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会感到悲伤吗?

这几年自媒体发展得很快,业态也越来越像传统媒体行业,在许多人的心中似乎也逐步形成了一些思维惯性,典型的两个是:

你在网上写东西/拍视频不就是为了赚钱么?
你说这种话,一定是拿了XXX的钱吧?

无论是评论区的视角,还是网络中介的视角,但凡你不是一个小透明那就必然是自媒体。这个“自媒体”不是一种客观的身份,而是一个刻意制造出来的身份和职业,是意味着屁股和利益的渠道,是传统线下渠道的线上化。很显然,这不是人之常情。

一个自然的人,会有表达的需求,有与人交流的冲动,也会有希望通过表达来结识同好的愿望。如果公开写作/发视频/写网络日志这些正常的人类行为被默认地视为必然有“利益诉求”,那么,互联网可以去死了。

🎥 点解播放《流云的自述》

两段生活观察随笔

2021年5月26日:

刚才,一个口罩挂绳断了一边的男人左顾右盼地上了地铁。他在角落的位置上坐下后就一直低着头,缩着肩膀,把黑色的背包抱在胸前。大约两分钟后,一位地铁巡逻员经过。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只新的口罩,递给了那男人。男人接过后立刻对折捏了一下,戴上朝巡逻员看了一眼。但他已经走到下一节车厢了。那一刻,我想的是:如果我的眼镜能拍照就好了!

2021年6月4日:

附中墙外的路上有许多高大的树,即便路灯亮着,也不太能看得清。我从路口过来,瞥见地上躺着一辆黄色共享单车。

心里刚准备骂无德之人,就隐约看见车旁坐着一名黑连衣裙女子。她散着长发,与衣裳连成一体,只有一张脸,在手机光亮中隐约可见。她把什么从车下抽了出来,又迅速站起。我过去询问:“需要帮忙吗?”她没回应。我按听耳机里的节目,又问了一次:“需要什么帮助吗?”她抬起头,我看了一眼那张被屏幕照亮的脸,红胀胀的,不容任何人靠近。

我怯怯地退后一步,恰好两名男子路过,他们也看向了那女人。她放下手机,冲着我们大声喊道:“看看看!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什么看!还看!”

那股黑色的气流从她的每一根发丝尖上冲出来,一把将我们仨踢飞到了三百米外。

一旁的男子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短短三百米就遇到俩个这样的人。我想想了,说:“大概是周五吧?”

此时,墙里头的学生宿舍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潮水般地叫声。哦,下周又要高考了呀。

语言即存在

大部分人,并不阅读,无论是书籍,还是网络上的发言。所以,当我每次咬文嚼字地写完一些观点后,并不在乎他们的留言,因为他们一次一次地用行动证明了,他们并不阅读,也不在乎表达。

若不追求语言的精确性,则表达无意义。

但精准的语言表达需要常年的练习,是应该养成习惯的刻意训练,无论能够达到,也应该持续地保持这个意识,让自己时刻处于这种状态当中。这是一种修行。

人应该珍惜,自己的语言。

因为语言就是自己,是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