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束晨光偷情

昨晚给新电脑做一些设置和安装软件,一直搞到两点多快三点才结束,洗洗刷刷就三点多了。于是今天早上睡到将近九点才起床。本来觉得还挺困的,收拾完准备出门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了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溜了进来,整好拂照在《吻》的脸上。

这幅画的原作是用金箔制作的,据说真迹金光闪闪,散发着浓烈的爱欲和情绪。我这幅虽然只是宜家的印刷版本,但在这束光的照耀下,画中人在那一瞬间竟然活了过来。她仿佛就站在那里,可以被触碰。温热的阳光像柔软的唇,轻轻地吻在她的脸上。

那一刻,我被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