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好像没什么意思

以前没用小红书的时候,看到一个说法,说它正在逐渐成为替代知乎的地方,有什么信息在上面可以快速找到很多有用的信息。我带着好奇用了几个月,现在我觉得,不是这样的,至少对我来说,完全不是。

小红书上所谓的“有效信息”不仅仅是过于碎片化的问题,而且是碎成了渣的十几手信息。它的形式既不方便我展示完整的前后逻辑,也不利于我查找搜索稍微完整一丢丢的资讯,只有碎成了渣的无数颗粒,连片段都算不上。

更要命的是,由于是建立在图流之上的模式,文字和逻辑在那里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有时候,文字甚至是多余和形同虚设的,无论点到哪里,都是各式各样的情绪、站队、人设和人云亦云、不求甚解。

这样的社区确实很适合带货和推广传播,但如果你和我一样是想作为信息渠道的话,我目前的看法是,它完全承担不了这个角色。

在资讯完整性方面,知乎仍然是首选。我知道会有人说知乎水化的问题,但你也找不到第二个资讯完整性可以与知乎做对比的公共舆论场。即便水化成今天这样,理性仍然是在知乎被公开鼓励的品质,哪怕你并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但长文论战永远是更好的内容。

什么?你是去看小姐姐的?那些千篇一律的东西… 你确定不要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吗?

两段生活观察随笔

2021年5月26日:

刚才,一个口罩挂绳断了一边的男人左顾右盼地上了地铁。他在角落的位置上坐下后就一直低着头,缩着肩膀,把黑色的背包抱在胸前。大约两分钟后,一位地铁巡逻员经过。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只新的口罩,递给了那男人。男人接过后立刻对折捏了一下,戴上朝巡逻员看了一眼。但他已经走到下一节车厢了。那一刻,我想的是:如果我的眼镜能拍照就好了!

2021年6月4日:

附中墙外的路上有许多高大的树,即便路灯亮着,也不太能看得清。我从路口过来,瞥见地上躺着一辆黄色共享单车。

心里刚准备骂无德之人,就隐约看见车旁坐着一名黑连衣裙女子。她散着长发,与衣裳连成一体,只有一张脸,在手机光亮中隐约可见。她把什么从车下抽了出来,又迅速站起。我过去询问:“需要帮忙吗?”她没回应。我按听耳机里的节目,又问了一次:“需要什么帮助吗?”她抬起头,我看了一眼那张被屏幕照亮的脸,红胀胀的,不容任何人靠近。

我怯怯地退后一步,恰好两名男子路过,他们也看向了那女人。她放下手机,冲着我们大声喊道:“看看看!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什么看!还看!”

那股黑色的气流从她的每一根发丝尖上冲出来,一把将我们仨踢飞到了三百米外。

一旁的男子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短短三百米就遇到俩个这样的人。我想想了,说:“大概是周五吧?”

此时,墙里头的学生宿舍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潮水般地叫声。哦,下周又要高考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