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不住水的我

一大早结清了两万多尾款,现在就等着另一笔钱进来填上了。我感觉自己这些年就像个水龙头,水多水少都只是过一下,哗啦啦来了又哗啦啦地去,样样都只是一瞬间,没留下什么。

因此,我比从前更看重自己的表达和作品,那些才是十年二十年后构成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