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软的神

生活的无常,我们无法拒绝。

私たちはあなたたちの命を救った、誰が私の命を救ってくれるの?人間界に価値はあるのか?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 are a kid? Always like this.

C’est la vie. ​​​

给小家伙洗澡

上周六的上午,我和小柒正在吃面包,筱烨突然打了个 FaceTime 过来。接起来一看,她正在小区附近一片草地上,一只看上去最多半个月大的小黑猫在草地上扭啊扭。

原来是她在遛小灰的时候,看见路口一辆小轿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拧着一只笼子,哐哐哐地往地上倒出来一只小猫!当时先后经过了两个路人,一个年轻一些的男人停下来想去摸一摸它,但是它很明显收到了非常大的惊吓,不停对着人哈哧,于是那男子就给吓走了;后来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路过,举起手机拍了些照片,也离开了。筱烨见它被遗弃,又是那么小的猫,没法见死不救,就把它抱到了旁边的草地上,给我打了电话。

柔软的小猫,不到两个拳头大

家里前两周才刚在楼下快递点捡了一只玳瑁,这才半个月又捡一只,一瞬间,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发怵的。毕竟,一方是开销要增加,另一方面,好不容易互相熟悉了一丢丢的猫们之间又要开始新一轮的适应,还是比较担心的。

但当我和儿子下楼,见到小猫的第一眼,就知道跑不了了。

不仅仅是因为它那么软萌可爱,更主要的是,这只小黑猫实在是太小了!别说完全不具备野外生存能力,就它这个老鼠一般大的体型,随便来一只附近工地的野狗就能给它一口吃掉。

我们其实也没有怎么商量,因为这没什么可商量的,唯一的问题是,怎么让一听说又捡猫就开始生气和念叨的筱烨妈妈接受这件事。最后我们决定,说只是救助一段时间,到时还是要送人领养的。倒也不是缓兵之计,因为我们也确实觉得家里的猫有点多了,算上这一只,家里目前一共有六只猫。以前的几只都是母猫,不怎么抢地盘,就还好,但现在家里有两个男孩子,其中一个还是正皮的时候,打闹的时间比以前绝对是多了好几倍!

小乖和他的小恋人–新来的小玳瑁–fafa

带回家第一件事当然是洗澡。

这只小黑猫出奇的乖,给它洗澡的时候特别配合,不吵不闹不挣扎,任我们揉。

好奇的 fafa 来看睡着的小黑

我和筱烨不敢给它取名字,因为有了名字就有羁绊,就送不出去了,所以现在会「黑熊精」「小黑」「小家伙」「黑妹」这么混着叫。总之,就是还没有名字。

我们也和小柒说,它不是我们的猫,我们只是代为照顾她一段时间。

但是我总是不免想起,当年也是打算养好了、打完疫苗了就把小咪送出去的,但最后因为一直没有人来领养,于是她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因为以前也送了不少领养,有猫也有狗,但救助的这么多小动物,被善待的也就只有被阿明领养的那只猫咪,其他不是走失了就是摔死了,我和筱烨早已心灰意冷。这只小黑猫,到底怎么样,其实还不知道。

虽然我常和自己说,你管不来苍生死活,你连自己的死活都无法左右,就不要广发慈悲,把自己耗进去了,也常提醒筱烨别再管了,别弄的别人不入地狱你自己下去,谁都不是地藏王菩萨。可是当你真的见到这样的小动物,被遗弃,被以恶相待,被死亡威胁,还是没有办法假装没看见。你管不了苍生,但眼前的事,你可以管。

你就是心软了,对它来说,你就是那个心软的神。

它们也有让人烦的时候,你也会时常后悔;但当你听到楼下马路对面的小狗呜咽时,你想办法联系可以救它的人去救它的时候,再疲惫的你,也是光彩照人的。

生活的任何阶段,都是难的。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都得一步步扛过去。

小乖抱着小黑在阳光下睡觉

昨天晚上,和小柒从书城回家的路上,我和他说:

我们读书学习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可以有多一些选择。人生太漫长了,变数太多,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可能会继续做设计,也可能会做其他事情。做好自己,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给自己多一些选择,总是没错的。

神一旦心软了,也需要被拯救。

绝望是不会爆粗的

我回来的这条路上,最近这个星期多了好多那种卖小猫的小商贩。看得我好难过…… 全部都是那种又白又软萌的小猫咪。

哎…… 有一次我还看到他们在十字路口拦着那些路人,问要不要买猫,说自己的猫都是些什么什么品种的名猫,怎么怎么样的…… 哎,从十几年前开始知道这种黑色产业链,一开始是愤怒,后来和我太太也救助了十来二十只不同品种的猫狗兔子乌龟,再到后来的心灰意冷,现在再看到这些人和动物们,我只能跟自己说一句:

这就是人间。

“干净的窗户”

不只是人的眼睛能传情达意,他们的也可以。那些因为主人被隔离就被其他人类活生生打死的生命,他们的眼睛也可以。一起生活,就是一家人。

文明应是残忍的收敛,暴力就只是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