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终于拉屎了

三天都没拉屎,我们都有一点点焦虑。虽然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一来天气干燥,二来分离焦虑的应激反应,但三天不拉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还好,晚饭后自己玩小火车的时候,忽然跑过来和我说:“爸爸,我要拉臭臭了,你快给我脱裤子。”

妈妈不在家的三天,除了睡前,其余时间几乎完美了。但愿小家伙可以一直这样好好的。

母子分离的第一天

今天凌晨三点起的床,陪小叶一起去的机场,六点的飞机,到郑州。因为小叶爸爸病重,医院要求家属过去,而正值大风降温的时节,外加医院人员复杂,不便带小柒同去,母子二人三年多来(从怀开始算)头一次分离。

今天起,我在家带小柒,等小叶回来,具体都得看医院最终确诊的情况来安排。

小柒睡到十点多,吃了点面,临近中午出的门,带他到海上世界溜达溜达。经过手摇柠檬茶,他说这是他和妈妈曾经喝过橙汁的地方,要喝。买罢,说爸爸你喝咖啡吧,然后领着我到了星巴克,说这是妈妈喜欢喝的咖啡。遂点了杯咖啡,和蛋糕。

全程都很乖,比平时都乖,不吵不闹,没有一点皮样子。后来去吃西贡河粉,两个人光是吃,没有小猪佩奇,也没有什么舞蹈视频,也没看vlog或者任何喜欢看的东西,就乖乖地吃,他吃完了就安静等我吃完。乖得出奇。

在海边接了个公司电话,四十分钟电话会议,他全程没闹,只是中途几次小声问我“爸爸,你电话打完了吗”。真的很小声,我需要靠近他嘴巴听,才能听见。

晚上吃饭也是一口一勺,身上干干净净没弄脏。后来我奖励他看三集小猪佩奇,说看完就自己关了,一起洗澡。看完了就真的自己关了,跑冲凉房去了。

最后关头,临睡觉了,故事也讲完了,不肯睡,开始哭。问怎么了,想妈妈,不要视频,要真的妈妈。安抚了一阵,还是开了视频,说了二十分钟,依依不舍。

最后站着抱在怀里,任他哭,鼓励他哭出来,同时不断提醒他调整呼吸,他慢慢平静下来。再换个坐姿,一边用口令引导他呼吸节奏,一边不断告诉他,爸爸妈妈永远爱他。

二十分钟,结束了母子分离的第一天。

『他知道言外之意了』

刚才从模厂回到家,小柒还没睡,就陪他玩了一会儿寻找海盗岛的游戏,让小叶做一会自己的事。玩了半个小时,我开始引导他去睡觉。看到床上放着新买的《奶精灵》的故事书,就开始给他讲故事。

故事的开头,是说有一个奶精灵王国,每天都有奶精灵忙碌地给小婴儿送去奶奶。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小王子,一开始没有牙齿,只能吃奶奶,随着小王子渐渐长大,长出了一颗两颗三颗牙齿,牙齿越来越多,可以吃的食物种类越来越多,还学会了自己洗手,帮妈妈拿东西。

听到这些的时候,小柒都是感兴趣的,还指着洗手的小王子问我,他在做什么呀。

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奶精灵开始对小王子说,他还需要照顾其他更小的小宝宝,不能经常来给小王子送奶奶了。奶精灵开始试图向小王子告别。

还没等奶精灵把话说完,小柒就跑去床尾拿来一本我平时给他讲的《佩奇去超市》,指着佩奇和我说:『这本很好的。』我指着手上的奶精灵,问他:『那这本呢?』

他说:『这本不好。』

当我试图继续讲奶精灵的故事时,他就不断地说话,说『我们讲这本吧』『这本好的』『不要这个』,诸如此类。总之,想尽一切他能想到的话,让我停止说奶精灵,还把奶精灵的书推得远远的。

很显然,他完全能够理解,这个故事的言外之意了。不仅理解,并且试图用自己的方式来反抗,反抗一切试图分离他和奶奶的事物。

这是人类的本能吧?

不需要把字面说得太直白,就能从你的话语里,感知到真实的意图。

真的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