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哈拉的意志

我之所以喜欢海贼,就是喜欢这份死不松口的热血,不是那种打得火热的热,是面对黑暗时,打死不低头的那股热。因为生活里太多事情无可奈何,所以总得劝自己「卧薪尝胆吧,不要着急」。然而要吞下这些恶气所需的,是信念。战斗有不同的方式,有人选择无后之忧,有人选择把信念递向未来。

之前有朋友问我,是什么让我坚持那么多年的写作?又是为什么做视频?我当时只说,都是习惯。但其实在流云的自述里我就说过,一切表达皆是思想。人的寿命有限,但思想可以活很久。只要一直写,就没人可以真的打死我。

这不是追求永生,而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