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双年双城展2011–2012圆蛋快乐

上个周日,也就是圣诞节(25日)当天,我和谋谋一起去了华侨城创意产业园和市民中心,参观这一届的深港双年双城展。这一届把主要的汇展内容移到了华侨城的创意产业园的三个大型室内展厅,市民中心广场主要用于展示体型较大的户外实验建筑课题,地下停车场的展位缩小了许多,主要展示本次“经济适用房”的设计竞赛作品。

这是关于某块区域改造项目的实体模型:

模型很大,人在其中就好像科幻电影哥斯拉在城市里移动一样。模型的体积控制得很合适,参观者站着可以从宏观的角度观察整体片区的规划情况,弯下腰则可以以第一视角了解建筑群的细节布局,以及从人的尺度来衡量公共空间的变化与人的活动之间的关系。

如果你看过上一篇日志的话,就不会被我这些照片所迷惑了,呵呵。

下面是一个装置设计,中间的大涡流里面是许许多多符号化的人。

在深圳依仗着临近香港的地理优势迅猛发展的这三十年里,中国内地也在随之发生巨变。时代宣称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富翁,所有的人都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到了这个时代的巨流里,在洪流当中,我们除了满怀激情地开垦以外,更多的是身不由己地被时代牵着涌动。

城市绿地的变化,见证着人的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和改变。

深圳这么多年来,城市用地不断地向外扩张,对内的重新划分,导致城市绿地的萎缩。用落叶组成城市绿地变化的对比图表,从侧面能看得出,这二三十年来,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工厂和商业中心,是如何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并影响着在这里奋斗的人们的。

对于空间,按照我们固有的想法,往往最直接的联想就是“墙”。

然而,空间的划分存在更多的可能性,“墙”的形式也不局限于砖瓦。

点动成线,线动成面。

线的集体是否有可能作为空间来利用,我们该如何使用这种不同常规的手段?

我很喜欢这种实验性质的探讨。

深圳股市一开盘,就如同这大大小小的蒸笼。

各方资本涌入这个不成熟的新市场,每个人都异常兴奋地渴望在这片土地挖得一桶金。

每个蒸笼上都印有证券交易所的章,各种势力在金融海洋里翻滚,你有信心,还是胆量?

这样精细的模型在本次会展随处可见。

展位的高度适合参观者众览全局,稍微弯下腰身,便可窥得内部精妙的空间。

这个商业中心的模型属于【BOOM!】系列的一部分。

城市之所以为城市,是因为里面住着人。

城市的性格,城市的色彩,就是这里人们的性格和色彩。

我们常把香港这个国际大都会叫做石屎森林,可是,城市并不只有这些。

玩个游戏,如何?

用纸板和盆栽表达的建筑概念。

城市人口越来越多,用地越来越紧张,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往天空争取空间。

慢着!

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的摩天大楼,我们也不希望住在里面。

尝试着讨论下,如何有效利用纵向空间如何?

城市里的人们,分布在大大小小不同的社区里。

富人住别墅,穷人挤板房。

对海港城市而言,集装箱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建筑材料”。

我们可以利用废弃的集装箱,构建一个质量不差的“贫民区”。

社区的功能有哪些?如何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不要小看了弃旧之物,它们只是尚未被认识而已。

除了建筑师和学生们的尝试与讨论,还有企业展位。

这是花样年集团的展示空间,邀请了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亲自抄刀设计。

尽管我对于去年花样年美年广场的标识抄袭照搬墨尔本城市logo(←点击了解)这件事仍然心存鄙夷,但这主要归咎于广告公司的道德堕落,在这次的展位来看,花样年集团似乎对于建筑空间探究是有一些认真的兴趣的。这个展位还提到了一个新的项目,由隈研吾主持的“知·美术馆”,放长眼期待一下。

市民中心二层平台安置了一些大型空间装置。

至于表达的是什么,我个人觉得不太重要,关键在于,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身处这些空间和结构之内时,我们和建筑是如何发生对话的,建筑和空间又是怎样引导我们的。

这都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特别喜欢这种迷乱有序的空间。

尤其在一片方向缺失的空间里,抬头能看见一片舒展的天空。

这是一个比喻。

也许是一首诗。

 

以上只是本届双年双城展的冰山一角,不到全部内容的百分之一。

文字说明只是我的主观感受,不代表创作者的初衷。

感兴趣的一定要到现场去实地感受一下!

展会会一直举办到2012年2月份。

 

此刻是2012年1月1日凌晨1点38分。

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并没有重演1911年的故事,很好,并且广东潮汕地区的乌坎和海门等许多地方发生了令人振奋的事情。尽管中国国内仍然还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问题,但是我不会盲目地说“国外的月亮就是圆”,作为这片土地生长起来的一个人,我是真心希望自己能亲眼见证这个国家在转变,在觉醒,在混沌的岁月里走出来,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也能是推动时代的一员。

2011年,我认真努力工作了前半年,在机械化地生产创意的同时,慢慢积累下了一些有用之物。接着鬼迷心窍被挖角,辞了职,跑了一趟川西,在神山下发了一道誓。我对自己说,我不需要哪路神明来保佑,只要当我实现了最初设下的目标时,各路神仙能证明我当初誓言的真意和决心。回到原本的公司后,身份有了小小的转变,自我积累的同时,得开始学习带领团队,有了授人以渔的压力之后,学习的动力也更充足了。再后来夫人开始经营属于自己的第一笔生意。服装行业不好做,我们俩从零开始一点一滴摸索,不管如何,不断尝试和努力,这才是属于三十岁以前人生该做的事。

这一年,姨公八十大寿,借机会一大家子人在广州终于聚齐了,浩浩荡荡包下了白天鹅的一侧,许多多年未见的兄弟姐妹也有了见面的机会,否则若是在街上碰见,也是擦身而过的情节。时隔多年,这年还去了一趟大戏节,见证了这一代雷雨人的心血结晶,更重要的是,见到了大家,这群无话不说的真心的知心的好朋友们。

传说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为什么不狠狠努力,继续追逐那个被无数人嘲笑的梦想呢?我是不信邪的。玛雅历法上记载着这一年是旧的大纪元的结束,新的26000年大循环的开始,这哪是什么世界末日,这根本就是26000年一遇的大转机啊!

举起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旗帜,将即将到来的各种磨砺都斩杀个片甲不留吧!

这是本届双年双城展厅角落里的一句话:

我将老去,你亦如此。

所以,珍惜当下吧!

元旦快乐!

 

PS:所有相片里出镜的人像模特都是我的死党谋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