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up主的up主:)

从各方反馈来看,我似乎成了一个事实上的面向 up 主和设计/科技业同行的 up 主。讨论和传阅基本都只在这个小圈子里,一般游客观众对我的内容不感兴趣。这让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我视频的表达方式仍然不够深入浅出,缺少讲故事或抛接梗等平易近人的部分。目前频道内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视频是《设以观复vol.5》,是去年四月疫情期间分析苹果防疫面罩设计的视频,恰好踩中了当时大家比较敏感的点,所以不少人感兴趣。然而《设以观复》目前的 13 期节目中,播放过 5 万的只有 3 期,有 5 期甚至都没过万。

如果你问我,是不是应该那样踩着点来出内容,我可能还是会说不,因为:一来我本职工作无法允许这种频率的更新,除了设计我还得处理跟多事情;二来这么短的时间不够我把信息链串联起来,把事情想明白。但如果我的内容和观点,能够在这个小圈子里影响到一些认真的人,让更多的媒体人和普通设计爱好者在谈论某个产品的设计时,多一些不那么业余的看待方式,那么,我做内容的目的就达到了。比起成为高播放/关注的 up 主,我更喜欢自己设计师的身份,而不论是写了十几年的文章还是这些生涩的视频,都只是让更多人了解和理解我所热爱的这件事情的一种方式。

这也敦促我,得找到适合自己的更为轻松的形式,避免让大家觉得这些内容是干涩和难懂的。设计是很有趣的事情!B 站里也有不少优秀的设计领域 up 主,他们能做好,就说明大家还是感兴趣和喜欢的,只是我的表达方式还存在某些问题。

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刚给客户发完邮件,就忽然想用文字和你们聊聊天,说一点自己的真实想法。感谢关注了我的 2.3 万名观众,也想和这三天内新关注我的 3000+ 位新朋友们说一声:

虽然我更得很慢很慢,也不常有时间回复你们的留言,但我每一条都会看,你们的存在是我保持输出的动力。谢谢大家!

拓展阅读:
BV1vC4y1s7Nu
BV1X44y1x7kT

源:https://t.bilibili.com/585852230874295757

后续(2021.10.30 12:38)补充:

虽然在油管的数据基数连鼻站的零头都不到,但新视频的整个自然流量表现明显比鼻站好不止十倍。因为片尾的几个小字,本来在深夜到凌晨时自然流量爆发了的视频,在早上突然被断流了,整个卡死完全不动;与之相反的是,晚了几天才在油管推送,作为一个零起点的号,流量数据在两天内迅速以高速爬坡的状态往上走,在发布的一天之内就达到了全频道的最高播放量,并且活跃度和推荐量明显在越来越好,不断有新观众从其他视频过来,关注量的增加也明显加快了。

本来以为是自己的内容形式没做好,现在看来更多是人工干预和平台间互掐限制的表现而已。这样我反而更开心和有信心了,只要不是内容的问题,其他都不算是问题。

保持自留地的湿润

“输出”和“分享”是两类行为。前者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是带着对回应和回报的期望所做的行为;后者更多是自发的、不自觉的、愉悦的冲动。

然而社交媒体的发达让“人人都是自媒体”这件事变得些许魔怔,仿佛机会遍地都是,总得抓紧一切表达的机会说点什么,来展示自己的“商业价值”。反而,这样很容易被自己设定的标签所束缚、绑架、变异,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残缺的人。

在如今的科技语境下,智能、算法、新技术都在逐步释放人的创造力,从曾经的琐碎和复杂中解脱,大大降低了创作门槛。但基于贪嗔痴的商业模式,却牢牢锁住了这一大批创造力,让“输出”与“分享”的界限愈发模糊,人人都只是系统中的一颗齿。

这有对错吗?其实没有。

因为贪嗔痴的是人,商业只是放大了人的欲望。

看上去好像,在今天要做一个“大写的人”要付出更多来对抗商业和资本,但其实,在任何时代里,要不被时代的局限性束缚都得承受同样的痛苦。今人之所以觉得早前的时代更美好,无非是因为今人非前人。

在我看来,对抗这种时代局限性与算法绑架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分享”,保持“湿”,拥有一块与他无关的自留地。

灵感枯竭?只是你没掌握最基本的创作原理!设计底层思路!

依然是面向初学者的经验分享,从零开始,三步获得设计原型的创作思维原理。

🎥 B站 播放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y4y1L7FN/

🎥 YouTube 播放地址:https://youtu.be/ewvUgdySN-c

相机:Protake for iPhone 12 Pro Max

收音:传声者 MovingBox

剪辑:VN for iOS

封面:Photoshop

BGM:

Hang on Little Tomato – Pink Martini

Mean to Me – Dick Hy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