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作业的职业病

创意总监:小柒(菜地标识牌创意点、文案构思、配色选择、排版、拼音标注辅助同学拼读)

项目经理:爸爸(寻找/选择材料、结构设计、手绘及剪裁制作、安装的用户体验)

这周末有一个手工作业,是要求用家里的废旧材料制作一个校园标识。我和小柒讨论了十分钟,最后他想到班级菜地会被其他同学踩踏,缺一个提醒的标识牌,与我们决定就做一个写着「请勿踩踏」的牌子。家里平时都很及时清理垃圾和废旧物品,能用的「垃圾」材料实在是不多。扫视一圈,正好看见一只刚拆的快递箱!

把箱子两侧剪开,保留中间胶贴的部分,向内翻转折叠就可以形成一个厚实的牌子。但是家里没有棍子之类的东西,所以我做了一个插入口,让小柒把牌子带去学校后,他和同学或老师知道应该怎么安装。

为了确保插入的棍子不会从缝隙中捅出来,我让上下两片纸板以下图所示的结构折叠。这样只需要在下方剪开一个口子,那么棍子就会以唯一的路径,穿入并抵达纸板的顶部,被上层顶住。

但有个缺陷是:

内部没有做限位结构,棍子穿进去其实会晃。

不过因为纸板还算比较紧,能夹得住,所以大体上还是可靠的。可是就不防故意捣蛋的小孩了,但这也不是一年级手工作业能解决的问题。

新背包和新耳机

近两年一直背的包是以前我妈给我的小白包,因为内袋放不下这台新电脑,没法带它出门干活儿,于是就在网上淘了这只包。

说实话,合眼缘的背包其实还挺多的,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个功能不够多,那个空间不够用,这个又太花哨,或者过于风骚,总之就是不合适。最后选到这只包,一来是它的功能分格足够多,能满足我的收纳需求,二来是它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印字和图案,足够中立,三来是满足这些的同时又便宜(¥129)又近(广州发货,第二天就收到了)。

上面几张图发到社交网络后,还有不少人问我要链接,也是没想到。

在 coffee vendor 写作

有了合适的背包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背着电脑到处跑,在任何地方坐下写东西或者临时处理一些工作事务。对我来说,随时可以处理工作真的是一件太重要的事情了。虽然我常说要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离开,但如果事情不能被及时处理,或者想做的时候没有办法立刻做的话,就根本没法真的做分割。因为那些事情不会消失,积累只会让我越来越焦虑。

这也是我这几年来一直用手机剪辑视频的最主要原因。一来是手机确实可以满足我对视频拍摄和剪辑的绝大部分需求,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只要有一点点闲暇时间就可以开始剪辑,哪怕是五分钟、十分钟,我也可以处理一段画面,配一段字幕。这样随时处理任务,可以让我有效地把碎片时间用起来,而不必等到某一个完整的时间才能开始处理我的工作。

对,在我看来,写文章、做视频也都是我现阶段的工作。

我不会认为工作是烦人的,或者需要逃离的,因为我喜欢这些事情,它们让我感到自由。我所说的工作不是一个狭窄的概念,不是朝九晚五要对别人负责的那些事情,而是包含了我所热爱的创作型事务。我所厌恶的是低效的工作方式和令人不悦的合作状态,最典型的就是打卡上班这种上个时代的工作模式。但我不会因此讨厌工作这个词,因为我的所有创作也都属于我的工作。

我最近的生活节奏是,上午到公司处理公司的项目,中午跑来 coffee vendor 写新一期《设以观复》的文字稿,下午回公司跟进项目、处理文件或者跟同事去供应商那里沟通项目,晚上要么来店里坐一会写写稿,要么回宿舍写稿。虽然说从 2019 年就时不时来 vendor 喝咖啡了,但最近两个月确实来得更频繁,店长和店员都认识我了哈哈哈。

之前的 APP 一代出了问题,在 AC+ 到期前送检了一次,但没有查出问题来。后来从时不时出现杂音到杂音成为日常,眼看 2 代马上要出了,再修就已经超出了 AC+ 的时间,不再划算,我就干脆接着用了。要说作为普通耳机用(不开降噪/通透就没有杂音)也可以,但对我来说,它最重要的意义是主动降噪给我的安静世界,所以无论是实际需求来说,还是对新产品的体验,我还是在买新电脑的时候带上了它。

🎥 点击图片播放快递盒设计分析视频

不得不说,这两天用下来,2 代 AirPods Pro 的降噪处理和声音细节是真的太强了!

好了,日常唠叨完,切换桌面继续写稿去了~

蓄不住水的我

一大早结清了两万多尾款,现在就等着另一笔钱进来填上了。我感觉自己这些年就像个水龙头,水多水少都只是过一下,哗啦啦来了又哗啦啦地去,样样都只是一瞬间,没留下什么。

因此,我比从前更看重自己的表达和作品,那些才是十年二十年后构成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