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

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小柒拉着我的手,说:“不走。爸爸不走。”

我和小叶对看了一眼,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了。

以往经常是小叶带着小柒一起,我们推着车一起走到公交站台,然后小柒看着我上车,挥手告别。然而有时也会因为时间关系,我必须在家门口和他拜拜。以前他都是直接拜拜就进门玩去了,但最近两次,他都特别不愿意面对我要去上班这件事。

早上我和他说,爸爸要上班咯,他就拉着我去画画、去吹泡泡、要看我的手表,总之就是各种方法缠住我,只要能让我不出门。

后来我就抱着他去阳台上站着,和他看看花看看草,看看楼下的小朋友,最后和他说,爸爸要去上班了,爸爸得去工作了,爸爸晚上早点回来陪你,好不好?小柒真的很有自己的想法,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摇了摇头。

我觉得很难过,又觉得很甜蜜。

把他放下来之后,我和他说我们一起去找爸爸的包包吧。我问他爸爸的包包在哪里,如果是我回到家叫他带我去放包包,他会拉着我的手走到挂包的门后,但如果是我要出门,他就自己走过去,指一下门后。今天就是这样,径直走到门后,指了一下。看到我把包拿下来,他突然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说:

“出门啦。一起走。一起走。”

我看看小叶,小叶看看我,两个人都觉得小柒很可怜。因为最近两天我都在加班,周六晚上我十点多才回到家,而昨天整个白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写读书稿,直到傍晚将近七点才下楼陪他玩,而晚上九点就洗澡睡觉了。再加上周五晚上因为和智敏、谋谋的饭局,也是十一点多才回到家,他早已睡了。所以,加起来这三天他都没怎么见到我。

最后还是在电梯前,小叶抱着他,先是和平常一样挥挥手说拜拜,但电梯门一关,他就开始大哭大闹。直到电梯门关上那一刻,还能看到他的两只小手在空中乱抓。后来小叶微信上说,说要一起走一起走,结果没有一起走,他在屋里哭得要命。

我从电梯里走出来,听到小叶在楼上喊我。

我回过身来抬头一看,她抱着小柒,站在阳台上,在各种花花草草中间,远远地,挥着手。我也举起手,挥了挥。走向小区大门的这几十步路,我回过身三次,第一次他还在那,第二次小叶还抱着,第三次小叶就转身进屋去了。看到阳台上没人,我才终于走出小区门。

十分钟后,我走到公交站台,小叶发来了这张照片:

WechatIMG470

还有一条小视频,是在这张照片之后拍的,看到他自己用手擦了擦鼻子,侧着身看着楼下,说:“爸爸坐公交车了。”然后才转过身来,和小叶进了屋。

唔,得再提升一下工作效率才行,以后争取再多点时间陪他。毕竟工作可以再干几十年,但童年总共只有那么几年。

“公共车,爸爸,跑”

搬到新家已有半个月,我的出行方式由以前的全程地铁倒三条线,变成了公交转地铁,时间由90分钟缩减到40分钟,每天都能多出一些时间陪陪小柒和小叶。

因为距离公交站不远,小叶和小柒有时会送我到站台,待我上车后,他们就可以去旁边的mall里逛逛看看。每次我上车前都会亲亲小柒,和他说byebye,而他也因此自己说出了第一句长句子:

公共车,爸爸,跑。

意思是爸爸坐公共汽车走啦!

有趣的是,平时他每次见到公交车也会指着那辆车,然后回头看着小叶,说“公共车”,如果接着问,他就会说“爸爸”。真的是无比暖心,又觉得特别愧疚。

前几天,小叶带着小柒在院子里看鸟。现在早上小柒送我上班的时候,经过门口的林荫道,就会指着树上,然后回头看着我,和我说“爸爸,鸟”。晚上躺在床上读睡前故事的时候,也会指着书本里的小灰鸟说:“鸟~”。

现在他会说的话虽然还不是特别多,但是他能听懂大人说的很多话了。我和小叶会逗她,问她妈妈美不美,他就会说“美~”,你如果问他今天乖不乖,他就会说“乖~”。如果一直持续地追问,他就会表现得特别不好意思,把头一撇,笑眯眯地看着别的地方。

尤妈妈已经领导这里的舞蹈圈一个多星期了,一亮相就镇住所有跳舞的大妈们,纷纷膜拜,求大神带玩。小叶这段时间都很忙,除了日常带小柒吃喝拉撒睡外,还拼了家具装了纱窗,了了旧屋的各种杂碎事务,真的是操心。

大部分家具已经进场,家里的布置还需要陆陆续续慢慢收拾。我想等家里都收拾好了,再拍些好看的照片。现在看来感觉还是蛮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