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的坎,管钱的第三课

前几天,小柒干了一件让我们觉得又生气又好笑的事:用自己的五套正版乐高积木成品和他的朋友交易了几个乐高零件。也就是说,他用总价五百多的玩具,交易得到了三四个小枪小刀之类的东西。

说实话,最开始我们都是很生气的。

他用于交换的玩具:两套正版乐高,两套森宝与流浪地球联名的车,一套森宝的坦克,以及三个小人儿。
他主动交易,想获得的玩具:一副双节棍、一把激光剑、一把喷屎炮(就叫喷屎炮,他朋友说的)

最开始,我们生气的点在于,这个交换太不划算了,而且是花了那么多钱和那么多时间的东西。气头下我和小叶和妈轮流数落了他半天,总之就是觉得亏大了。但因为是他们俩小朋友之间达成的交易,所以,就算是觉得不爽,也还是让他朋友带走了。他朋友的哥哥来接人的时候听说这事,还跟小柒说:“你这亏大了。”小叶跟小柒说,这是你自己的交易,你们达成了,他就得带走,不能反悔。幸好因为他朋友也很喜欢那些玩具,所以我们心里还稍微好受一些,不至于玩具被浪费。

但后来,我们仔细想想,真正的问题其实出在:他根本不理解这些东西对应的价值。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些只是他现在不想玩的玩具而已,并没有什么商品、价值的概念。我们后来也和小柒聊过,他说这些成品积木经常掉零件,既不够结实也不能拿着到处跑,他并不想玩。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些玩具不是什么几百块钱的东西,只是没什么用的闲置玩具。那么,用这些东西交换来几个他可以时时拿在手里玩的刀枪,还能安装在经常玩的小人儿手上,确实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但是,我也跟他说,如果你只是把玩具送给朋友,不求回报地送给你喜欢的朋友,那么价值就不是那么要紧的事情;可如果你是出于交易的想法,以后这样换是要吃亏的,你得学会理解不同东西的价值。

这是你要学的第三课。

因为之前他想学管钱,我就顺势教了他记账,并告诉他这是学习管钱的第一步。他学了,并且也确实一直在记。后来他想做个什么事,非要立刻马上去做,但事实上不允许马上去做,我就趁机教了他第二课:要冷静,要有耐心。于是他听进去了,表示可以等等。还问我第三课是什么,我说你别急,先学会耐心和等待时机。

现在我说,这次 “吃亏” 的交易就是你的第三课。

虽然在你看来,这些不玩的玩具已经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交换了也不心疼,但这和他们本身的价值还是有差别的,你得理解这件事。我和小叶想到的方法是:从今往后他的玩具,不再由我们给他买,需要他自己攒钱来买,花他自己的钱。

他有两个途径可以攒钱:一是逢年过节过生日收的红包,这个是储蓄账户,只能用于购买火车票、飞机票等大额开支;二是一个零花钱帐户,可以通过平时的家务和额外的学习、锻炼、自理来获得奖金。为此我们还给他把项目列了一个清单,每一件我们想鼓励他主动去做的事情都有一个对应的奖励金额,有多有少,比较需要他集中注意力、主动性的项目会多一些,简单一点但可以经常顺手做的就少一点。对他都是透明的,让他知道事情的价值有差别,他需要做什么事情可以攒到多少。

我说只要你理解了这些东西价值上的差异,哪怕你是送出去的,我也没意见,但你不能是在没有概念的情况下和别人做交易,那你以后会吃亏。

他生日前一天有表演,再去商场里看到喜欢的玩具时,我就告诉他记住这些价格,等你攒到这个数了,就可以考虑买或者不买。

我们希望这种方式,能够帮他建立起对不同事物的价值有差异的切身体会。

因为他提前一周从外婆那里要到念了一周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右边的那个土星登陆舱,所以我们说你今年不会再有其他生日礼物了。并且由于这件事,我们不会叫小朋友们来办派对,因为叫来的话他们又会给你带来各种玩具,太过于容易得到,你又会不珍惜。

他理解自己干了件不好的事,但当小叶说,虽然如此,但还是会给你做巧克力蛋糕的时候,他舒了口气地说:“太好了,我还以为连蛋糕都不会有了。”他心里是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的。

虽然不忍心,但要让他记住这种失去的感受。

他后来和小叶说,是不是他努力攒够了五百,就可以补上这个交易亏掉的了。小叶觉得很心疼,因为儿子希望通过付出来补救。我听她这么说,反而释怀了,因为只要他记住了这件事中的不均等以及因此失去的感受,并且想弥补其影响,那这五百多的课就没白上。

我和他一起把之前刚开始写的小账本重新整理成了储蓄账户和零钱帐户,也在 iPad 上制作了一个电子版。

他现在每天都自己做点什么,大概会有一两块钱的进账。昨晚他终于攒满了 5 块钱,够他买一个之前看上的 4.5 元的迫击炮玩具了,于是从他的账上划掉了 4.5 元,买了这个玩具。

之前他其实有阅读的习惯,尤其睡前阅读,但自从五岁生日履诺买了小天才手表后,最近几个月常常魂长在手表上似的一直举着听那些广播剧。倒也不是不让他听,但长时间听剧,他的信息都是被动灌输的,甚至根本没有信息,只是娱乐,也不动脑,我们其实挺不希望他一直听那些内容的。正好顺着这次的事,他重新把睡前阅读置换掉了听剧,而且由于幼儿园开始教拼音了,他现在不仅会看故事认字,还同时在认拼音。我也时不时给他讲讲这句歌词哪里押韵了、押的什么韵脚。

他之前因为在腾讯视频上看一些制作很粗糙的 PVZ 动画视频,我们就跟他说,你与其看这种水货,不如直接看真正的游戏实况,起码你看的是你喜欢的游戏,而不是粗制滥造的动画。因为最开始是我带他入了 PVZ 的坑,但我们实在是太讨厌腾讯那个 PVZ2 了,所以玩了一阵受不了就删了。这就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看游戏视频,或者看我和小叶在电脑上玩那种网页版的不能保存的假 PVZ。

今晚等他睡下后,我就去注册了一个 steam 的账号,趁着这个月有折扣,买了正版的 PVZ 下载到电脑上。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从未用过 steam 的人注册 steam 竟然是为了买 PVZ 给儿子。

他理解和木匠交易要先收集大量的木棍,用换来的绿宝石去找铁匠换武器,或者和图书管理员买书。这是我带他在 Minecraft 中探险时,他学到的。同样,他在看 PVZ 的过程当中也理解了,向日葵和阳光作为现金流的重要性。

在这件事中,我有一点庆幸,幸好我们俩跟小柒的关系足够好、足够亲密,我们了解对方,所以可以在气恼、责备、内疚的交织当中,快速找到化解这件事的机会,也趁机做了更多的交流和引导。他可以在练完舞吃着饭的时候很自然地和我们聊起,他最近喜欢上舞蹈室里的一个小姐姐,也可以很坦诚地告诉我们,他觉得今年的生日过得没什么意思。我们当然不能因为没意思而改变立场与规则,但一切都可以摊开来说,这是我们觉得最重要的事情。

你六岁了,爸爸妈妈都认为,这一次的吃亏和委屈如果能够被记住,由此开始的奖金机制能辅助改善一些事,那就是跨过这一坎获得的礼物。

生日快乐,我们的宝。

个体的丢弃行为并未产生价值

在看完当下频道最新的短片后,我看了下评论区,果然吵成了一锅粥!我觉得大家都太窄化公益这件事了。

🎥 视频播放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6L4y1h796

“公益=免费” 是一个典型的思维误区。

我觉得评论区里没必要戾气那么重。大家觉得回收和捐赠有区别,觉得自己被骗了,但是这些事情在实际执行的层面来说,就从来不存在什么纯粹的公益。人工、处理、运输在一些人眼里不算多高的成本,是空手套白狼,但是你们从来不知道,少了这双商业大手的驱动,这件事情根本运转不起来。

要运转,就必须付出成本,有成本就必然要有回报才会有人愿意去做。这是最最最基本的底层逻辑。合理再分配社会资源就是一种公益,不是一腔热血免费干活才叫公益。依靠商业驱动的公益事业,非常普遍,只是多数人不知道而已。

任何回收点的设置都需要经过物业、居委会、街道这些环节,同样,这些机构和公司需要向他们支付场地、管理等各类费用。这与近两年流行的写字楼自助无人货架是一样的执行逻辑。原则上来说,如果你是业主,你完全有权利经业主委员会要求物业公司分享这部分收益。

无论后面的实操过程是怎样运行的,在你作为一个个体把衣物丢进去的时候,是在处理一件你个人的“垃圾”,处理这些“垃圾”的服务方是可以向你收费的。如果你搬过家就知道,那些你不想要的大件如果要丢下楼,是需要花钱请工人师傅上来拖走的。

所以在这个链条里,作为丢弃衣物的个体并不是所谓的供应商,而是制造垃圾的源头,没有资格获得利润。应该获得利润的,是那些把“垃圾”转变成“商品”的劳动者。

个体的丢弃行为没有产生任何价值。

🌟 对评论区留言的补充:

回复 @Alwaysover :真实的情况是,旧衣物捐赠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大幅溢出需求了,现在由于消费过剩导致出现王老板说的“根本收不过来”的超级浪费现象。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是衣服的事,落后地区需求的是经济发展,不是需要他们这点衣服。评论区里那些人就是嘴炮打的响,有几个敢把自己捐赠新衣服的证据拿出来的?多是丢垃圾给山区求自己心里安慰而已。现在看到别人赚钱就酸,觉得自己亏了,其实他们什么事情都没做,凭什么要真正的劳动者给他们分账。这事儿不是直播或者别的销售模式能处理的,量太过巨大了,这个产业链其实是在给国家的垃圾处理系统分担压力,不然城市周边的掩埋场早就爆了。

回复 @氢庭 :认为偷换概念的人,确实是阅读能力有问题。那段话我咬文嚼字写了很久,囫囵吞枣地看当然是看不懂。这件事情里头有很多东西搅在一起,评论里说的事儿跟我在这里补充的事儿是两套逻辑。视频里所展现的只是操作可行性的部分,所以评论我就只说操作的部分。同时,还有另一层逻辑,就是历史遗留的问题。这件事情要讲清楚,没有一个小时以上的纪录片的篇幅是不够的。更何况评论区里充斥着情绪,完全没法展开说。我并不打算叫醒任何人,只是陈述我所知道的事实,至于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些事情,随缘。我自己做视频也是这种心态。动态里吐槽一下,也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笑,没有其他深意。

一百年前的 E1027 值 ¥8000 吗?

🎥 点击图片播放视频
《上头买了张100年前的桌子,请问值¥8000吗?》

这是在 LKS 视频下的留言,在博客里备份一下:

>>> 关于 E1027 这件作品,我作为工业设计师忍不住想补充一点点小小的信息:

理解一个产品的设计,一定要放在它诞生的那个年代和社会背景下去看。E1027 是在一二战那个年代下的革命性的设计宣言:一方面是现代主义和解构思潮的呈现,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那之前,当时所有的家具都是由繁琐的装饰堆砌起来的木质家具,而那个时代正好有了钢管、热弯胶合板等各种新技术的诞生。所以,在新思潮和新技术的结合下,诞生一大批这样的经典产品。宜家有一个 S 型的悬空单人沙发系列也是那个时代的经典代表作,是 阿尔瓦 · 阿尔托 的作品。

如果想发掘会带给你同类型感受的产品,可以去看一下当时包豪斯的设计实验,以及后来的乌尔姆学院的东西,以及广为人知的博朗的产品,都是这个潮流下的产物。这些影响实际上,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许多设计。

>>> 另外顺便说一下关于山寨的问题:

今天的工厂有能力去复制这些经典设计,是得益于技术的进步以及由此带来的成本下降。当时的新技术,在今天都是非常成熟的平常工艺了。汉斯的各款经典椅子如今也有大量低廉的仿制品。但这不意味着这些原版的价值就不存在了,因为它们是整个历史潮流中最先开创完全不同思潮、设计手法、制作手法的先驱。一百年后的今天,这些产品都已经不仅仅是作为使用的产品本身了,也是作为历史的符号存在的。

我们可以把这些山寨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思路逐级下放的过程,但【原点】永远是最最弥足珍贵的,但也因此,这些优秀的原型也逐渐脱离了纯粹实用的范凑。它们会走进博物馆,也是因为它开创历史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纯粹从购买的角度来说这件事的话,一定要先想清楚,买的目的是把它作为一张日常的桌子去用?还是买一个设计史上的活化石回来收藏?前者的话,完全没必要;后者的话,去对比下其他同期的其他作品,会发现 8000 真是够便宜的。

LKS 要是想在这个方向上寻刺激的话,可以入手一把里特维尔德的【红蓝椅】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