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受荷尔蒙束缚的爱

昨晚和筱烨在睡前聊了一个多小时。从《今生有你》剧里谈静的角色性格说到人的个性与经历遭遇的关系,再讨论到爱情是什么,剥离掉生物性之后的爱情还有哪些东西是属于爱的。后来说到我俩各自的性格特点,再顺势延伸到我们这十二年来的变化。

最后,在《山河令》周子舒和温客行的凄惨绝恋中结束话题,相拥入眠。对,那是俩男人的故事,但爱情必须和性别有关么?她也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小鸟依人类型的女性。我俩以前常开玩笑说,我们能在一起是因为她比较“爷们儿”而我也比较“娘儿们”,都是和社会主流观念相比中性得多的人。性别之间的冲动可能是俩人在一起的原因之一,但十几年的相伴仅靠这种东西是无法维系的。

如果你问我都十二年了,俩人之间还有爱情么?我很确定,是有的。只不过它脱离了荷尔蒙的束缚,融入了生命之中,不再如年轻时那般张扬而已。

社会规训对男性的暴力

没有针对原发言者的意思,仅仅是从她的话里想到一些事情,想延展开稍微说一下。

在客观上男权主导的环境里,处于弱势一方的女性更容易被允许有更多元化的呈现,而男性则往往被规训成一个模版,不符合那套标准的甚至会被划出男性行列。这是一种隐蔽但深刻的暴力。

强势一方为了维护自身的暴力和权力,需要树立坚不可摧的品牌形象。相应的,允许被制压的一方拥有一定自由度,既可以缓解冲突,也可以有效避免力量的集中与随之而来的对抗。

所以,解放弱势男性的必经之路是提升女性地位。否则,小男孩这个群体仍然会承受许多视而不见的暴力。

我和太太能走到一起,有部份原因是我们都不在那个社会标准范围里。她够“爷们儿”,我够“娘儿们”,都是相对于主流标准而言比较中性的人。可以说,我们之间的感情并非建立在性别基础上的,凭这,我们才敢这么多年来都称对方为soulm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