间、花费五千到一万的费用,即可把一个人的基因序列检测完成。由此带来的是,量身定制的精准医疗。

如何理解这种精准呢?

每个人的基因序列里都会有一些具体的细节会表现为某类病症,或者对某类病症有较高的激发可能性,比如某些人看着很健康,但是如果服用某类药物就会引发严重的疾病,例如药物致聋,如果经过测序了解了一个人的完整基因序列,那就可以提前知道这个人的各类过敏、致病源和修复方案。这种治疗方案不是通用型的,而是针对这一个具体的人的。

在这个基础之上,就产生了新的应用和争议。因为对基因的了解达到这个层面后,那么,人造生命就是最不可避免的话题。在器官移植、物种繁育、人为干涉基因这些话题上,都难以绕开道德和伦理问题。

我认为这些问题在想象和顾虑中是难以验证和讨论的,恐怕只有到了这些技术真实地应用在了一个个具体的人的身上之后,我们才具有讨论的素材,才能逐步形成评判的标准。

我们早就站在了新的革命奇点,未来五十年的翻天巨变会出现什么,都不奇怪。

【3】赵孝萱 台湾人文学者,美育机构“元培学堂”创始人

杜尚的《泉》,封塔纳的刀痕画,罗斯科的色块,贾科梅蒂的雕塑,对于民众而言是难以理解的艺术作品,每个人看到这些作品的时候都会被深深的刺激到:这些也算艺术吗!

这些艺术品一个比一个高价,从千万级到亿级,赵女士说,相对高价或许会有商业的因素,但绝对的天价一定意味着其在艺术史上绝对的地位。怎么理解呢?

杜尚的《泉》是艺术史上第一件“现成品艺术品”,是艺术家在路边买了一件现成的商品,一只尿兜,在上面签上一个“泉”就完成的作品。这在当时是极为破天荒的一个举动,一件现成的物品,没有经过任何创作,只是颠倒了方向以及被艺术家起了一个名字,就成为了一件展出的作品。概念的转换成为了艺术,艺术从画布、雕塑中抽离了出来,有了新的载体,这使得艺术史上首次出现了“概念即艺术”。

封塔纳在涂满了厚厚的颜料的巨大画布上划下一刀、两刀、三刀,在被划开的画布上出现了除了画布平面以外的全新的空间:刀痕及刀痕后面无尽的想象。刀痕带来了全新的空间维度,带来了刀痕后面不可知的充满想象的空间。这是封塔纳对“思想”的展现,是艺术史上对空间维度的突破,引出了空间主义的思想。

罗斯科的色块粗看之下如同儿童涂鸦,但真实的作品画幅巨大,颜料的涂抹、比例都经过精心的控制,倘若站在画前观看,据说会让观者或喜悦或悲伤、或痛苦或愤怒。罗斯科本人的说法是,这其中蕴含着强烈的情绪,画本身就是情绪的载体。以具体的颜料涂抹出能触动人心的情绪,这与过往具体化的场景描绘所勾起的联想不同,后者本身受文化背景和阅读理解所限,而罗斯科的色块就是情绪本身,无关国籍、肤色、种族,直接传达情绪。这又是艺术史上一次的跨越。

古典雕塑的创作主题和形式始终围绕着力量的美,然而贾科梅蒂创造了纤细、孱弱、被拉长的人体,仿佛随时可以被风吹断,以象征在战火中被摧残的人,也更接近在真实的世界里远处所看到的一个个人,是二战后新欧洲人道主义的象征和标志。这些干枯、绝望的人体既是战争后的人性的展现,也是社会中每一个个体的绝望和困境。在展示个体与庞大世界之间无尽的空洞和绝望时,贾科梅蒂也以此实现作为用神秘主义探索现实问题的追求,是对精神空间的探究的实体化展现。

四个例子中都展现了艺术家们对本质的思考,在寻找认知边界的同时又尝试去颠覆对边界的认识,以此改变我们对固有观念的看法。

可以说,艺术家也是哲学家。

赵女士说,当代艺术并不是拿来观看的,是通过看和体验的过程来引发思想的。艺术需要我们懂吗?其实这种对于“懂”的执念,恰恰来自于我们对固有观念、标准答案的焦虑。艺术无关对错,与科学的逻辑不同,艺术不需要精确的解读与答案。当一件作品被完成,就不再与艺术家相关,而是与每一个观众相关,观众在作品中所感受到的每一种触动和联想,都是私密的、个人的观感,猜测艺术家的初衷毫无意义。

艺术家一直在尝试打破人类认知的边界,观众也应该尝试去打破自己的边界,不要被固有的标准答案的思维所禁锢。对美的想象能给人带来自由。

美,就是实现自由的入口。

【4】曹军 公益机构“喜憨儿洗车中心”创始人,中国2015公益创人物奖

“要用商业方法解决公益问题,公益不是慈善。”

很多人说起公益事业的时候,往往会想到各种捐款、救助,但曹先生认为这种授人以鱼的方式不仅不能解决问题,也没照顾好被助人的感受。在现代社会里,人与人的协作才是维持运转的核心,对智障人士的帮助不应该是隔离、给予,而是通过商业的方法,分解工作,组织这些受助人形成可以达到同业竞争的水平的服务,让他们有尊严地工作、生活。

这样的公益才是可持续的。

曹先生介绍了喜憨儿洗车中心的运作,即使是最严重的智障人士也能很好的完成自己的工作,并且在学习、康复、工作的环境中逐渐进步、交到朋友,形成生活的圈子。这和我以前在设计公司参与同类项目时所接触到的一些康复中心类似,但康复中心的商业化太弱,还是以依靠医院、政府居多,而曹先生所分享的,更像一个完整的商业机构,只是机构内的工作人员主体由智障人士组成而已。

曹先生还提到,其实像大宝SOD蜜这些老牌企业早就在做这块,实际上他们的产品也都是由这些智障人士所生产,然而他们的工作之出色,让人根本感受不到其与常人生产的产品有区别。这也是现代化商业运作的成功。

实际上我们都是健全人吗?不一定。曹先生说健全的定义本身也有问题,例如近视眼,也可以算作一种残障,但可以通过佩戴眼镜来克服,而对于智障人士,也同样可以通过分工、组织的方式给他们带上“眼镜”,使其可以正常生活与工作。

【5】朱竞翔 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副教授,中国当代杰出建筑师

朱教授介绍了一系列他称之为“简易、平易、轻易、容易”的建筑体系,用以解决山区、贫困区、灾区重建以及城市更新等空间需求。

他开篇说了一段话,大意为:

建筑如果没有人,就会被自然占领。

作为人造物的建筑不仅仅是一个个伫立在大地上的房子,更是人类社会的集体活动空间。如果建筑本身不能提供很好的交流链接作用,就会被人们放弃,成为一个废止的空间。上面所提到“四易”就是对于这类问题的一种解决思路:

简易,就是易于实现,从结构方式、实现工艺以及项目执行的层面上进行简化优化,以此实现改变;

轻易,就是影响轻微的改变,不对当地做过多干涉,而是轻微细小的创新来引导变化;

平易,就是可负担得起的改变,可靠但廉价,即不给当地增加负担,也便于推广;

容易,就是带有包容性的变化,不是非此即彼的固执,而是这样那样都可以,只要目的一致,都可以统筹在一起。

这些建筑上的考量所带来的,是由于空间上的改变所激发的当地人们交流、链接的增加,是对社区的重新激活,潜移默化中给人带去一些改变。当然他在现场介绍了一些他们团队的案例,例如可伸缩结构的预制房屋,作为非洲一所学校校舍的方案,快速地改变了学生的活动空间;也有一组模块化的快速营造的房屋系统,可以用于山区小学,给教育模式带去改变的方案;还有一个只用两天就可以建成的预制房屋,在灾后重建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是对建筑的理解还是以图片、视频以及实地考察结合为佳,作为笔记就不继续展开了。

最后朱教授用人造林生态和水潭周边生态作对比,提了一个问题:哪一种的生态丰富性是你更愿意看到的?

这是对“要把乡村作为一体化的一部分来考虑和发展”的一个注解。更丰富的空间链接,目的在于促进空间中的人的交流,而乡村作为一体化进程中的一块,不仅仅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还是水潭周边生态那样具有更高的包容性和复杂性的重要部分,是海绵中那含水丰富的构造。

【6】宋坤 中国女子帆船环球第一人

宋女士分享了她航海环球期间的三段航海故事,以及她自己的感受。

当她在婚姻的失败中面对自己的困惑时,加入了一个大西洋的船队,在那时,她第一次见识到了海上风暴的可怕。然而船队所驾驶的是纯靠风力的帆船,在逆风下是根本无法向前行驶的,只能在风雨中借着变幻的风,来回往复地曲折行驶。恰恰就是这样无法走直线的船,在无数次折返、前进中,一次次抵达目的地。她说,难道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何尝有路?

第二个是船上一位和她永远谈不拢的船员的故事,传说中八字不合的死对头,乔纳森。他们俩在一艘船上共处了三百多天,直到航行结束前的最后一次换岗,才互道了人生中第一次晚安,也是最后一次。她说,当她听到他癌症离世的消息时,脑海里竟涌现出的全是他的优点和好,才意识到,矛盾冲突既是人际关系中的一部分,也会在冲突中达成平衡。他们俩即便互相讨厌着对方,但到了换岗的时候,都仍然会放心的把性命托付给为自己值守的对方。

最后她讲了一个深夜值守时,穿过巨大的水母群的场景。风平浪静的海面下,是看不见前后左右有多远、也看不见底下有多深的一群水母,发着盈盈微光,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浮在海里。正如漂流的少年派电影中所见一般。但那个画面,那个令她和其他船员激动得为之屏息静气的画面,却是无法记录、难以描述的。微光之弱,不足以用相机记录,可事后如何向世人展示和证明呢?不。

她说,不,不需要证明什么。

那一刻,完成了她对自己所追求的事的自我认可。她说,解开缆绳不为彼岸,只为海。

【7】张钦宇 哈工大深空通讯领域博士生导师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对太空的了解又多了许多,也捕获到了许多莫名其妙,形形色色,奇形怪状的各种信号,各种波,但我们仍然无法理解他们究竟是什么。地球之外是什么?外星人在哪里?宇宙的真相是什么?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在土卫二和木卫二上面,有着满足生命存在的所有条件,然而那里会有生命吗?不知道!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探索,而这些探索,都需要我们能够把外面的信号传回来。

人类已经向外太空发射了许许多多的探测器,也返回了各种各样的,音频视频和图像。然而,当我们的探测器已经飞出了太阳系之外,我们所收到的信号却已经是好久之前的图像了。

深空通讯是人类在深空探索上,非常大的一个坎儿。

张老师提出了一个星际互联网的设想,在太空中,连接一片像互联网一样的通讯网络,加速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和理解。这些年,我们的技术在进步的同时,这些技术对于探索太空,也起到了非常大的帮助,比方说我们发现了引力波,比方说我们有了更大的射电望远镜,能够看到更远、更深的宇宙。技术的脚步在加速,然而,我们可能需要了解一个问题,除了好奇心以外,我们为什么要去探索太空?

曾经有一个修女给NASA写了一封信,问他们,太空探索需要花那么那么多的钱,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用在解救贫困的国家、贫困的人民、疾病、卫生这些问题上,而是把它们投在无边无际的太空里?NASA回答是,停止太空探索并不能让贫困消失,相反,为了探索太空而获得的科技进步会给全人类带来光明。

选择权,只存在于能力之上。只有当人类的科技获得长足的进步,才能在未来更有自信地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

这个未来,不会太远。

【注】以上笔记不代表演讲嘉宾的观点与立场,部分内容来自对演讲内容的记录,部分内容为我当时的联想、发散以及整理时的二次拓展。

我的公众号

这其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巧合。

说巧合,是因为前几天我父亲问我申请注册公众号的流程,我为了讲清楚,就自己操作了一遍。一边拍照一边讲解的过程里,我就萌生了“干脆就真的注册一个吧”的念头。结果,就这么注册了。

说水到渠成,是因为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听到有朋友说“去注册一个自己的公众号吧”的话,他们当中有的已经经营许久,有的是刚开始,因为自己平时也经常写些东西,所以其实一直都心痒痒。博客在这个时代下,已经没法承担广泛交流的任务了,反而更像是自己的一块小花园。

所以,我要开始经营一个公众号了。内容会涉及但不限于设计、人文、话剧、摄影、天文、地理、阅读、诗歌,以及一些个人角度的观察和思考。前期会先把过往一些文章整理一下,找一些适合发上去的先放上去,再慢慢添加新的内容。

但博客的部分不会冷落,一来博客依然是大本营,任何打算发在公众号的文章都会先发在博客上,一些资讯、实验性或重复的内容除外;二来公众号主要用于对外交流、分享,针对性会明确一些,与博客属于一内一外的关系。

我公众号的微信ID是:suithinks

以下是二维码: 

欢迎订阅公众号,期待分享与交流!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