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进入尾声

搬家真的是很麻烦,但恰恰因此可以借机整理一下人生。什么带走,什么卖掉,什么送人,什么丢掉,每一项选择都有一段故事。

人们总以为战争是枪林弹雨,但其实大多数时候是在等待。一场雨、一次会议、一个人、一些谎言,都会成为转向或推进的时机。它们总是突然到访,你必须立刻抓起最重要的东西往前冲。

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两个词里:等待,和希望。

重看《甜蜜蜜》

年轻时不懂,觉得冗长无聊,三十五岁和太太再来一起看,才晓得那些细腻、苦楚、无奈,才从半生的苦里尝出绝处中淡雅的甜蜜。

上一次看是 2009 年 7 月 10 号,正好是我即将独身去云南开始 GapYear 的前夜,现在是 2022 年 5 月 10 号,身边是那趟旅程中结识的太太,我们俩、黎小军和李翘、陈奕迅的《苦瓜》、《暗恋桃花源》此刻四个故事和情绪搅在一起,翻江倒海的思绪和窗外未能降下的暴雨一般,浓烈而无处释放。

时间真是奇妙,它推着你不停往前走,推得你想逃,但尝遍酸苦辣咸,它总还记得给颗糖,让你还有走下去的动力。

我太爱李翘这样的人了,太太问我以后会不会遇到这样的人,我没想地脱口而出:你就是。

感谢最后一组黑白镜头把故事带回到最初,带回那个似乎在哪见过你的起点,那场梦的开始,也是我抵达昆明那个中午的白日梦的瞬间。这便让苦也觉得,不太差。

白骨之城

在公司楼顶偶遇了一处文明的遗址:

它们在水草丰茂之处繁衍生息,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地堆叠在一起,建立起一片绿洲中的砂石之城。随着另一个文明对这片区域的疏于打理,水竭土枯,这个临时的小王国就只剩下一片片远观如砂石的白骨之地了。

一座城和一群人的兴起与破败,我们一辈子的努力与喜怒哀乐,可能也就是这一时片刻之间的水闸开关所决定的。

但一切烟消云散后,你总能在这一堆堆白色的漩涡里,找到几个漂亮的螺壳。对掌管水阀的园丁而言,它们是否活着可能没有意义,但那些留下来的创作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