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分离的第一天

今天凌晨三点起的床,陪小叶一起去的机场,六点的飞机,到郑州。因为小叶爸爸病重,医院要求家属过去,而正值大风降温的时节,外加医院人员复杂,不便带小柒同去,母子二人三年多来(从怀开始算)头一次分离。

今天起,我在家带小柒,等小叶回来,具体都得看医院最终确诊的情况来安排。

小柒睡到十点多,吃了点面,临近中午出的门,带他到海上世界溜达溜达。经过手摇柠檬茶,他说这是他和妈妈曾经喝过橙汁的地方,要喝。买罢,说爸爸你喝咖啡吧,然后领着我到了星巴克,说这是妈妈喜欢喝的咖啡。遂点了杯咖啡,和蛋糕。

全程都很乖,比平时都乖,不吵不闹,没有一点皮样子。后来去吃西贡河粉,两个人光是吃,没有小猪佩奇,也没有什么舞蹈视频,也没看vlog或者任何喜欢看的东西,就乖乖地吃,他吃完了就安静等我吃完。乖得出奇。

在海边接了个公司电话,四十分钟电话会议,他全程没闹,只是中途几次小声问我“爸爸,你电话打完了吗”。真的很小声,我需要靠近他嘴巴听,才能听见。

晚上吃饭也是一口一勺,身上干干净净没弄脏。后来我奖励他看三集小猪佩奇,说看完就自己关了,一起洗澡。看完了就真的自己关了,跑冲凉房去了。

最后关头,临睡觉了,故事也讲完了,不肯睡,开始哭。问怎么了,想妈妈,不要视频,要真的妈妈。安抚了一阵,还是开了视频,说了二十分钟,依依不舍。

最后站着抱在怀里,任他哭,鼓励他哭出来,同时不断提醒他调整呼吸,他慢慢平静下来。再换个坐姿,一边用口令引导他呼吸节奏,一边不断告诉他,爸爸妈妈永远爱他。

二十分钟,结束了母子分离的第一天。

最意想不到的一笔收入

这是昨晚看到知乎Timeline上推送过来的问题【你最意想不到的一笔收入是怎么来的?】后,一时间有感而发,写的一段回忆。因为说的主要是 “意想不到” ,所以一些细节我就没有详细展开,文末再简单补充一下吧。
.
                 ( ↑↑↑ 评论区有成群的无脑喷子 ↑↑↑ )
 .
 .
2009年11月初,¥5000,与努力和机遇都无关。具体哪一天我已经想不起来了,那个晚上,我带着一本厚厚的教程回家,准备好好学习来着。走到出租屋楼下的时候,当时心仪的女神突然发来一条短信,因为屋子里信号很差,我就干脆在花坛边坐下了。正一来一回地发着短信,一条银行入账消息触不及防地蹦了出来:
 .
『 整整 5000元人民币,已经入账成功!』
 .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那会刚毕业,月薪2000,住在罗湖一个由三房两厅改成的八个隔板间中的一个。我那间是阳台用铁皮围成的,床就架在阳台上,晚上能听见老鼠一家欢快的赛跑声,房租¥500;公交车每月¥100+;连续吃了一年沙县,那时候一份蒸饺才¥3,拌面也才¥4,还有三条生菜叶,偶尔喝点汤,一个月能吃掉三四百块。
 .
『 我得存五六个月才能有这么多钱啊!』
 .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
可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一笔什么钱,于是脑海里闪出各种想法。先是下意识地觉得应该是父母打来的,但是他们怎么会不吱声突然打钱来呢,而且我一直都跟家里说手上钱够用不要给我,大学四年来我都是拿交完学费后剩下的四千块钱过完一个学期的,我叫他们别打钱来他们也都没有打过,所以我当时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紧接着心中开始闪过各种各样荒诞的想法:犯罪分子借我账号转进来再转出去?那五千也太少了。女神打给我的么?不对,她是比我大两届比我有钱,但关系还不到这个份上。老板觉得我工作表现出色单独发的奖金?发钱这种事不可能不跟我说吧。噼里啪啦各种念头都闪现了一遍后,冷静下来,唔,那应该就是我爸或者我妈打的钱吧。于是我分别给我爸和我妈打电话确认。
 .
他们俩都表示:没有打钱给你哦!
   .
这…这就完全脱离我的理解范围了!连亲爸亲妈都没给我打钱,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来横财吗?太意外太恐怖了吧?这笔没有来由的入账困扰了我一晚,又无法求证。我还给女神讲了刚刚发生的怪事,她觉得应该是哪个亲戚,可我问了一圈亲戚也没人承认。这不科学啊,怎么会有人做了好事还不认账的呢!这笔入账在我的想象力中渐渐衍生出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故事,以至于当我发现带回来的那本教程书不见了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想不到它有可能是在哪里弄丢的了。
  .
顺着从公交站台到出租屋的路,包括刚出来的沙县,我一路回头细细寻找,在花坛边上转了无数圈,心里同时又焦虑着这笔来路不明的五千块钱,整个人像一只长满了毛的蘑菇一样。
  .
这一夜,我几乎失眠了。
  .
直到第二天,我爸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邮政那张卡收到的入账,确认后,他说他也问了一圈亲戚,确实没人给我打钱,直到他翻出了柜子里装着全家保险的盒子,找到关于我的那几张,才终于确认:在我刚升上初中时候,他给我买过一份大概叫失业保险这类名字的保险,而内容的规划就是在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开始有保额返还,而那笔五千块,应该就是第一笔。可以想象,一个刚毕业只有两千月薪的社会新人,这一笔入账是多么了不起。当时为了不让家里担心,我还没敢和家里说,在那笔钱进账前,我其实只剩下两百块钱了,而距离发工资还有十天,我是算好了这十天怎么分配资金的。
 .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早上知道真相时候的心情。
 .
我爸在十年前就给我备好了这么一份礼物,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自己都没想起来。刚才回忆以上事件经过的时候,我还特意翻了一下我的饭否记录,无意间竟然翻出这么一个片段:
这是 2011年我决定离职出游时发的一条状态。他们当时问了我三个问题:想清楚没有?去哪里?钱够不够?然后咣咣咣就分别给我买好了机票和保险。
 .
我现在回忆这件事,之所以当时觉得意外和今天依然印象深刻,一方面是他们在这些细节上,操了很多心,却从不用『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类道德绑架式的教育,每件事情都做得那么自然而然,另一方面,我自始至终都丝毫没有『理所应当的接受和享受』这种念头,这种意识的觉醒是来自父亲给我的教育,而且,我三个姑姑的孩子也都和我一样,那天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 家风 』。
 .
这一份互相关心组成了我们家和睦温暖的基石,也让我从不害怕探索未知。
.
三点补充:
  1. 那份保险有点类似于学童成长计划之类的,具体的条款和险种名称我都不太清楚,明确记得的就是从那年开始,每隔三年会有一次返款,每次¥5000,详情得翻一下合同;
  2. 中途修改过一次返款账号信息,大概是我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虽然是专门去办的一张卡,但是改完账号信息后,因为这张卡我平时根本不用,所以完全不上心,那晚我爸也是一时间没想起来;
  3. 让我感到意外和感动的不仅仅是返款和保险的事,而更多的在于我爸他没把这事儿当个什么了不起的事,保险是按合同履行的,买了就放柜子里了,没出事儿谁也不会去看,他之所以没想起来也是因为在他心里“这不过是一件平常事”,事实上也是他第二天记起这事儿了,我俩才弄清楚原委。
关于知乎上的喷子:
我真是不该接他们的话茬,就不该搭理他们,以后引以为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