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构相似,只是风格不同

昨晚和筱烨在看电视剧时,听到马思纯和白客聊起女性在家庭中的委屈,我就问她这十几年来有没有感到过委屈。她说,从来没有。

她分析说:虽然我们俩在一件事情上的处理方式和态度会有差别,而你又不那么擅长人情世故,但在三观的逻辑上是高度合拍的,仅仅只是因为成长背景与个性导致的风格不一样。虽然你在外人看来是很温和的样子,我妈和其他阿姨都觉得你事事顺着我,但其实你内心是很坚定的,非常有自己的主张。你是很有逻辑和信念感的人,话不多但很有担当,能忍耐能抗得住事儿。很多时候不出声只是在忍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虽然有时候显得没那么灵活变通,但其实很欣赏你内心的笃定和对长远计划的坚持。你就像地上的沙,是往下沉的,我就像上面卷起的风,旋来旋去也不会离开这片地。

两人之间的磨合,磨的其实是互相了解和理解各自的风格,这才能打配合,但底层架构不合是没法儿磨的。

全新的户口本!

今天和小叶第三次去新房子,办理入伙手续。距离第一次过去看房交订金,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月。虽然那一天就已经有一种“铆下新起点”的感觉,但今天办完入伙之后,步行到附近的派出所做完了“市内移居”,从三张散页的集体户变成自己做户主、一家三口在一本里的家庭户,我才终于有了“敢开心”的踏实感。

那终于确实是我们自己的家了。

我过去常和小叶说,我自小是个动荡的无根之人,直到和她结婚,才觉得自己有了落脚的地方,最近买了房才终于觉得安顿了下来。

然而落脚不等于人属于哪里,安顿也不意味着人被固定在了一个地方,只是心安了,有了一处游船可栖的港湾。未来我们要一起出去玩耍,去游历,我们不属于哪里,我们就是属于我们。

十年

今天是我们相识的十周年,小叶画了这幅画。

然而今晚我得在公司加班,这样明天就可以有一整天的时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