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的片段

搬来快两个月了,终于给新居拍了一些照片。

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心力和财力,从一无所有的空房收拾成这样,却不知道可以在这里住多久。这套照片也会发给房东,以便她吸引买家。

上面是夜景,接下来是日景。

“总是如此。” Lèon 对 Mathilda 说。

新房屋租赁合同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住了三年每逢刮风下雨就咣啷啷响个不停仿佛随时要垮掉的十五平米小破屋了,尽管这里记录了那么多我们一起美好或难过的时刻,真的要离开的时候,我一点不舍都没有。

找了好久,今天下午下课后和叶子一起去看了这所房子,尽管仍然是城中村,但比起现在住的这里,以我们目前这么一点的财力来看,已经挺满意了。

楼下有树,路面干净,街不喧嚣,临近中心,这间空空如也的房子就是我和叶子结婚前的家了。这样一个出租屋,要说是家,真的很好笑,但正是因为空,我们可以设计它,让它感染我们的气息,在这样一个喧闹的城市里,给我们提供一个安心休息的港湾。在深圳,住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人是鬼,从你想起这间房间时的表情就决定了。这一支小小的望远镜,希望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南园村给我们带来的恶性循环我一刻也不想再继续,换一个房间不一定能交上好运,但新的空气一定能给我们闯入良性循环的机会。两个星期前,我和叶子一起报了为期两年的英语进修课程,我也终于离开了效力三年的公司,接下来,各种新的机遇就在每个转角处等着我们去抓取。不进则退,在深圳尤为真切。

我想,老大应该不会怪责我的离开,因为他十分理解在深圳成家立业意味着什么,尤其对于设计师而言,可惜的是,他不懂得设计这件事对设计师而言更重要的是什么,或者说,他确实做不到。旧人走,新人来,无数的梦想涌向这里,存活下来的人才有机会举起火炬。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是损手烂脚我也会昂首挺胸走下去。一技之长,当尽毕生之力。我们没有运气成为富二代,那就只能让我们的孩子成为富二代。财富从来都不是罪恶,一无所有也绝对不会成为墓碑上的荣耀。

从明天起,座南朝北,揉捏未来的模样。

上面那幅是记录数据时随手大概画的,下面这幅是根据数据按比例重新画的。

唔,要怎么布置这个二十四平米的小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