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柴的上半年快滚蛋吧!

这篇日志将全部由我的左手完成,因为:

67-001

右手肩关节骨折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骨折,也是第一次拿到医院开的病假条,而且长达一个月,除此以外,二十六年来我还第一次“享受”到了坐公车被壮汉让座的“特权”!靠!我发誓我心里一点都不爽好么!哎哟~唉~不能动气,手疼咧~

67-007

但是和我家的宝贝二女儿相比,我的伤都算轻了,她从我家七楼的阳台上失足掉了下来,并且是当着我的面,从这种高度:

67-005

这小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站在阳台上等我们俩下班的习惯,每天傍晚只要我们俩其中一个出现在楼梯口,她就能嗅到咱们的气息,然后在阳台上“喵~喵~喵~”地呼唤我们。虽然她其实是在喊我们快点回去喂食,但仍然觉得挺感动。可是最近有点变本加厉,不仅站在阳台上,还把前脚撑在防盗网上用力蹭,看着挺萌,但实在危险。

就在7月8号的晚上,我走到六楼的转角,余光瞄到她的剪影,心想着快点上楼开门免得惯她这毛病,这念头还没过完呢,就看着她脚一滑,一个黑影咣啷啷地就掉下去了…

当时我心底一凉,一边念着“别别别”,一边做好了最坏地思想准备往楼下冲。在楼梯口看见她蹲在铁门前想进来的样子,立马冲出去抱起她,一摸,不对,左前腿中间撇了,也不知道是脱臼还是折了。情急之中看见地上嘴巴附近还有几摊血,惊觉她是在吐血,就赶紧抱上楼准备把笼子里垫上她熟悉的垫子送去医院。

期间打了若干通电话才联系上夫人,正好我准备完,她也刚好到楼下,一起以最迅速的动作把二姑娘送到了我们熟悉和信赖的医院,幸运的是,史医生还没下班。

67-004

经过血液化验和X光片的初步判断,左手肱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肝脏和肾脏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史医生建议先做保守治疗把内脏修复好了再观察和考虑手术的事情。

治疗一周后的第一个周日,14日,手术顺利完成。由于碎裂情况复杂,整个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至于当晚我错以为是吐血的“严重损伤”其实是下巴磕破了所流的血。不论如何,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大步跨过了这一关。

直到19号出院,这两个星期里我和夫人每一天都会去医院看她,我中午,她晚上,因为我那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只有中午一点时间能去照顾一下。术后两天就开始有精神了,也愿意吃东西了,虽然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一见到我们就喵喵叫,可精神了。护士们说她不咬人不抵抗,不乱动,安静睡觉,乖得很。

67-006

现在已经乖乖在家里躺着了,虽然骨头和桡神经的愈合还需要不少时间,但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一定会康复的!

 

至于我的手,那是18号中午,从医院回公司途中。

在我百般小心之下仍没躲过的超高速无牌电动车突然冲出时,被其撞飞,当我以抛物线轨迹在空中自由运动后右肩率先着陆,昏厥两秒后,随着司机和车上乘客骂骂咧咧要求我赔偿的声音,我大概花了一分钟才站起来,正当我准备指着他那躺在地上的车说他违章上路时,我发现,右手已经完全不能动了。

我迅速搜索了一下被撞飞前三十秒内的记忆:

我,准备,越过辅道,去公交站台,左右看了看,五十米之内没有任何移动中的物体,然后,过辅道,然后,咣!!!我就在地上了…

等等,右边五十米开外有辆面包车,他难道在那一瞬间???

违章上路,违章载人,逆行,超速……这毫无疑问啊!他在那骂骂咧咧地要求我赔偿的话我都没听,我一副流氓遇到流氓的表情,说了句:“咱们报警吧。”当时混身疼痛的我一丝不放地盯着眼前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不知是不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情,还是摔傻了,竟然一个劲儿往他跟前站,要求他报警。后来想想有点后怕,要是他们仨捶我一顿那估计不止一处骨折。

我趁他们唧唧歪歪的时候,跑回医院想叫医生护士们帮我抓他,结果回头就没人儿了。两个小时后,南山医院的门诊医生说我没经验,不应该喊报警吓走他,要先以会赔他钱为诱饵让他把我送到医院后再到厕所里偷偷打电话报警,那就能抓住他了。

傻!确~实~傻~啊!

但当时我也确实没能力报警,因为手机当场摔成了三瓣,黑莓开机要一分多钟啊!开机完,他们已走了。

 

从三月份开始一直在加班,除了六月初公司搞了一次两天“阳朔之旅”外,基本上没休息,正好,这一个月长假够我好好休息了。

说到阳朔,就简单讲一下。

67-002

这是那次阳朔之旅从蝴蝶泉景区山顶拍的全景照,点击能看到大图。

说是一年一次的福利,但头一晚住宿条件之恶劣让同楼的三十几个设计师愤然觉得人事部是在欺负我们设计师,至少在组织策划上他们是相当蠢。公司人事部和旅行社都没有踩过点的情况下,竟然让产出部门住在标价百元实际上却死蟑螂遍地连二十都不值的破脏房间里,最关键的是,咱们这楼和有领导在的那队人马待遇完全不同,不论是脑残还是吃回扣都是无法忍受的。在梁莹(年会话剧的女主角)牵头下,她从执行上施压,我以驴友的经验施压,再有另外几个同事的红白脸配合,大伙终于在当晚一点住进了合格的旅社。

设计师,本该是极具独立性格和质疑精神的,被压迫到习惯如此这般,太可悲。

不过那次旅游最大的收获还是拉近了不少同事间的距离,虽然公司里学院味儿很重,弄得跟学校似的,但大伙能聚在一堆聊真心话的机会还是少。不管公司的管理层如何,咱们设计师是必须一条阵线的。

67-003

今年开年就加班,三月加到受伤前,旅行前一晚还加班到十二点才走。最令我无语的是六月到七月,天正的项目刚提案就进入衫德的POS,刚开始就把我调去带振测仪的项目,接着客户又说缓一个月再开始,于是被调去帮中盟的项目设计机柜,天正返回修改意见改完后又插入新联的FTU,我费心费力把前期准备做好了,又被抽出来到荆州开发区的品牌策划。

就这样不停地抽调,我的六七月基本上是不存在绩效这回事了,连续加班除外还被个小破电动车撞了个骨折,真是黑到家了。事实上,就在宝宝出事以及整个治疗过程中的每一天,我都是零点以后下班的,所以夫人说我是长期加班加得状态差,反应慢,才没躲开那个死破电动车的。

不过她也说咱们家的穿堂煞风水不好,所以24号我们去仙湖弘法寺上了柱香,去去霉气。当天下雨,又不是周末,人不多,但愿我们对各路神佛说的话他们都能听见。

67-008

升官发财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但只有当自己拥有更多,能力更大,才能切实有力地帮助到别人,或者推动一些益事的发展。

至少,我坚信是这样的。

猫咪变性记-续-小宝绝育

隔了将近两个月,期间发情一次,休息了一个多星期后,宝宝终于该做手术了。前文见此:《猫咪变性记

这次由于夫人休大假回家(跳槽了,准备和朋友一起创业)的缘故,就只由我一人带宝宝去医院。虽然我一个人绰绰有余,不过一出门就哇哇乱叫的宝宝令我相当不好意思啊。

似乎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次重大的变化,心情有点忐忑,表情依旧呆滞。不过一会出门了可不这样,哇哇大叫弄得我好像人贩子拐小孩一样。汗。

好奇的大眼睛到处看,似乎想起来了,这就是上次打针的恐怖医院,好可怕啊!连护士都一眼认出了她,这个平时乖巧打针时异常倔强的小黄老虎。

因为在我们之前,医生要准备另一只吉娃娃的手术,我们得等一会。

这只吉娃娃被大狗欺负,狠狠地咬了一口不算,还被大狗含着往地上摔了几下,伤惨了。狗主人一度不忍心它受苦想要让它安乐死,在医生的努力劝解下,她还是选择相信医生的医术和心肠,决定搏一搏。在我到的时候,它似乎刚做过初步的止血处理,后来进了手术室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至少在我离开医院前还没见它出来。看看,它的眼神,是多么渴望活下去,医生也说了,这个眼神,还是有希望救回来的。希望这个小娃娃能渡过难关,恢复健康!

啊!到宝子打麻药了!这时候可乖了,一动不动。

经过四十分钟左右的等待,宝宝终于出来了。由于麻药还没过,所以一副呆傻的样子。

侧切,创口非常小,约一公分,并且是内缝,不容易感染,不容易被猫咪舔开(猫咪很喜欢舔伤口,并且由于舌头上密布倒刺,所以很容易舔开),恢复得会比较快。

等了她将近两个小时,终于醒来了!我真怀疑她是不是趁机睡了一顿,这家伙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一天睡22个小时。

回到家里了,招财好奇的跑来凑热闹。本以为她是来表示关心的,结果居然上去就给小宝一巴掌,还时不时假装很凶的“哈哈”地叫,幸好宝子平时清心寡欲修生养息,又喜欢吃青菜米饭这类素食,还喜欢冥想发呆,估计都快修成佛了,所以对招财这种二逼的挑衅行为予以无视和藐视,歪头便睡。

最后对比一下健康的和不健康的子宫:

左边是宝宝的子宫,由于宝宝岁数比小咪大一些,发情次数也多,所以看得出来,她的子宫已经出现了初期的病变,形状犹如结肠,一段一段的,并且颜色暗淡灰红

右边是小咪的子宫,因为小咪是九个月左右做的手术,只发过一次情,子宫还是健康的,形状又直又顺又饱满,颜色和质地都很粉嫩,这才是健康的状态。

虽然劳累了一点,不过为了她们的身体健康着想,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总算给家里三只猫都做了手术,这下她们就没那么容易生病了。因为如果子宫长期发炎,也会影响抵抗力,容易得别的病。

ps:对于给猫咪做绝育手术仍存有疑惑的朋友,可以参看上一篇,里面有比较详细的论述,这里就不赘言了。

猫咪变性记

作为一只性发育成熟的母猫,总得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发情。

我们家里,一共五只生物,分别为一只雄性人类+一只雌性人类+三只雌性猫咪。作为这个家唯一的雄性生物,我对她们都怀有强烈的热爱溺爱宠爱偏爱和关爱。众所周知,猫咪发起情来是很吓人的,半夜里就仿佛有婴儿在嘶声裂肺地大哭,不仅严重影响睡眠质量,进而影响工作效率,更会招来邻居们的白眼。

但,这仅仅只是外人看见的肤浅表象,而真相,是只有爱猫的养猫人,才清楚知道,猫咪们的痛苦。

上周日,我和小叶子带了家里的两只小猫咪去医院做绝育手术。

在正式进入叙述之前,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做一下科普教育:

首先大家要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猫,是没有性快感的。猫咪发情,要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怀孕。猫和人类在性需求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猫做爱,寻求的是种群的繁殖,只有怀孕才能消除发情带来的激素紊乱的痛苦,而做爱的过程是不会对痛苦有缓解的,换言之,它们要的只是生育;而人类,是可以以性爱为乐的物种。所以如果用人类的想法来说“给猫咪做绝育好残忍啊,不能生宝宝,还不能体验做爱的感觉,好惨啊”那你就错了。

接着,作为一只母猫,当她成长到八个月左右时,身体基本成熟,就会开始发情,若不能受孕,过一两个月,就会再次发情,若持续不能受孕,发情周期就逐渐缩短,愈发频繁。更可怕的是,一只发情期的母猫始终得不到怀孕的话,子宫就会开始出现炎症,长期处于发炎状态。可想而知,一只猫咪的子宫长期处于炎症状态是一个什么情况。我家最大的猫咪去年做手术时才一岁半,带她去做手术时,医生说我们很幸运,因为猫咪的子宫已经因为长期炎症开始出现病变,再不做子宫切除手术,恐怕她很快会因为子宫癌而死亡。

再说一下关于猫咪繁殖的话题。有人就会说了,既然猫咪发情和不怀孕那么痛苦,那为什么不让她们受孕呢?让她们正常的交配繁殖不就好了吗?那好,我问你,你知道一对正常的猫夫妻七年内正常繁殖出的后代是多少吗?我告诉你,它们以及它们的后代在七年里可以繁殖出数十万的猫咪。请你告诉我,在整个自然界的资源都被人类操控的这个地球上,这个没有民主国家里,这数十万的生命,你打算怎么办?你来养么?还是你打算成为和那些人一样,想把它们都吃掉?因为人类,剥夺了几乎所有动物的生存空间,如果我们不能给这些猫咪一个自然生活的空间,那么我们能做的事情里,就包括通过较为人道的方式控制它们的种群数量。如果任由猫咪繁殖,后果不仅仅是城市生态的混乱,更会引来更多更多人对猫的误解和仇视,任其发展,很可能会给猫带来种族清洗的悲剧。

最后再补充一下,猫的生殖系统和人的生殖系统都是属于非必要的生命器官,也就是说,生殖系统是可以单独从体内取出但对生命体不会造成生存问题的一个特殊系统,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可以实施变性手术的医学基础之一。

ok,当你理解了以上所说的内容后,就不会惊讶为什么我们要亲自带自己的爱猫去医院做切除子宫的绝育手术了。事实上这次做手术的两只猫咪是家里三只猫最乖的,其中最小的小家伙还是我和小叶子一把屎一把尿地从未睁眼的小奶猫带大的孩子,简直就和自己的小宝宝一样亲,关于最小的猫咪,可以看看旧博客里的这篇领养文:《希望爱猫的朋友给小纳福一个温暖的家》。由于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家,加之日久情浓,现在就算有好人家要,我也不会送她走的。

言归正题吧。

上周日的早上我和小叶早早起床,梳洗好后就带着两只小猫咪去医院。同时还有小叶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张红和她家的刘洋,带着她们家那只凶巴巴的小白猫,三只猫咪一起做手术。不过张红家的白猫是男子汉,虽然很快就不是了。

我们家较大的小宝曾经是流浪猫,见过些市面,不太紧张,但见到医院那么多人和猫猫狗狗,还是害羞了。较小的小咪就不一样了,自打出生以来,还是小奶猫时就在我们家,打小就没见过生人,在此之前,她的世界观就是我们俩和另外两只猫,偶尔有人上来送个煤气或维修网络,她都会害怕得躲起来,直到两个小时后才敢蹑手蹑脚地从我们俩都不知道的某些角落里出来。所以小咪到了医院后就直接吓傻了,一动不动地,或者就是直往我的怀里钻。

张红家的男猫很淡定,小宝也对这个地方感到很好奇,只有小咪,缩起来。

主刀的史医生先给两只猫咪抽血化验做术前检查,结果让我们很头疼。小咪从小被宠爱着,一切健康无事,但小宝就不是了。化验单显示小宝的白细胞和粒细胞等指标过高,血小板的密度也偏低,这意味着它的体内似乎存在着炎症。史医生不放心,于是重新抽了一次血,再次化验的结果仍然是小宝有炎症。

由于不知道炎症的确切位置,医生只好逐步检查,当摸到小宝肚子的子宫附近时,小宝忽然大叫一声,越靠近叫得越大声越惨,经过反复确认,证实小宝这个平时最乖最闷最爱念佛吃斋的猫咪子宫发炎了。所以,小宝的手术必须推迟,得先把它的炎症消除了,才能做手术,否则术中会出现大出血,死亡系数非常高。

此时网络服务商打电话来,给我们家检修线路,和小叶子商量之下,我先回家处理网络的事,顺便把室内卫生搞一下,免得它们回来后感染。二话不说飞车回家,把家里卫生搞了一遍,处理完了网络的事情后,又飞车回去医院,这时候小咪已经做完手术,虚弱地躺在休息台面上,吐着小舌头,颇叫人心疼。另外一边的台面,是平时很乖巧但见到大场面还是会紧张的绝强的小宝,正在无奈地打着点滴。而张红家的白猫已经不是男子汉了,正软塌塌地躺在另一侧。

这次小咪的手术很顺利,恢复得也很好,但是未免术后感染,程序上是要打三针消炎针的,所以我们还得带小咪去医院打针。小宝的炎症迫切要消除,所以和小咪一样,要继续去医院打针,和小咪不同的是,小咪只需要打小针,也就是常见的皮下注射,而小宝则是打血管的吊针,这对于非常怕疼的小宝来说,再好的脾气也无济于事。

打针始终是会疼,为免小宝动作太大弄伤自己,还是做好防护设施比较好。

这是宠物医院自己养的猫咪,丫头,这妞感冒了。

科普一下,这是小咪的子宫,大的两条是子宫,右边两个小椭圆是卵巢,还有细细的是输卵管。

还处于麻醉状态的小咪歪歪地吐着舌头,看得我们好心疼…

这是小咪的创口,不到一厘米,并且是内封,外部看不见线,并且线是可吸收的,对猫咪身体无影响。这样缝合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好处,就是避免猫咪舔伤口时把伤口舔开。上两张图可以清楚看到,猫咪舌头上那密密麻麻的倒刺,如果猫咪自己舔开了伤口,麻烦就大了。当然,除了内缝合,伊丽莎白圈也是很重要的。

这就是伊丽莎白项圈,防止猫狗舔伤口专用的,有时猫狗喷了皮肤病药或者做了手术这类情况,就需要带这个。这时已经在家了!

带小咪去医院打消炎针,很乖,安安静静打针,不吵不闹。

小宝和小咪则形成鲜明对比,她正在想:“老娘不要打针,快把它拿开!拿开!”

既然不肯老实坐着,那就由我亲自抱着你,乖乖打针吧,身体要快点好啊!

心情复杂的咪子

带猫咪打消炎针的第二个晚上,偶遇了一件让我和小叶十二分感动的事情。

那晚我们刚到医院,给小咪打了针,小宝的针还在准备,一个约摸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一只全黑的小猫进来。她说这是她在路边见到的一只猫,看她病怏怏地躺在路边,非常不忍心,就捡过来给它看病,然而检测出来的结果让大家非常难过。这只全身黑亮的猫咪,已经没有了牙齿,一颗都没有了,并且有严重的血液疾病,正处于体温下降的状态。换句话说,它,正在死。女人非常难过,她抑制不住情绪,不住地哭泣。医生说,你打算怎么办。她说,不要让她那么痛苦,安乐死吧。医生说,安乐死的针前后一共要140元,如果尸体要交给医院转交政府处理的话,还得另加100元。女人说,好。一个人径直走向收银台,交了钱,为这只仅仅是在路边偶遇的萍水相逢的从未谋面的流浪猫,送它最后一程。据她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带流浪猫来医院了,实在看不下去,受不了这些小生命在人类的钢铁森林里流浪受苦。实在,看不下去。

在医生给小黑猫打针的时候,女人泣不成声,站在旁边的我和小叶,也难以平静。这是什么一种感情,就算是养惯了猫狗的人,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

看着她带着猫咪离开的背影,我感到很悲伤,同时又有一股强烈的暖意由心底涌出。

一个星期过去了,嗜吃如命的小宝恢复了强大的食欲(给小咪做手术的前三天,小宝几乎没有任何食欲)和不论何时都强悍的睡眠欲,而小咪,呵,在做完手术那天就开始上蹿下跳,经过一个星期的恢复,现在除了肚子上的一撮毛还得一段时间长好外,基本上已经恢复如初了。

今天早上,刚睡醒的宝子…这个家伙,每天最早起的就是她,六点半准时在你耳边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重复着“喵~喵~呜喵~”叫,还会轻轻含着我的脸…直到我起床给他们仨喂吃的为止…

小咪的创口恢复得非常好!

毛呼啦西的小咪子~恢复啦!

恩,不过,小宝的手术还没做呢,等她的炎症好了,还得带她去医院。

后续报道:《猫咪变性记-续-小宝绝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