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嫌疑人?

昨天傍晚小叶和我说,下午带小柒在附近的公园玩耍,在台阶休息时遇到一名男子。

当时他们所坐的位置是路边,面前是一条大路。一名男子骑着单车过来,不偏不倚正好停在她和小柒面前。这名男子立在他们跟前,对着电话里说『就在公园门口,某某路和某某路的交界』。

男子停下车来时,一直盯着她和小柒看。

出于警惕,小叶对小柒说,爸爸和外婆在那边等我们,我们过去吧。随即起身,带着小柒、拖着小柒的扭扭车、牵着小灰往小区方向走。

起身离开时,小叶回头看看男子,他仍然一直盯着她俩看。

虽然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我们小区处在道路的尽头,在南山的脚下,算是比较偏僻的位置,小区里的业主也多是富有之人,周围小区也尽是房价极高的半山楼盘,若说很安全,怕是也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即便不能直接判定对方是人贩子或绑架犯,一位女性带着两岁的小孩在路边,又提着不少东西在手,如果有人起意,怕是也会选择这样的对象下手。不得不警惕。

最怕那一类蹲点布控的犯罪。毕竟平时很少会留意周围的路人,而如果团伙作案锁定某个小区,长期观察、筛选对象,这样平和的富人小区怕是很好的选择。

这么说虽说有点过于紧张的嫌疑,但自从有了小柒以来,我们俩的心态确实变化不小。过去看到营救被拐儿童的新闻,或者网上热烈讨论如何对待人贩子的时候,再或者看这类题材的电影,通常都会把焦点放在政府、社会这些因素上,如今却是有些易怒,恨不得把这些贩卖人口的罪犯和那些愚昧买家统统抓起来撕成碎片,不容辩解。

对于动物世界里护崽的现象,过去只是一种『常识』和『见闻』,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自我的内心活动。那种一点风吹草动就可以把自己变成剑拔弩张的状态的瞬间变化,如今已经可以非常真切地体会到了。

人非圣贤,皆有獠牙。

有孩子后,不仅有了软肋和铠甲,也长出了平日里收起的一身尖刺与一口利齿。

“爸爸,jiù jiù jiù~ ”

前天带他逛街的时候,特别兴奋,在衣服堆里走来走去,指着衣服就说“买~”。因为我问他,我们给妈妈买衣服好吗,然后他就在女装区不停地穿梭来穿梭去,看一件就说“买~”,把小叶逗得开心得不得了。

期间我指着一个圆形的警报器,告诉他“如果我们没有买就带出去,这个东西就会jiù jiù jiù 地叫哦”。然后他就一边“买买买”,一边指着他发现的每一个圆形警报器说“jiù jiù jiù ”。

小柒每次认识一个新的东西,都会看着我不停地问至少10到15遍,而我都会一次一次地告诉他,对,没错,就是这个。直到他觉得自己确实知道了。

然而这次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昨晚一家人在外吃完饭后,他在百货商场里自己指着一个棍型的警报器,看着我说“jiù jiù jiù ”。

这就厉害了!毕竟前一晚他所看到的是圆形的白色的,而这一个却是棍型的灰色的。他究竟是怎么理解和学会并举一反三的呢?

这不是个例。

他认识灯,但不限于家里的吊灯或者台灯,那些路边的造型各异的景观灯他也认识,哪怕是藏在围墙里的没有亮的灯,他也会指着说“灯~”;他认识卡车,但不限于某个尺寸颜色的卡车,而是各种“大车头+拖挂”的组合他都叫“卡~”;家里阳台上大大小小色彩花纹各异的花盆,他知道它们都叫“花peng~”。

还有很多例子,有些是我们教的,但大部分我们都只教过一两次,而更多时候是他自己日常观察和拓展的。

真的很神奇!

小柒究竟是怎样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的?在他眼里,这些东西“相同的部分”是什么,而他又是怎么发现或觉察的呢?

“大人们”在长大、受教育、社会的约束、文化的洗礼等等这些因素下,思维和观念逐步趋于统一和固化,然而孩子们在对世界一无所知的时候,仅凭着好奇,就自己摸索出了世界的样子,还能进行联想和自我拓展。

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能力!

令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似乎确实是与生俱来的。这一种感知“原型”的能力,感性地、未被方法论所干涉的“归纳”本能,是每一个人都曾经具有的。

我忽然理解了,那些艺术家们说的要用尽余生回到童年的意思,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