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路上速记

刚才在地铁即将进站前看到这段话,临下车时往右手边瞟了一眼,一位白衫黑裙的OL打扮的年轻女士正在手机上『吃鸡』。刚跳出飞机,正挂着降落伞在空中晃荡。

我心中闪过一瞬间的惊讶。

为什么这样的女性也在玩这样的游戏?或许是我变得古板了?但也许只是我以服装取人本身不对。可能这只是一种潮流,和时尚的包包、鞋子一样,只是某种社交用品?没准正在和男友联机组队呢?唔,谁说必须是男友的?女友也是可以的啊。

就这样一路闪过各色各样的念头,走到了公交站台。看着细细的雨丝扎进水泥地面,我为自己这种『惊诧』感到一点羞愧。毕竟我一直是个宣称自己『拥抱新』的人,实际上在能力范围内,一直都更愿意靠近『新』和『少年』。并不是什么为了让自己保持不老这样的理由,而是天生的可以称之为『立命之本』的东西。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惊诧』(实际脑内发生的时间大概不到0.1秒)时,着实对此感到另一层『惊诧』。对自己为这种事情感到『惊诧』而感到的『惊诧』。

于是打算掏出手机来,在博客里记录下这一感受。可是我如果把这记录下来,不就意味着我认为这件事是重要的、值得未来拿出来看的节点事件么?太可笑了,这种小事也值得?这是破坏人设的呀!不能写。可是即便不写,难道就可以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这更可笑。像国王的新衣。而且如果记录下来,不仅作为自我观察的记录,还作为自我剖析的材料,也是对前面怀疑自己『变旧了』的消解。

因为老化的第一步就是停止内观与自剖。

如此想来,便可安心下车了。

明明睡眠不足却还在思考人类

夜里给小柒喂奶的时候小叶没法睡,也睡不着,我们有时就会零零碎碎聊点什么。

昨晚看着小柒的同时,我不自觉地就回忆起当初在束河K2与小叶相遇,然后一起去虎跳峡的经过。那会儿写的游记里也记录过,回头翻看还觉得挺有趣的。

那时候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表情,小叶说当时余光看到我那放光的双眼就洞悉了一切,而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处于灯光的阴影里。那时候真好玩,本来打定主意要回昆明上去青海的,偏偏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就鬼使神差地一起去了虎跳峡。

刚才跟小叶一起翻相册时,看到了这张照片。当年她就坐在右下角的位置上,对面是一个或者两个小姑娘,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原本坐在红色沙发后面那张沙发上,正在斩钉截铁地拒绝笑洋想去虎跳峡的央求,这时我听见小叶的声音,回头一望,就望出了神。她就坐在那,一束顶光从天上穿过楼顶披到了她的肩上。谈笑风生。当时笑洋嘿嘿一笑,再问我“去么”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斩钉截铁地说“去!”了。

事后每回想起那个瞬间,我总是会说,感觉自己被雷给劈中了,全身过电。

七年前一起在滇西北玩的小伙伴们,那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个人会在多年后结婚,还有了孩子。如今这些人们已失去了影踪,只留下些许文字、照片和记忆的片段,在午夜不经意间淡淡地回味。

除此以外,我最近几个月常常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昨晚也跟小叶聊起。

我时常在一大段忙碌的间隙之间,忽然进入到一个自问自答的问题里:“我”为什么能感觉到“我”?作为存在而言的“我”,所有的感受、思绪、情绪所集合的“我”究竟是如何被“我”感知的呢?这个问题会牵引着我出离于自身,看到并以旁观者的姿态来观察和感受自己,仿佛禅修中所说的“内观”。在那段不知长短的时间里,我觉察到自己的情绪、思维在流淌,而不作任何介入。

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萦绕了十多年,但并不感到困扰,它仿佛一扇门,每当我这么问自己时,就能感到异常地平静。

然后,我们还聊到了人类进化的迁徙路线,聊到了尤瓦尔·赫拉利教授关于智人真相的观点,聊到古猿与人之间始终缺少的那一环的直接考古证据,等等。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即便不感兴趣也能跟我聊这些奇怪话题的人,那就只会是小叶了。

小柒马上就要满月了。

现在的他已经会循声转动脖子、眼睛望去,也会在喂奶前静静等待两分钟,而这些,是“灵魂”了吗?他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真是越想越觉得奇妙无比!

一组关于冥想的十日记录

今天在知乎上搜索关于冥想、修行的话题时看到了一个问题:

修行、静坐,你能谈谈自己的实修体验吗(法门不限)?

在问题下的诸多答案里,我发现了一组记录。作者今年年初参加了“内观十日修”的禅修课程,并将过程中的感受一一记录下来。整组文章全部看完后,大有启发。

在2014年的2月12日至2月22日,作者去到了一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山沟沟的一间小破院里苦修。期间,他被强制彻底脱离手机、电脑、信号、网络和现代社会,连续十天每天打坐冥想10个小时。在这十天里,他和十个大男人一起每天早上4点起身,过午不食,且连续十天禁止言语、手势、眼神上的任何交流。在这个物质和社交的荒岛上,唯一能做的,就是打坐、打坐、打坐。因为折磨,以前只接受过一些短期冥想训练的他,多次有过连夜翻墙逃出去的念头,但最终这十天彻底改变了他以往对“冥想”的理解。

第三天,他感知到了鼻尖上非常细微的脉搏跳动;第六天,他突然开始能享受所有从小厌恶的食物(生姜、香菜、胡萝卜);第九天,他有了茅塞顿开的理解:与他曾经理解的相反,冥想并不是为了追求过程中和过程后心境舒适的感受。而在出关重新接触世俗中的第十一天,他发现这个构建于实际体验之上的理解,从最根本的层面提高了人在世俗中处理事情的能力,这也包括困扰他多年的与母亲的日常关系、以及改变情绪失衡的能力。

这组文章,是讲述这十天里发生的安静的故事。

如何冥想?2500的智慧—-荒岛十日记(0-1天)http://www.dennythecow.com/?p=547

如何冥想?2500的智慧—-荒岛十日记(1-5天)http://www.dennythecow.com/?p=559

如何冥想?2500的智慧—-荒岛十日记(6-11天)http://www.dennythecow.com/?p=572

 

存此链接,与各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