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构相似,只是风格不同

昨晚和筱烨在看电视剧时,听到马思纯和白客聊起女性在家庭中的委屈,我就问她这十几年来有没有感到过委屈。她说,从来没有。

她分析说:虽然我们俩在一件事情上的处理方式和态度会有差别,而你又不那么擅长人情世故,但在三观的逻辑上是高度合拍的,仅仅只是因为成长背景与个性导致的风格不一样。虽然你在外人看来是很温和的样子,我妈和其他阿姨都觉得你事事顺着我,但其实你内心是很坚定的,非常有自己的主张。你是很有逻辑和信念感的人,话不多但很有担当,能忍耐能抗得住事儿。很多时候不出声只是在忍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虽然有时候显得没那么灵活变通,但其实很欣赏你内心的笃定和对长远计划的坚持。你就像地上的沙,是往下沉的,我就像上面卷起的风,旋来旋去也不会离开这片地。

两人之间的磨合,磨的其实是互相了解和理解各自的风格,这才能打配合,但底层架构不合是没法儿磨的。

女性意识觉醒了,男性呢?

焦虑的对立面是具体;男女对立是抽象的产物。

女性自我意识觉醒是一种能力,但用于讨论抽象的概念和用于解决具体的问题,会得到不同的结果。越抽象的结构性问题越容易激发焦虑,并且由于结构性问题不是个人能解决的,会成倍地加剧焦虑。虽然我自小就讨厌身边的多数男性,但不妨碍我和其中个别人成为好友。同样,一个靠谱的男性伴侣可以消解掉大部份抽象概念中的问题。

这段话不是在针对独立女性,只是在陈述抽象概念与具体问题之间的关系。在我小学时就已经发现,由于社会主流中男性话语权过于强势,不仅压制了所有女性的空间,也同样压制了所有男性的空间,男女都在规定范式里无法透气。这种压抑也会催生出各种形式的霸凌。解放女性权益就等于解放男性的权益,这件事需要有更多男性意识到。

我们看到女性意识已经在觉醒了,男性意识呢?我不认为所谓的责任心、魄力、勇敢叫做男性意识,这是人类的光芒,属于所有性别的光芒。女性意识是相对于男权社会的概念,本不需要有这种概念。如果我们身处母系社会,才会有对应的男性意识觉醒。真正觉醒的是女性作为个体的意识,不从属于任何人事物的独立自我的意识。但我在许多男性身上还看不到这种自我意识的觉醒,这种个体发展的不对等和非均匀分布,是婚育问题的源头之一。

解决这类问题或许不能只谈男女权益的平等,不止是抽象地支持女性这个群体,还要关注每一个人的权益的平等,每一个鲜活的人。

后续:

社会规训对男性的暴力

没有针对原发言者的意思,仅仅是从她的话里想到一些事情,想延展开稍微说一下。

在客观上男权主导的环境里,处于弱势一方的女性更容易被允许有更多元化的呈现,而男性则往往被规训成一个模版,不符合那套标准的甚至会被划出男性行列。这是一种隐蔽但深刻的暴力。

强势一方为了维护自身的暴力和权力,需要树立坚不可摧的品牌形象。相应的,允许被制压的一方拥有一定自由度,既可以缓解冲突,也可以有效避免力量的集中与随之而来的对抗。

所以,解放弱势男性的必经之路是提升女性地位。否则,小男孩这个群体仍然会承受许多视而不见的暴力。

我和太太能走到一起,有部份原因是我们都不在那个社会标准范围里。她够“爷们儿”,我够“娘儿们”,都是相对于主流标准而言比较中性的人。可以说,我们之间的感情并非建立在性别基础上的,凭这,我们才敢这么多年来都称对方为soulm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