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死一场

一睁眼,我发现自己正在和一群伙伴走进了一个古旧破败的寺庙里探险。地上躺了很多“尸体”,全都僵化或者石化了。就在我们正准备往寺庙更深处前进时,他们突然爬起身,举起手中的刀剑向我们砍来。同伴呼唤我,而我则在试图阻挡一名少女僵尸的时候被她干脆利落地割了喉。

在被割喉的前一秒,我隐约能看到她的样子,紧致青嫩的皮肤上有着小巧尖峭的小鼻子,令我诧异的是,作为僵尸,她的红唇显得异常美丽。她舞剑的时候其实还是半趴在地上,一身长满了苔藓的青铜盔甲把全身包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一张青春的脸庞,可散落的黑色长卷发遮住了她的眼睛,我无法得见。

死后不知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我依然躺在那个寺庙里,但周围已经是人流涌动,香火鼎盛。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我相信我并没有死,至少我可以自由的活动,于是我开始四处奔走,寻找可以证明我还活着的人。

在寺庙的入口,人们排着队,我看见了我们公司的二老板,王总!我凑上前去,试图和他说话,他却惊慌地飞奔了出去,为了追上他,我在空中迅速地移动,但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只看见他一脸惊恐,消失在人流中。其他人,则根本没看到我。

随后,我跟着人群上了一辆混装着中国兵和越南兵的征兵车队的最后一辆大巴车,离开了那里。我不知道仗打得如何,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凯旋而归的号角在欢迎我们,而此时,车上的人一个没少,只是座位的顺序大有不同罢了。此时的画面,是一片暖洋洋的橙黄色,阳光从左边的车窗里照入车内,浅黄色的军装被照得格外有食欲,每个人都胀得像一只只大面包。

回到城镇,在不知不觉中和现在的同事走到了一起,他们是我之前小组的伙伴们,大家一起走向一个寺庙遗址。我跟他们说,我想证明我没死为什么那么难?他们并没有说话,直到我说起一些有趣的事,他们才开始高声畅谈。可是寺庙门前的甬道如此的长,走了很久,也没见到山门,路边只有零零落落如同圆明园一般破碎的石质建筑,远处隐约的森林深深绿,像是天边一道宽宽的黑色裂缝,引诱着我前去。

在无知觉的行走中,闹铃终于响了!

记今早梦一场。

From WordPress for Steven’s iPhone

川西自由闲_亚丁篇

这是一个各种极品哥和神奇姐们横行的天下,例如这个即将离开稻城的早上。

那位身怀匕首睡觉的大侠名唤笑天,由于他们一行八人和我们仨是同一时段去亚丁(幸好不是同车),所以早上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出来吃早餐。下图就是超级好吃的土豆包子和牛肉包子!啊哈哈~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做包子的,香脆可口,还超级便宜,绝对符合旅游必备的“当地名吃”的称号!

包子吃得差不多,该买单的时候,笑天同学深情款款地说,我真羡慕你们,可以这样活着。我们仨一愣,什么,怎么活着?接着他继续说,我从来没想过还能这样吃早餐,以前我出去玩随便一个早餐都是一两百的,和我女朋友出去旅游一个星期就花了一万多。接着说,他从前从来没想过要记账这种事情,觉得认识我们仨他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当时纳闷,你不是对我们记账的行为表示不理解么,这学习二字,从何谈起?听着这些话,我,sarabi,文彬,瞬间,石化+冰冻!

昨晚这哥儿们和我说,自己是头一次自己一个人出门,以前都是父母带出门的,这次还是瞒着父母偷偷出来玩。怎么说好呢,大三的男性,已经不能叫男孩子了吧,一个20出头的男人,被父母宠着,家里有钱,花钱没概念,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私底下我们给他取了个别称——刀哥!尽管刀哥说话时那种张扬的风格和自我感觉过度良好以致不顾别人感受这些东西确实让人感到不太舒服,不过早餐这段“雷人语录”倒是让我觉得这孩子没那么讨厌。尽管他确实有点让人无语,不过从他身上看得出,他父母的无能。

这种人大概是失败教育的牺牲品,谴责他这个那个也没多大意义,当他踏出这第一步,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在旅途中接触了许多不同的人之后,自然会走出原本画牢的圈子。这也算是旅行的意义之一。

笑天抢着把早餐的单买了,找钱的时候很惊讶地说道:“哇,才7块钱,你们都吃饱了吗,再加一点吧!”后来他的伙伴们也过来吃早餐,他也把单给买了。我忽然有个阴谋论的想法,他的这些同行的人,该不会是看中他有钱,所以才一起走的吧?不管怎样,这家伙心眼其实挺好的。

话不多说,该出发了!

从稻城去亚丁又是绵延不断的盘山路,要开四个小时,前一天和认识的藏族小伙多吉约好了车,早上九点,准时出发。

但是当天多吉开车去了别的地方,赶不回来,于是叫了他的朋友尼玛来开车…尼玛!?我们仨当场笑到内伤!好吧,不能这样,伤害民族感情的!心态要端正!

来看一下,帅气的尼玛!87年的!

由于进入景区要门票,为了躲避这个高得吓人的门票,我们给尼玛一笔逃票费,我,sarabi,文彬,大哥,二哥,五个人,开始了一小段,逃票爬山之旅。操作方式如下:

尼玛在路口放下我们五人,然后他开车过景区大门,开到前面的一段路,而我们则直接从放下我们的地方步行走上上面的那段公路,再和尼玛汇合。

是有点累,不过这样一次小探险,倒也看到了许多很棒的风景。

左起:霸气侧漏的文彬,你看她那豪放的拖鞋,威武的披风,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天生喜感的sarabi,学名,孔慧娴,在康定知道她名字的时候我就笑了,真想打个电话给孔慧;喜欢用色情话题撩司机的大哥,前共产党某部高级干部,年轻时在日本工作多年,炒得一手好菜,后来在亚丁见识到了。

娴仔的450D拍的小花。

路过一个小村庄,很有电影里英雄逃难地的感觉。

不!我绝对没有类比自己是英雄的意思!

一点也没有!绝对没有!

接下来遇到了出现稻城亚丁明信片上的小村庄。

五彩池村

给帅气的尼玛一个特写!多有福气的耳垂!sarabi出品!

路经一座据说也是神山,但是尼玛说他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神山。唉,有雪和没雪待遇差那么多啊!

突然间!

惊喜的一幕!

华丽丽地!

毫无防备的!

出现了!

渐渐散开的云后面,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神山仙乃日,观世音菩萨!

五个人下车疯狂地按快门!

据说很多人等了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仙乃日一面,因为经常云层翻涌,仙乃日很难露出全貌,今天我们运气太好了,在路上就看见神山露脸,大哥说我们一定会交上好运的!嗯,好话我也信,我们一定会有好运气的!继续前进!

噔噔蹬蹬!亚丁村就在脚下!田野里竟然还有亚丁俩字,牛逼。

亚丁和仙乃日。

从这个位置就能同时看见神山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和仙乃日观音菩萨,老天太给面子了啊!

神山下卖东西的阿姨,sarabi450D出品。

事不宜迟,赶紧去亚丁村里的登巴报个到,休息一下就进山!

出发!

半路休息下,遇到刀哥和他的伙伴们,有个体重等于身高的女生,我们都对她投以了佩服的眼神。

好像紫色的仙鹤。

还有心形的小叶子。

哈哈哈!两只自拍的九零后!

走了好久才终于见到冲古寺,天却开始有云雾翻涌。后面的山峰就是仙乃日,越来越近了!

叠念

冲古寺门前有一面石墙,一片片石块层层叠叠,好像一个露天的藏经阁,一本本经书整齐的排列着。

就在准备进入冲古寺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门口有一只小松鼠正在偷吃。

锦毛鼠

被我抓了个现行。哈!正在看镜头呢!

锦毛鼠

竟然无视我,继续大胆吃!

这是玛尼堆。

原本我以为所有石堆都叫玛尼堆,第二天上山时牵马的少年告诉我,路边那些石头堆是来寺里的人带上来的,因为石头可以通灵,所以放一块石头就是告诉菩萨“我来了”的意思,通常是穷人家放置的,代替香油钱。而玛尼堆是由当地德高望重的喇嘛指定地方,参照周围环境的各种因素,选定一个地点,放上大量刻有六字真言的石板,堆砌成型后,还要经过喇嘛的开光,才能称之为玛尼堆。

隐匿在雨雾中的仙乃日。

在冲古寺里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所有藏传佛教寺庙的各个门框的色彩和样式形成的花纹和图案,和人在眩晕和幻觉状态下的视觉感受是非常类似的。一圈一圈的递进演变的色彩,咋一眼看像是在模仿彩虹,但是配合门框窗框本身方框状的形式,再有摇曳的蜡黄的烛光和灯光,身处其中,不免产生一种进入另一个时空的错觉,门廊走道就仿佛时空隧道。

出来冲古寺有两条路,一上一下,我们选择了向上的路,结果这条路通向了冲古寺下面的冲古草坝。悲剧的是,我们越往下走,雨就越大,最后就直接变成在三个人在大雨中草坝漫步。就在此时,一同上山的我们五人,分成了两队,大哥二哥两个老男人速度飞快,一下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草坝的风景一般,就是很大很大的一大片草地,雪山上的融化的雪水在这里汇成小溪流,点缀其中。在雨中朦朦胧胧的,倒是有点江南烟雨春草飞的意思。可惜当时雨太大,没法拿出相机来,拼命遮挡拍了几张沾了雨点的相后还是没办法,只好放弃。

从草坝上来,在景区电瓶车的停车场休息了一会,顺着指示牌去找珍珠海,结果又回到了冲古寺的门口,而前往珍珠海的路,就是向下的那一条。其实我们当初往上走,就是想去珍珠海的…唉。

对着神山,我没有许愿,而是发了道誓。正所谓神助自助者,不管山上有没有灵仙,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它,这不是我的风格。山再巨大,也仍是时空流动大潮里的一抹映像,作为人,应该谦卑,但绝不能低头。观音菩萨,你是同意的吧?

三头凶残的恐怖分子在雪山前向组织汇报今日战果。

走到神山下,再次遇到刀哥他们。本来想叫刀哥帮忙给我们仨拍张雪山合影照的,但是这种需要弯腰屈膝低角度取景的时候他实在弯不下去,没办法,我们只好玩自拍了。

另:那位重量级女生坚持走到了终点。

有奖竞猜节目开始!

请问:

这两只恐怖分子为什么采取这样的姿态休息?

A:太晒!

B:太冷!

C:太二!

D:太闲!

本期答案将在本期游记的某处公布,敬请仔细留意。

奇迹出现!

当我们赶到珍珠海时,雨停了!

云散了!

菩萨露真容了!

观音水仙

祈愿石

五色珍珠海边一座小小的叠石堆,叠搭了众人的心愿,在湖边虔诚地跪拜。

祈愿石

在湖边和大哥二哥汇合时,我们五个人的相机都快没电了,接下来的一幕就超搞笑了,我,大哥,二哥,三个男人把电池抠出来,在裤子上狂搓,搓热了,就赶紧塞进相机,赶紧构图测光,飞速拍一张,然后又没电,接着再搓,再拍,再搓,就这样一张一张从冰冷的气温中争取出来。上面的七张照片相片都是在这样电力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拍摄的,当时使劲搓热也才总共拍了14张。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拍到日照金山,后来实在是再也搓不出一点点电了,才不舍地离去。另一个原因是,湖边的小蚊子太多了,尽管不咬人,但是几十只蚊子在你脸上飞来飞去,那感觉太难受了,一不小心就吸进几只,咳咳!呛啊!这也就是上面两位恐怖分子之所以采取这样姿势的全部原因!哈哈哈!

【插曲–生日歌】

【下山的路上,我们仨一路引吭高歌,从罗大佑唱到周杰伦,从还珠格格唱到暗恋桃花源,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唱各种不记得歌词的歌,大声地唱着,驱散了所有的疲累。

走在大路上,三个人摇摇晃晃地看着后面,大哥二哥没有跟上来,似乎今天少了点事没做。文彬忽然说,今天要唱一首歌!这才想起来,这天刚好是孔慧娴小盆友二十一岁生日!然后啊,有人就说 不用啦不用啦,然后另外两个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唱“祝你生日快乐”,某些人还在说不用啦不用啦,嘴角偏偏还要偷笑。啧啧啧。】

晚上回到登巴客栈,打开门一看,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的行囊。心想应该不会又是刀哥吧,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台湾人。由于之前在稻城时,文彬提到过一个巨炮镜头台湾男,他的路线和我们是一样的, 而文彬对他的评价是“极品中的极品”,于是这个印象是有点。我开玩笑地说很可能是你说的那个台湾人哦,结果被鄙视了。

然而世事就是那么奇妙,这话说完还不够十分钟,房门开了,那名传说中的台湾男子走进了我们世界。

这位兄弟一个人的行囊几乎有我们三个人的分量,更要命的是他的相机+镜头+各种遮光罩+各种测光表+各种不认识的摄影器材,都比我的所有行李还多。他见到文彬似乎非常开心,开始各种问东问西,大概意思是“我去了哪里哪里,你们还没去啊,哎呀,我还去了哪里哪里,哇,你们还没去啊”等等。

好吧,咱们饿了。

休息了一会就出门觅食,由于整个亚丁总共只有那么一丁点大,客栈总共就那么几个,饭馆就那么一两个,人生地不熟,没得选择的情况下,我们五人误打误撞地进了一家据说可以自己做菜的饭馆。

这家饭馆牛逼啊,物价指数比海湾地区还高!

一颗洋葱要5元,一只鸡蛋要5元,小小一盘炒青菜要30-50元,blablabla,总之就是,索马里的待遇,迪拜的价位。牛逼哄哄的老板娘自称是成都人,川妹子果然辣,和大哥对站着宛如一枚钢钉,打在我们的心里。

但是,你不在这里吃,没别的地方有吃的啊。所以,忍忍吧。

后来我们说今天是sarabi的生日,大哥一声吼,亲自上阵!油,不用省,盐,不用省,口味越重越下饭!

独身在日本度过了年轻黄金时期的大哥的手艺果然不一般,难怪以前他的日本同事都争着要去他家吃中餐。但是这买单时,唉,肉疼啊…幸好不是我的肉,我们三个小年轻可伤不起。

晚上回到客栈,我床上本来插着相机充电器的插头被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诺基亚8XXX的黑白屏手机。我操你妈!这时台湾人从里屋走出来,一副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腔调说“你的插座我用了,唉,过来大陆我的HTC用不了,只好用这个破手机,唉,又没电了”然后就转身进了里屋和里面俩女生聊天去了。我操!你那么有钱你买个新的啊,不打招呼强占别人的插座不说竟然还没有一丁点歉意,你他妈太给台湾人民丢脸了吧!

懒得和这个鸟人理论,直接拔。

后来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文彬问我怎么设置相机的参数,一来二去,巨炮男也对我的相机感兴趣了。他说想看我的小相机拍的片子,我心想也没什么,看就看。我一张张回放给他看,但是他却一脸被吓傻的表情,我说也看看他拍的,他竟然吱吱呜呜说:

“我的?我的…相片是吧?还是我的相机里的相片啊?哦!呵呵!我的相机没电了,我拍了很多,拍没电了!呵呵!诶!你拍的很不错哦,都有单反的感觉了!呵呵!我的没电了,看不了了,看不了,看不了的。”

哥儿们你怎么了?说话说成这样?

不说了不说了,困死了,睡觉。

结果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晚上,我…

无!法!入!睡!

因为下午的雨,似乎有点感冒…

而台湾巨炮先生的鼻鼾声也是巨炮级别的…

我的床的床垫弹簧又坏了,凹凹凸凸各种变形…

被子又是厚薄不均四面漏风…

唯一有安慰感的电热毯还是只有一半是热的!!!

怎!

么!

睡!

啊!

最后,我终于在早上七点后,等巨炮先生出了门,再和文彬换张床,才最终得以睡了两个小时。

被折磨了一晚的我,体力补充不上来,整个人蔫了一大截。幸好两只妹纸心灵手巧秀外慧中勤劳能干,在她们强大的早餐供给下,我迅速恢复了一半体力值!!!出了门,晒了太阳,哔~体力值全满!!!

晚是晚了点,但还是要出发!

sarabi妹纸450D荣誉出品!

今天换双腿,以马代步。

啧啧啧,这感觉。

在下马的地方也有小松鼠,很多人逗它玩,它精得很,又要吃,又不亲近人。

疲惫的景区电瓶车司机,450D出品。

坐着电瓶车,直接上到洛绒牛场。

著名的央迈勇文殊菩萨出现了!!!

不要以为是我的相机偏色哦,也不是有云遮挡产生的错觉,左边那座山的的确确就是这样青青蓝蓝的颜色的大石头!

唉,光比太大了,我的小相机好难平衡啊。

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

巨大的褶皱地貌,活生生被央迈勇的巨大冰川切断了,于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碰到了卖虫草的藏族姑娘。

据康定那边的藏民说,往西走就没有假的虫草了。虽然我不懂看虫草的真伪,不过这里买虫草的姑娘们都是手里捏个小手绢,里面放着七八条,多则十几条,细细小小的虫草,如果是造假,不会造那么买不起高价的虫草吧。据她们自己说,就是平时休息时顺手挖的。

450D猛烈出品!

继续央迈勇。

三土匪在雪山下!

这草地!啧啧啧!

于是有人 HOLD 不住了!

小腰那个扭啊~

经幡和雪峰。

夏诺多吉显得要斯文些啊,为什么是金刚手那么刚猛的角色?

银河边的精灵。

栈道边的一棵小树。

风将祝福吹到远方。

洛绒牛场可以同时看到三座神山,这是仙乃日的侧脸。

即将离开雪山景区,回头看看,这是昨天雨中漫步的冲古草坝。

最后望一眼央迈勇。

回程时本来该来接我们的尼玛临时有事过来不,找了他的朋友桑丁来开车。sarabi拿着尼玛给的号码打了半天打不通,最后发现尼玛给的号码少了一位数,而尼玛的电话又联系不上,只好打电话给多吉。结果多吉说他正好就是景区门口,碰面后说找桑丁找不到,哪知道多吉说:“我就是桑丁啊!”这就让我们纳闷了。原来多吉的全名叫桑丁多吉,尼玛和我们说的桑丁就是一开始找尼玛来的多吉!!!

回稻城途中遇到的一群小学生。

稻城亚丁人社区的留言本。

这一年,我们都没钱;但我不会永远没钱。

钱不能买来富有,但可保青山常在柴不空。

别了稻城,别了神山。

回头枪!

下一站,杀向新都桥

—–>>> 回到【总目录】

川西自由闲_稻城篇

在康定的一天半,因为天气原因,没能望见贡嘎,没想到在离开康定的这个早上,在驶往稻城的山路上遥遥望见了贡嘎神山。

可是好景不长…

漫长的…

艰险的…

无奈的…

极其颠簸的…

各种故障的…

县际大型过山车之旅悄悄地开始啦!!!

刚出发的一段路还可以,在成都时听前一天听回来的人说,过去的路非常烂非常颠簸,从成都到康定的路倒也不像那么夸张。

可是!可是啊可是!

还没开心够一天,过山车之旅就开始了!!!

路在悬崖边啊!!!

全是碎石子路啊!!!

全是盘山公路啊!!!

一座一座山上上下下啊!!!

一会狂风暴雨啊!!!

一会又是烈日当空啊!!!

各种陷泥坑和堵车啊!!!

最不爽的是还要继续单边放行啊!!!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以下是这段路上我用手机更新饭否所写的内容:

◆沿着盘山公路前进,海拔在缓缓提升。2011-06-21 07:12 通过手机上网

◆很长一段时间完全没信号,路很颠簸,都被大卡车压烂了,跟碎石路没什么两样。现在停车休息,上厕所五角一次。耳膜有反映,类似坐飞机时那样。2011-06-21 09:28 通过手机上网

◆四个小时过去了,还有十一个小时的路途…2011-06-21 10:05 通过手机上网

◆悲剧了!我发现我带着的两本社刊竟然在清晨赶班车的路上颠掉了!掉了啊掉了啊!2011-06-21 11:07 通过手机上网

◆这段路粉尘那么大,小姐你还能打开窗直面澎湃的灰潮,小生甘拜下风…我得出动万能头巾了。2011-06-21 11:20 通过手机上网

◆剪子弯山,海拔4659。2011-06-21 12:03 通过手机上网

◆路太TM颠了!!!晃得我头疼脖子疼!!!无法看书!!!相机完全拿不住!!!睡觉撞头频繁力又猛!!!老子要晃成脑震荡啦!!!坐在车上干晃,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路才走了一半啊,还有八小时啊!!!2011-06-21 13:16 通过手机上网

◆车子坏了,还陷进泥坑里,已经原地停留将近一小时了…外面下雨刮风,还有汽油味,开窗不是,关窗不是…信号很差,一直零信号,刚刚才恢复一点。2011-06-21 15:11 通过手机上网

◆司机放弃了,等援军。2011-06-21 15:42 通过手机上网

◆中午狂风大雨,现在烈日当头,坑爹啊!!!2011-06-21 17:10 通过手机上网

◆这绝不是颠簸!这是把你抛离座位,再配合一个转弯倾斜,坚固的玻璃窗狠狠地把你拍落,就像一只苍蝇!真佩服自己居然还能打那么多字!!!我够资格参加宇航员反重力训练了吗???2011-06-21 17:22 通过手机上网

◆每一次颠簸和转弯都在悬崖边,这和看《生死时速》或《速度与激情》完全不同,因为我就坐在这辆随时有可能坠谷的车上。我真的很害怕,这一点也不好玩。2011-06-21 17:42 通过手机上网

◆刚才有四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感到头晕头疼和胸闷气短,应该是轻微的高原反应,现在终于缓过来了。此刻海拔应该在4800-4900之间。2011-06-21 17:50 通过手机上网

◆能看见山脚下的理塘了,也就意味着距离稻城仅剩六小时!!!2011-06-21 17:56 通过手机上网

◆在康定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粥,通过她我可以认识到过去我渴望了解但苦无渠道的社会工作和宗教团体,也许未来可以合作,我就能把那些又好又廉价的设计推广到最底层最有需求的人们的生活里。2011-06-21 18:25 通过手机上网

◆太疯狂了!我竟然看到了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我的工作情景和状态,我看到了全新意义上的和平盛世!可这一切仿佛就在眼前,那么美好,那么值得为之服务终生。2011-06-21 19:02 通过手机上网

◆我靠!开了这么久,现在才来放电影,而且是《东成西就》!!!2011-06-21 19:19 通过手机上网

◆前方撞车,又堵停了一个小时…此时是经典的欧阳锋和洪七之战…笑死了,香肠嘴木哈哈…2011-06-21 20:04 通过手机上网

◆山愈黑,天愈明。2011-06-21 20:58 通过手机上网

◆呵呵…交警不愿意过来…人民公仆啊!2011-06-21 21:07 通过手机上网

◆理塘交警想把上百人活活饿死在山上么?2011-06-21 21:24 通过手机上网

◆两个半小时,警灯终于出现了。2011-06-21 21:27 通过手机上网

◆被困于此。2011-06-21 21:30 通过手机上网

◆旁座的大妈一路上靠着我的肩膀熟睡,仿佛我是她的孩子…在这段漫长的行程里,被一位陌生人如此信赖和依靠,感觉很美好,就像被神眷顾了一样。2011-06-21 22:44 通过手机上网

◆我宣布:今天,2011年6月21日,为,康定-稻城县际大型过山车日!历时18小时,圆满成功!2011-06-21 23:45 通过手机上网

◆到岸!2011-06-22 00:01 通过手机上网

这就是【伟大的康定-稻城县际大型过山车之路】~!!!

下车后我立刻打通sarabi妹纸的电话,直奔亚丁人社区!本来和妹纸说好在高原反映汇合的,但是妹纸昨天到达稻城时高原反映没开门,于是换到了亚丁人。嗯,此时我仍然以为高原反映是一家青旅的名字。好吧事不宜迟赶紧冲到亚丁人住下来再说!

到达亚丁人见到妹纸时,这厮竟然全然没看见疲惫而精神的走进大厅的我,而是在和两只大叔插科打诨,啊,她旁边还坐着另一只霸气外露的姐姐。等我走到前台登记住宿时,sarabi才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惊讶样地大叫了一声“啊!”我靠,啊什么啊,我又不是熊猫。

这晚我和sarabi妹纸以及那位霸气外露的姐姐同房…啊!好害羞!

(自刮两巴!pia!pia!)

疲惫地卸掉连续晃了十八个小时的脏衣服后,我洗了个澡!

这个澡牛逼了!太重要了!这是我离开湛江以后的第一个澡,第一个!老子都他妈四天没洗澡了!我要爆粗!哦,已经爆了…

因为高原上如果感冒的话,什么头疼耳鸣胸闷等等都会出现,处理不及时就很容易引起脑水肿和肺水肿等连锁反应,所以一般来说进入高原就不好轻易洗澡的,以防感冒。

所以啊,这个热水澡,太他喵的舒服了!

连睡前小小地聊了一会,妹纸叫我猜猜同房的姐姐多大,我端详了好一会,心说大概是大三大四的样子,我说难道也是毕业旅行?sarabi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她,才,高中,毕业,叫文彬。

我靠!尼玛我高三毕业的时候干嘛去了!?我靠!现在的小孩怎么那么牛叉!才他妈刚高考完就一只妹纸只身跑来川西这种颠簸到不行的地方!尼玛太打击了啊!老子太浪费人生了啊!!!

难怪这妞霸气外露得那么厉害…好吧,北方的姑娘就是不像南方的妞。

不多说,先睡觉!

美好的一天开始啦!上图那只头发混乱的格子人就是sarabi妹纸。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亚丁人的酒吧门前发呆,啊,书糊的时光…

看吧,这就是那条著名的安逸公式:

安逸指数=无聊指数*β

β=某个参数

也就是说,安逸的程度是和无聊的程度成正比的…多么傻逼的对拍!

哈哈哈!

啊!

肚子饿了!觅食去!

尽管这是寻觅多家后才决定的饭馆,但是我不得不说句实话:

这碗超咸散煎鸡蛋软爬柔面是什么玩意啊!?

好吧为了体力还是吃吧,就当我是一台食物焚烧炉好了!

(内心的声音:什么!?这也叫食物!?我靠!

另一个声音:好啦好啦,吃吧吃吧,不吃会死的。)

下午去附近的雄登寺。

成员有我和sarabi&文彬两只妹纸,有亚丁人的义工熊同学(大名梁爽,哈!真凉爽!),还有俩大叔,以及一枚从建筑设计转行到服装搭配师的女纸,另外还有一只单反大叔,炮口直径很吓人。

这是一个可以看云看一整天的地方。

这是整个旅途中唯一一个允许拍摄的寺庙的外廊。

雕龙大柱都是用整根巨木制作的,龙的造型都是直接从原木上镂出来的,看得出来,原本木头的直径要远大于现在看到的柱子的直径,至少要在龙的造型直径以上。

我常说,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做这种事,如此精美,如此精细,如此精湛,没有祥和的心是绝对做不来的。

在这里我还发现了一个小细节,每个寺庙的柱子上下半部都有一个法器的形象,大致的造型就是中间一个圆形,四头是梭形,然而我在康定见到的图案的圆形里是一个阴阳鱼的造型,而雄登寺这里的圆形里不是双阴阳鱼,而是三阴阳鱼!我想,如果双阴阳鱼的双方是对立互补的关系的话,那三阴阳鱼的三方就像三角形的三个点,或者是三权分立里的三个不同的势力,以三方为基准所发展出来的世界,一定比二维关系所建立的关系更为稳固和紧密。除了黑白,这个世界更多的是不同层次的灰,这才是世界的基础。

你不得不承认,这里和中原地区是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文化。

至少,这里的人们知道敬与畏。

在熊同学的提醒下,如她所说,这里的每一根大柱都是倾斜的,不是完全正的。我仔细观察了雄登寺正面的大柱子,的确是略微向外倾斜的。这很意外,以往的经验是,藏式建筑的柱子多是锥台形的,就是上部略小下部偏大的圆柱子或多边形柱子,而这里是柱子呈椎台状的同时还向外倾斜。某个瞬间我猜想难道是工匠出错了?可是这不可能,每一座寺庙都是花好几年时间精心建造的,不可能出这种低级质量问题。

当时我猜想,建筑群后方的柱子也许是向后倾斜,使得整个建筑的四角呈一个向外张开的结构,至于保持这样微妙的平衡状态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不知道,也许这样向外倾斜的内部柱形和向内倾斜的外墙可以形成一个更稳定的外围结构。但是有一点我比较肯定的是,和其他寺庙一样,柱上的纹样和佛像的头部都会刻意放大一些,这使得如此大尺度的造像的上部细节也能让人看得见,也许柱子的倾斜也有类似的考虑:倾斜的柱子顶部的纹样比垂直的柱子的纹样更容易让人看见?

当时有几个工匠正在为门口的石狮上色,想问问他们,可是寺庙的主体不是他们参与的,他们也不清楚。

东边日出西边雨,寺檐坐观世事清。

突如其来的大雨从右边的天空出现,第一次现场看见云雨区的侧面。大雨缓缓地从侧面袭来,逐步逼近雄登寺。

另一边的蓝天白云,即将被雨云攻占。

风雨雕花柱

风雨笼罩着雕花大柱,仿佛要吃掉这个世界。

等到天晴,就回去亚丁人了。

在亚丁人的门口,见到了这个搬运工。说不出个具体的缘由,但是这个画面确实让我心中一抖。

回到稻城县城还早,于是和sarabi&文彬在巷子里逛逛,地方很小,着实没什么可以逛的,不过这只表情欠打的猫又让我惊喜了一把哈!这霸气侧漏得啊!

路遇一家粉店,老板超好人,文彬说想吃饼子,老板说我这没有,但是我知道我们这最好吃的那家就在旁边,我带你去。啊,这是多好的人啊。老板家的火锅粉也不错,爽滑香浓,就在稻城菜市场门前大路顺着下坡方向走一小段就能找到,有机会去的话一定得去试试看。

ohoho~接下来就是因sarabi强烈渲染弄得我慕名已久的“高原反映”了!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不是高原反应,就是高原反映!这是一家提供住宿功能的青旅级咖!啡!馆!

呃,上图那一大壶可不是咖啡啊,是酥油茶,和我以前在中甸喝的有点不同,比较咸。

这次在高原反映没有住宿,只是在那里发呆了两个小时,不过从一进门踏上碎圆石地面那一刻起,这里的氛围就让我着迷了。如果以后再来,一定得来这里住住看。

晚上我们仨和大哥(就是之前一起去雄登寺的大叔=_=|||)二哥一起去泡温泉,茹布查卡源头温泉。据藏民老板说这个泉水是某天忽然冒出来的,所以属于公共财产,不能被个人占有,而且仅为源头附近的几家人开发使用,外来人不能占有的。不过话也没说绝,如果有人出特别高的价钱,还是可以卖的。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泡温泉,在美丽纯净的藏地。可惜不是露天,看不见藏区的星星。

泡完出来感觉整个人容光焕发啊,皮肤嫩得不行啊!哎呀!我爱上温泉了!

回到亚丁人后本打算早点睡觉的,可是打开房门后发现只住了我们仨的四人间多了一包不知谁的行李,一个黑色的大包和一件黑大衣覆盖了整张1.8*0.5㎡的大桌,这使得有约定个人物品分区堆放的我们三人不是太爽。

等此哥回来后,看着长相和身板,估计是什么警校之类的学生,于是问他是不是还在念书,这哥儿们一脸优越感地反问我是不是看到他的校徽了。我心说你什么校徽啊,值得你这么高调的开场白?文彬凑过去看他衣服上偌大一个蓝色logo,好像叫中国民航学院?好吧,是我孤陋寡闻,没听过这么一个牛逼闪闪的学校。然后这哥当着两位女生的面把裤子脱了,剩个内裤地从文彬的头上爬上了他的上铺…瞬间房间内的气氛降至冰点…他看着我们一脸石化的表情,很不以为然地说“不是吧你们,怎么了”。我心想你至于么你,咱们认识还不够十分钟,你在两位女生面前把裤子脱了…你脑子进水了啊?跟你很熟吗?更无语的是就在临睡前这哥儿们下床从包里抽出一把小臂长度的匕首,揣着匕首就上床了。我们仨目瞪口呆,心想这哥儿们想怎样啊,然后他赶紧解释说自己就是练这个的,不抱着匕首睡不着觉,还说这种警惕是下意识的,没有恶意,要是我们担心的话,可以检查他的证件。尼玛这不是证件的问题吧哥儿们!没有你那么没交代的乘警吧哥儿们吧?

期间sarabi和文彬记账,这哥儿们问,为什么要记账?

我和sarabi说要知道自己钱花哪儿了,要有理财意识,要学会管理自己的进度等等,然后这哥儿们回应到:

有什么意义?钱花了就花了嘛,为什么要记!

于是我们又说了下理财的好处,这哥儿们俩字:不懂。

好吧,咱们明早赶车呢,不聊了。

本来该早点睡的,这哥儿们硬是自说自话说了半天,一直在说他在学校里怎么和他的哥儿们打架和花钱的事,砸人家店都不眨眼的,等等等等。

好吧,哥儿们,睡吧,咱明儿还得早去赶车呢。

开始我还应对两句,后来实在困死了,没人理他了,这哥儿们才肯睡。

下一站,亚丁

三神山!我来啦!

—–>>> 回到【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