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几年,科技行业的新机遇

知乎问答原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6368245/answer/1238879814

看到大家对未来的无限期盼与畅想,我忍不住想稍微地刹一下车。

首先作为一名工业设计师,我是积极拥抱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变化和机会的。作为一个曾经的科技狂热乐观派,身为一个高度近视的霍比特人,我甚至期盼过在我有生之年可以接入草雉素子那样的义体,哪怕是巴特那种电子义眼也行啊!

但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教会我一件事情,那就是:

脚踏实地

在谈行业新机会之前,我忍不住要多嘴说两句别的:

一、科技突破的前提是学习、教育、研发、继承和应用,这些都强烈依赖人,更准确地说,是前仆后继的、连续的、持续的一线从业者;

二、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不是纯粹的畅想,更不是科幻,研发不仅仅是资金和人员的投入,更是理论的研究、推进和突破,一旦涉及到具体的落地应用,就会涉及到商业、政策和社会人文等,这些事情都不会是短短几年就能铺向大众的。

好了,冷水泼完,开始聊主题吧。

未来几年内,有可能出现新机会的行业:

① 工业、制造业

② 智能家居

③ 车联网

④ 工业设计

以下一个一个来说,言必有偏颇,仅做参考就好。

一、工业和制造业

科技媒体的读者多是普罗大众,这两年言必称 5G 要全面普及到消费层,这无可厚非。但最先吃到 5G 红利的一定不是消费级的应用,而是工业级应用。

我的一个供应商从 16、17 年就开始逐步引进机械臂和联网数字化管理来做产线升级了,他们还只是个中等体量的模具厂。2016 年曾经接触过的一家大型注塑供应商,那会儿他们就已经在数字化管理了,各类物料的进出库、各楼层间的物料转移、各工位机台的运作状况,都在他们的系统里可以看到,工厂里非常干净,AGV小车 满地跑。对于那些有预见性又有资金的工厂而言,一定会看到在生产效率、管理效率和物流转运等应用层面上 5G 可以提供的升级空间。

小型供应商难免在这波受到冲击,但这同时也是中小型供应商的机会。因为要在城市里大范围覆盖 5G 会遇到各种现实的困难,进度不会那么快,但在工厂里布局 5G 是相对简单非常多的。

相应的,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波帮助中小型工厂做智能化改造的机会,或是对设备本身进行升级,或是通过加装来辅助设备升级和联网化,或是通过加装来实现全厂空间的数字化管理的系统升级。具体落地要看工厂们的实际情况和服务商能提供的内容,但这个机会是摆在眼前,可以在近几年开始干了的。

然而工厂只是一个例子,物流、城市管理、交通等诸多非消费业务所用到的工业和制造业,都会在这波 5G 的推动中,首先得到发展机会。

二、智能家居

这一块确实已经发展了好几年,但要说成效,目前来看只有米家一系是相对丰富的。但说句雷总可能不爱听的,这块市场太大了,即便米家布局早,目前也相对完整,可因为整个市场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所以其他科技公司还有大把的机会来瓜分这块蛋糕。当然,合作的机会也更多,比如 苹果的 HomeKit 合作里 就包含了 Aqara、IKEA、小米、kohler、Eton 等诸多领域各家厂商。

从近几年的语音交互、视觉识别、联网协议等技术的发展来看,多设备的联动已经到了一个可以大规模爆发的开始阶段了。这种类型的联网协作,在近几年内最适合的领域就是智能家居和可穿戴设备,以及上一条里提到的工业领域。

但是可穿戴设备要解决的问题,相对智能家居而言,还比较多。这么说吧,现在智能家居里用到的门窗开关监测、屋内生物移动监测,这些设备我们家在我上初中的时候(1999-2002)就都装上了,只不过那时候监测到异常不是通过网络发消息到你手机上,而是发短信或打电话到我爸手机上。所以啊,智能家居的产业链其实已经发展了非常多年,相比智能穿戴来说,成熟得多。

或者从产品设计的逻辑上来讲,多设备要联动协作,一定是固定场景下的联动的优先级,大于移动场景下的优先级的。前者比后者可控得多。

当硬件的算力和软件的协作能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一定会有大量玩家入场。

三、车联网

车联网谈了很多年,一直处于吹牛但落不下地的状态,有一个很要命的制约,就是:

没有标准

这个标准,包括标准化的智能硬件和软件协议。

因为各家主机厂有各自的盘算,都想把车主框在自己那个还不存在的生态里,各家的技术又都不一样,结果就是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乱得很。互联网公司也想上车,但也是各怀心思,各搞各的结果就是谁都没法好好上车。因为互联网公司强在软件研发能力,而应用或系统要上车所涉及到的各种杂七杂八的硬件和协议的适配,那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并非他们做不好,而是他们连怎么做都还没搞不明白。

这个领域,任何一个行业都无法自己搞定,只有联合。

这就是我认为这个行业在接下来的几年有机会的原因。

过去那些年,大家各自为营的时代已经把该跌的坑和该吃的亏都经历了一遍,再经历 18、19 年的大洗牌,很多过去风光一时的老牌公司都不行了。大家已经真切地意识到了,这个蛋糕谁都咬不动,只能合作。

主机厂的研发周期跟不上智能的迭代,那就让第三方公司来参与;这类公司搞定了系统搞不定内容怎么办,那就让互联网公司来提供地图、音乐和视频这些内容;互联网公司想把自己的应用和系统上车,没硬件啊,自己搞过一阵失败了几轮,那就干脆借成熟的方案先走着吧。

标准虽然还没有,但有了共识就好办了。我们在 17-18 年给某德国车企定制的联网方案,就是主机厂自己主动找过来的。

当然,这是一个过渡阶段,但距离下个阶段,还挺远。

四、工业设计

虽然很感激手机行业近些年浮夸的宣传让工业设计这个职业被更多人知晓,但是,大家不要看见工业设计就只想到手机或其他类似的电子消费品。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尤其是智能手机蓬勃发展的这十年,很多年轻的从业者会因为长期和一类产品打交道,而渐渐丧失了热情,或者由于工作模式等原因心生倦怠而离开。虽然我认同各人有各自的选择,但我着实为我所认识的一些本可以很优秀但已经离开的设计师感到惋惜。

一方面是,前面提到的三个领域,但凡是想在下个时代切蛋糕的,都不会不知道工业设计对其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我之前在另外两篇随笔[ 1 ] [ 2 ] 里提到过的一个观点,未来是产品分化的时代,或者说是多设备协作的时代。过去已经存在今天仍然在用的产品,和今天热门的产品,在接下来的五到十年都会经历多轮的迭代、更新,甚至分化和重组。

新的产品形态、新的用户需求和新的交互逻辑,会在 实物+网络+服务+虚拟+商业 所围合的新的场景中被催生出来。

这些,全都是机会。

那些不理解工业设计的公司和老板们,在未来几年,会从如今的位置下滑至少一个梯队。

同时,这也对设计师和设计教育有更高的要求。

相比其他人所说的,我的观点相对比较保守和悲观,但这是基于最开始我所说的那两点。科技的发展在人的身上,制约也在人的身上,有些事情快不了,就得一步一步来。我反而希望向大家强调另一点,就是在科技的应用和产品的开发上,尽可能做到:

物尽其用

现在常有人开玩笑说地球科技已经被三体人锁死了,但我想说,即便是在现有的科技条件下,我们能做得更好的事情也还有很多。

这些,也都是机会。

知乎回答整理_2018.05.31

QUESTION:有哪些已经沦为「笑话」的设计奖项?

感觉很多奖项的评奖规则和获奖产品都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可是明明感觉设计水准是在一直提高的啊~很多人都开始质疑红点奖这样的奖项,所以想请教一下,大家都发现了哪些正在或者已经沦为「笑话」的设计奖项呢?

我的回答是:

沦为笑话的不是哪个奖,是把拿奖捧上天的『自卑感』

公司也好,个人也好,任何奖项都只是锦上添花。应先做到『锦』,『花』是顺带的。搞错先后关系和重点的话,纵使胸前挂满一百朵小红花又如何?花瓶才会在身上插满花。打动人的是好设计,不是哪个奖。不要把用户当傻子,东西上手后好不好用骗不了人;设计师也不必太追求这种证明,奖项只代表过去,不能证明你的下一个设计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

企业和部分设计师的『得奖焦虑』与近两年流行的『知识焦虑』是类似的。底气不足的鼓吹获奖,或者底气足的贬低奖项,都不合适。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1995067/answer/365194927

 

 

QUESTION:为什么没人聊实业,比如制造业?

都是聊着网络方面的,或者是逼格比较高的东西。

我的回答是:

看到不少人都在吐制造业(实业)的苦水,是确实很辛酸,既然已经有那么多人现身说法了,那我就给大家提供一些额外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吧。

主要观点有二:

一、产品越来越抽象,用户与产品背后的制造,距离越来越远;

二、制造本身的集成度在提升,越来越难被拆分、理解。

以上两点导致的结果,就是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谈论制造业(实业)的能力。因为不了解、不理解和无法了解,所以丧失兴趣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不仅限于知乎这个平台,而是一个广泛存在的现象。有一个例子是:多数人都不再阅读说明书,拿到东西直接就用,用得不好就怪产品设计得脑残,居然不能脱离说明书使用,并且把「不需要说明书就能很好地使用」作为一个理所应当的「教义」来衡量一切产品。诚然这是一个我们都追求的绝佳的状态,但并不意味着这是「应该的」。

要理解这类现象,就得先理解上述两点。

【一】抽象的产品 · 理解的难度

我们不再是生活在一个普遍自己动手做东西的年代里,而我们的父辈年轻时,其实还在经常自己制作一些不复杂的「工具」。比如剪刀炖了自己磨,转轴坏了拿钉子敲一敲接着用,再比如椅子哪里断了、裂了自己找木板钉子钉一下就好了,甚至有不少人的父辈和祖辈是能够制作桌椅床柜的。

tool-metal-office-cut-propeller-scissors-1105274

图片来源:pxhere

chairs_summer_chair_relaxation_beach_chair_seats-569513.jpg!d

图片来源:pxhere

但今天完全不是这样的景象了。我们使用的产品越来越脱离「工具」的属性,「结构」和「制造的痕迹」正在不断地被抹去或隐藏,使之具有更强的「抽象意味」,而产品的边界也正在越来越模糊。我们的用户正在被产品的表象隔离,无法触及到产品内部的逻辑。不论是在销售的层面、还是用户体验的层面,用户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个组件组合起来的「工具」,而是一个整体的、抽象的「容器」。

有时候,甚至是更抽象的「符号」

WX20180525-125404@2x

图片来源:Homepod

mj-aispeaker-05

图片来源:小爱音响 mini

举两个日常的例子,就能感知到这两者的差别了:

一组例子是 Windows 和 macOS,或者 Android 和 iOS。

多数人基本上都是在 Windows 系统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在使用电脑时,习惯的逻辑是一层一层的文件夹,不论是安装软件还是解决某个问题,都是进入到系统内找到某些具体的文件夹来处理的,对我们而言,透明开放的操作系统是「天然的」和「理所应当」的。然而当我们转向 macOS 和 iOS 时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我的东西放在哪里」这个「定位问题」。封闭的系统让我们无法窥探系统内部,也让我们失去了「掌控感」,显得有些无力。这也是两派争论的月经焦点之一。

music-technology-retro-nostalgia-radio-keys-fm-buttons-synthesizer-radio-receiver-world-receiver-medium-wave-shortwave-transistor-radio-long-wave-electronic-device-electronic-instrument-

图片来源:pxhere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另一组例子里,那就是收音机和智能手机。

收音机的原理很简单,就是磁感电路。这一点不仅是作为成长期的小男孩会拆掉家里收音机知道的事情,也是物理课上老师会详细讲解的知识点,甚至也会是部分学校实验课的动手课程之一。关于收音机,我们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丰富的认知渠道。

但是对于智能手机,除了抽象的外形和更抽象的屏幕以外,绝大多数人是一无所知的。为什么做个带圆角的屏幕那么费劲?为什么金属外壳要留两条丑丑的「白带」?为什么要有「刘海」?为什么不做屏下指纹?为什么要保留电源实体按键?这些问题,大多数人不仅仅是不知道答案,更常见的情况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是视而不见的。

这种「疏离感」是设计之初就有意为之的。因为这些东西都可以与用户无关,用户只管使用即可。不仅仅是产品在「抽象化」,使得内部构造越来越与用户无关,用户本身也由于人性中的惰性,逐渐不再关心这些「即便不关心也没有影响」的事情,自然也就疏远了。

当人不再关心「构造」,就会成为构造的一部分。这一点与问题无关,就不展开了。

※ 拓展阅读:

大讲堂Pecha Kucha分享演讲:第四堵墙

符号化设计之符号形式探寻

【二】高度集成化 · 交流的难度

如果说收音机、喇叭、座机电话这类上个时代的常见电子产品仍然属于「可以理解」的范凑,那么当下的智能手机、AI 音箱和智能家居为代表的这类「智能硬件」则与几乎所有用户都有着天然的、不可跨越的屏障。

从知乎站内对电子产品的讨论就可以看到,除了软文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外观好看与否」和「用户体验如何」,至于「为什么设计成这样」和「如何做到的」则鲜有关注。因为前者是可感知的,也是被设计成可感知的,而后者是被刻意隐藏起来的。

上一个电子时代,我们所面对的是「基础原理」,而今天我们所面对的,是封装了成千上万个「基础原理」的「整合包」,再把这些整合包封装到更大的整合包里,层层封装,直到我们眼前只呈现出一片小小的薄板,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我们看不懂的小颗粒,而用户只能怯生生地问:

这……是……主板?

qQj6xFSU4f4O5oxX.huge

图片来源:iPhone X Teardown

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高度集成化的产品,在消费端和制造端都产生了新的隔阂:

1、用户只获得了一个「界面」,无法感知产品的构造、原理和制造;

2、制造端由于体系庞大而被分割成许多大大小小的环节,互相存在隔阂;

3、制造端的产业隔阂继而给上下游和消费端增加了交流成本。

即使在一条产业链上的供应商之间,也存在明显的「隔行如隔山」的情况。互相并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只能埋头干好自己手上的事情。这就是全球化流水线所带来的,既提升了生产效率,又不让每个环节上的供应商窥探到全貌,甚至即便是统筹的角色也未必能一览全局。

这才有了许多事后或外行看起来并不明智的决策。

WX20180525-125431@2x

图片来源:Homepod

距离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若恰到好处,会产生美,激发好奇心,增加探索意愿和成本;

若隔阂太大,就会让人踟蹰不前,止步于享乐,不求甚解。

大家对于制造业(实业)既缺乏了解和理解,又缺少交流的渠道,自然是目前这种状态。

回到最开始提到的「不阅读说明书」的例子上,这种状态对应的就是在不了解的前提下,受到一些媒体或者部分商家的引导,形成了一些「自以为」和「想当然」的观念,对产品、对设计、对制造产生了一些不自知的误读。不同类型的产品对应着不同的体系,有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自然不需多言,可以在天然的行为模式里找到恰当的设计点,使之自然融合;但对于某些新生的事物,或者系统复杂的产品类型,想要做到「脱离说明书」那就有一点强人所难,或故意为难用户了。

虽然产品的定义者或设计师有义务把背后的科技翻译给每一位普通的用户去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用户应该不思进取地坐享葡萄送到嘴边。适当了解一些制造业(实业)的情况,是对自己消费行为的负责,也是对制造出你所使用的产品的过程中的每一位执业人员的尊重。

原本还写了第三点的,但如果展开就太长了,想想还是删掉,就此打住吧。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930983/answer/400936009

 

 

QUESTION:Jony Ive对阳极氧化铝的偏爱影响了当今多数品牌移动设备的设计,是否说明“设计潮流”是十分随机的?

我的回答是:

我曾经在 《设计之美》 中提出过两个观点:

一是,社会主流的审美和设计趋势是与当下制造技术的发展相关的。换言之,我们现在所谈论的「主流审美」往往容易来自于眼下较为成熟的技术所呈现出来的视觉、触觉等感官感受。

二是,人脑对视觉信息压力的处理机制,使得简洁的设计更易流行。

书中谈得很详细,在此就不赘述了。

关于这个问题,如果只看到 Jony Ive 个人对阳极氧化铝的喜好,因为 Apple 的影响力而形成一种「设计趋势」,就判断说是「随机」,我认为略显片面。

因为在阳极氧化铝流行起来之前,这项工艺已经发展到可以满足大批量应用的状态了,而同时段的塑料加工工艺正处于「瓶颈」的状态,对于任何一个企图在产品设计上获得突破的设计团队而言,只要成本能够 hold 得住,势必要尝试一些可以达到量产状态但目前由于成本问题仍然未成为主流的工艺的。必须注意的是,Apple 或 Jony Ive 并不是天生就喜欢氧化铝的。在此之前,Apple 已经在塑料上玩出很多花来了。

mac

可以说,在氧化铝之前,世界范围内对塑料的应用已经达到一个巅峰状态,很再难做出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了,这个时候急需一个打破一切的东西,材料、工艺、新组合,什么都可以。同一时间内,花里胡哨的塑料制品不仅在工艺上难有创新,在审美上也已经被大众看腻,视觉信息压力过高,急需一种简洁而不失视觉刺激的新视觉形象的出现。

v2-65d93e4c0755259925c585c3759cd72e_r

这和我在【如何理解 Jony Ive 说「不计代价,坚持某种曾经有效的功能,这种道路会导致失败」?】这个问题下所提到的「技术寿命 S 曲线」是一回事。

这更像是阳极氧化铝登上主流舞台真正的契机。

至于 Apple 和 Ive 团队对此的推动,首先必须承认他们的眼光和冒险精神相当厉害,但同时不要忽略了,干这种事是需要相当厚实的家底来托底的。iPod 和 iTunes 的大获成功,这是 Apple 在阳极氧化铝的应用上获得先发优势的前提之一。

要我来说,更倾向于这么讲:

阳极氧化铝借助 Apple 和 Ive 团队的超能力(rich)得以流行。

即是缘分,也是必然。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514163/answer/401053041

S

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

SaveSave

笔记整理 | Axel Thallemer 深圳分享会

WechatIMG67

上周(5月10日)的疯人院活动,是邀请到了 Axel Thallemer 教授来讲《 来自自然的设计灵感》,活动地点是不二人文空间。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童慧明老师也参与了当晚的分享会。

Axel Thallemer 教授是知名的仿生设计专家、德国设计协会奠基人之一、英国皇家学会终身院士、德国红点奖评委,出过七本大部头的书,是现任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业设计&环境设计学院院长,曾任奥地利国 LINZ 立林兹大学设计学院院长。

640

他说“设计并不是简单的造物,它是一套哲学、科学理论,通过心与智的结合而形成的非言语的语言系统。”他相信自然界蕴含无穷智慧,可以激发设计灵感,他追崇糅合自然和科学去理解设计。

他不是只理论不设计的那种。早在上世纪的1988年,他在德国Lothar Böhm Design开始做工业设计,1990年任职于德国斯图加特保时捷设计,1994年在德国 Festo费斯托并担任设计总监(对,就是那家很牛的做各种电动、机械部件的公司),2004 年成立了自己的AIRENA设计公司,提供创新设计和设计工程咨询。

640-2

他对机器人和机械设计着迷,在设计仿生学,可以说是目前全球这方面的一哥。

640-3640-4640-6

他的 “流体肌肉”的仿生设计和一系列创新工业设计解决方案,在全球10 家博物馆进行展出,并被作为永久收藏。

他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同时取得建筑学、哲学、自然科学三个不同领域学科硕士学位的老师,他的设计理念也是建立在这样综合的学科背景下,在实践中提出和论证的。

640-5

由于教授所分享的内容含有他目前的研究项目,涉及部分商业机密,所以现场 PPT 的照片就不多分享了,并且有半数是展示机构运动的动图,照片也无法完整呈现其内容。

nor

以下是当时记下的笔记和拓展联想:

向自然界学习,并不是复制自然界中的某些具体的形态到产品中去,而是从动物的活动中观察它们的活动结构及其规律,通过学习其中的规律和原理,来根据具体的情况实际应用。对于艺术家而言,设计师更像是科学家和工程师,是以理性的、逻辑的方式来进行研究和工作;但对于工程师们来说,设计师又像是艺术家,研究、学习这些原理只是过程和手段,为人服务才是目的。

我们可以用计算机来辅助生成运动模型,可以更高效地研究,但运动模型的最优化结果并不是无穷多的。例如“抓取”这个动作,成千上万个模型的推演研究显示,本质上只有三种抓取结构。在客观规律的面前,我们不能天马行空地随意发挥去做造型,那样会出问题,在效率上、在安全性上、在能效上,都不允许。

在美国、日本、德国这些国家,他们的制造业在日渐萎缩,而工业设计也因此受到影响,不论是制造业的产业状况还是工业设计的水平,都在停滞不前,甚至逐渐萎缩。恰恰相反的是,中国此时正处于上升期。制造业上升的同时也给设计带来了更广阔的成长空间。飞机、高铁的设计和制造,都体现出了整体制造业水平的高速发展,这是很值得认真关注的。

然而中国的设计发展轨迹不应该延续欧美的老套路,不应该像那些国家过去的发展那样,最终只留下一堆公司的名字和产品的造型。中国的设计应该有自己的发展轨迹,不需要刻意学任何人。

关于美国工业设计的没落,童慧明老师做了一些补充。

美国工业设计的补充来自其制造业的没落。制造成本的升迁导致生产的移出,进而引发技术的出走和设计的外迁。精益制造的中心正在向东亚地区,尤其是中国转移。中美的制造成本在2014年的时候,是96:100,在2016年,就达到了持平的状态,分析家认为,在2018年,中国的制造成本将会超过美国,达到102:100的状态。其中的关键部分包括了生产制造的质量的提升。中国制造不再是低廉劣质的代名词。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耐克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工厂订单份额比例从过去的四六开变成了现在的二八开,然而耐克售价超过1500的鞋子的产线全部都在中国,划给东南亚的是那些低廉的产品。

恰恰是这种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的阶段,工业设计的作用就更为关键。

Axel Thallemer 教授对此做了一个补充,说把今天的慕尼黑和广州做对比的话,自主设计品牌的水平已经相当接近,消费能力也持续在升级,反观欧洲,是停滞的。

人工成本只会越来越高,自动化和机械化是必须的。这是新的机会。

Axel Thallemer 教授在回答一个现场提问时给出三个建议:

  1. 设计师在作为乙方面对客户时,不要去给产品做定义,客户才是面向市场的,他们来做定义是对的,不必为此苦恼;
  2. 但是客户不能预判未来,而设计师可以在设计趋势上提供专业的引导;
  3. 设计师在项目中,不要试图主导客户对未来的规划,这是客户的事情,而设计师所应该主导的是具体的产品的创新。

现场有人问到能否举例说明仿生设计的具体案例时,提到汤姆克鲁斯爬迪拜塔的那双壁虎手套,Axel Thallemer 教授表示,仿生设计的具体应用并不像这样一对一的关系,用壁虎脚底细钩的原理做壁虎手套这是非常极端的例子,实际的设计案例往往是一个原理对应多种很可能完全不相同的应用场景,产生完全不一样的产品和形态。关键的关键在于,找到那个最基础的原理和机构,也就是设计的原型。

而有人问到,计算机模拟是否可以找到比自然更高效的方法时,Axel Thallemer 教授明确表示,是可以的。自然界中的优秀设计是经过了亿万年进化得出的,而借助计算机,我们可以以远远高于自然进化的速度寻找到新的更优秀的机构。

然而这样的工作需要跨专业的合作与应用,需要设计师有对自然学科和应用学科的学习,也需要背景更为复杂的团队协同合作。实际上早年的工业设计就是由那时候的建筑设计师来完成的,建筑设计的细分遍及很多领域,每个部分都延伸出了新的学科。工业设计师现在也需要面临越来越多背景复杂的项目,学科的穿插和知识的贯通在未来的工作里会越来越多。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q4 pre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