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等待的开始

长长乱乱的头发终于得到了整治,未着几刀,却也谙得我心。

当天晚上,小叶子还专门给我拍了几张“定妆照”,以回应在饭否上积极关注我发型的我妈。

下面敬请各位看官把玩鉴赏。

第二天去图书馆时经过一小块空地,叶子又给我咔嚓了一轮,啧啧,我的二逼气质暴露无遗。

然而此时此刻,叶子已不在身旁。

这已是今年第二次送她上火车了,还是上次那一趟,开往家里的列车。上次她是辞职回家,准备出去玩,而这一回的心情却完全不同,因为尤妈妈病了。

虽然尤妈在电话里说“不要回来不要回来”,但是作为子女,哪能放心一个病人独自在家,而且是本身情况就比较复杂的尤妈妈。其实叶子的心也是很忐忑的,到底要不要回去,有那么多事情要做,该怎么办。虽然算不上什么缜密的分析,但是我的话还是帮叶子下了决心,回家好好照顾妈妈一段时间,也顺便把该办的事情的都先办了,也方便以后。尽管昨晚才得知尤妈生病,但是心中的不安一刻都不能等,于是今天早上就送了叶子去火车站,明天早上六七点她就能到家见到她心爱的daisy和乐乐了!希望尤妈一切安好,平安无事。

一个人在家,小小的房间都显得好空荡啊。早上送你进站的时候还想给你拍一张的,可人潮太拥挤,我还来不及按下快门,你就被潮水冲走了。你在家也要好好调理身体,阳虚可是个大事呐!

莽财、宝猪和小咪叫我转告你,她们很想麻麻哦!

唉,这一别就是年后才能再见。

好漫长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