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戒戒!这些都不能吃了!

医生说,我这段时间要尽量少说话,以后不能再吃煎炸火锅类食品,不能接触生冷烟酒,不能吃芒果荔枝,也不能再吃我心爱的各色饼干,一切饮食宜清淡忌辛辣刺激燥。一字记曰:戒!从今往后,要养生。

今天来医院,是因为昨晚又失眠了,咳了一夜,直到六点都没睡着,迎来了今天的第一声鸟啼。

夜里反反复复地在床上打滚,最后实在咳得太大声太频繁,就抱着枕头被子到客厅去,免得吵到小柒和小叶。斜靠在沙发上确实咳得少多了,也可能是因为离开了空调房。

但失眠并没有因此离开,倒是几有几次迷迷糊糊的将睡未睡时梦见了前几天发烧时梦里的场景。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隐约记得有四个符号,一个类似破布的标签贴、一个油画颜料般的蓝方块、一个白得没有质感的白方块,以及一个类似搜索栏的描边圆角长方形。夜里我脑海中不断地在构思后续视频中要说的话题的内容,修改措辞,甚至不断和自己讨论、争辩、推翻重来。要不是身体太疲乏,我恨不得直接起来把刚才想到的话都誊写到笔记里。

梦里有一些人,想不起来是些什么人,但肯定是前些天梦里见过的那些人。一起去了一些地方,似乎很熟悉,但人绝不是故人。

这波病痛快点滚蛋吧!

失眠的感觉太糟糕了!

从去年八月开始,睡眠状况就一直在变差。

从前的入睡平均时间都是五到十分钟,可谓是“沾床着”,几乎是一个躺下就立刻睡着了。最近这一年,不断增加到二十至三十分钟,有时甚至长达一个小时。这让我很不爽!

在这些躺下却没睡着的时间碎片里,大脑就像是不受控的电影放映机和高速自问自答机器人,不断播放白天和过去的记忆画面的同时,也在分裂成若干个不用的人在大声讨论各种话题。最可恶的是,这些声音竟然各个逻辑清晰、引人入胜,惹得我不得不专心听他们说什么,竟然愈发精神了!真可恶啊!

实际上,我这两三个月的入睡时间点已经渐渐往前推到零点附近了,比往日平均数提前了大约三十五分钟,总体睡眠时长也从六个小时逐步拉回到七小时左右的水平。可明明睡眠状况是在改善的,为什么入睡越来越困难了呢?

到底是什么在困扰我?

我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