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

人确实需要独处,但独处时做什么,比独处本身重要得多。当我把所有碎片时间和通勤时空都塞满各种播客的时候,本质上和那些不停地刷抖音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因为当我持续处在信息接收方的一侧时,就无法调动完整的大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写不出来,那种状态下的我,只是他者的延伸,不是自己。

之所以要慎独,不仅仅是警惕自己恶的一面,更要警惕自我流失消散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