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假掠影

昨天是五一假期第二天,和夫人按计划去南山花卉世界散散步,玩玩相机。

上个月几乎天天加班,节前甚至通宵加。不仅我,夫人更是忙得跟火箭炮似的,两个人每天都浸泡在工作里。通宵那晚我在蛇口忙,她在布吉忙,一点没休息,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难得有个假期,刚好还阳光明媚,必须要出门走走!

快门刚按了不够二十下,乌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的架势聚集了过来,一阵大雨豪华登场……我靠……找了个路边的咖啡馆躲了一会,正准备坐车回家时居然放晴了!这算天开眼么?于是我们果断留下来,好好拍几张,不然白淋雨了啊!

下面的图片均可点击放大:

维也纳的眼
No_1_维也纳的眼

ly002
No_2_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

天阶
No_3_天阶

ly004
No_4_哗~

ly005
No_5_风车

ly006
No_6_棕榈树

花舌
No_7_花舌

ly008
No_8_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小戏西涌

从生活的角度上来说,闲暇时光是美好的,因为难得享受;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上来说,又是让人苦闷的,尤其在深圳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效率第一的城市里。

毕竟也是一次度假,管他什么经济萧条,既然是老板买单,那我就只需要在海浪里尽情翻滚,静听白云在蓝幕下的歌唱。

島語雲

我想,如果岛屿感到寂寞了,就会拜托云朵告诉对方。

葉行者

这一苇小船在海浪中来来去去,它们都长着差不多的样子,但是,我想,小岛能够认得出它们的每一个,并喊得出他们的名字。

嵐島戀

我设想,有人会在这里守着,等着另一个人从海面上出现,回家吃饭。

沙堡記

我发现了一座正在倒塌的沙堡,当我即将按下快门时,一对男女闯入了沙堡的故事。

他看起来有些悲伤,她也并不快乐,在这个充满了欢笑的沙滩上行走,的确不容易。

我的同事们在兴致勃勃地捣鼓着那台D90,我这只黄雀悄悄地玩起了三重曝光,似乎得到了有趣的效果。哈哈。

回到营地吃饱了烧烤后,六个男人沿着五公里的海滩散步,来回走了两个小时,加上下午在海里拼命地翻滚,才十一点就全都倒下了,本来说要玩杀人游戏的家伙们一个个全都“自杀”了,只剩下我和小邱俩人在围栏边上将镜头对准天空。

可惜LX3的性能有限,想尽办法也只能拍成这样。星空那么美,真想有台好家伙。

隐约中,又见到了银河。

真想念青海湖边的银河啊。

下午在海边我收获了不少“宝贝”,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海滩上竟然有不少珊瑚碎片,这一小截树枝状的白色骨骼是我最喜欢的。小邱睡下后,我打开手电筒,再拿白花花的卷纸当反光板,兴致勃勃地给它们拍起照来。不亦乐乎!

这就是个迷你的海底小王国。

第二天醒来收拾“战利品”时才意外地发现了它。

大概是昨天捞上来时躲了起来才没发现,可是在桌子上脱水一夜,它已经成了标本。

它真好看,忍不住摆了许多个场景给它照相。

第二天的中午转战东山的鱼排,画面里石头附近曾经是出名的“海上皇宫”,其实就是个漂在海面上的大食肆,但因为是违建,被政府拆掉了,不过肢解后的海上皇宫倒是生出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鱼排们,每个周末都有许多人驾车来此,出海吃饭。

我们就坐这种快艇从岸边去海湾里的鱼排上,马达轰隆隆地转起,小哥在海里潇洒的身姿惹得几个同事相当羡慕。浪里白条般自由自在,在海面上转向划出的弧线都让人心生妒忌。正巧有艘私人游艇经过,问小哥这船要多少钱,他伸出一根手指皱着眉,少说一百万。喏,这就是我奋斗的方向,从小的梦想,一艘私人游艇,呵呵,一百万。

它对人很好,没有一点戒心,我们一上鱼排它就围着我们转。大概是我身上有猫猫狗狗的味道,它似乎特别亲我,扑腾扑腾地在我身边打转,舔舔我的手,躲到我的身下吐舌头,高兴了还舔我脸,就是个小孩子。

这眼神,怎么抵挡?

这就是生蚝,一根绳子些许种,放海里不用管,半年就能长出巴掌大的蚝来。

海洋生物大概是地球上最最顽强的生命,它们可以漂洋过海数万公里到达一个荒凉贫瘠的岛屿上,开辟出新的天地。所有的后来者,都因为这些先驱的努力而获救,成为了新土地的公民。

一只曾经用于提供浮力的轮胎,满身都是海洋生物的遗迹。看到这些,我似乎总能听到,当它们在夜里聊天时那热闹的场面,也许在它们的世界里,也有苏格拉底和孔孟老庄,在那么短暂的生命历程里,它们都在做什么?

 

人那么小,到底是哪里生出来的骄傲呢?

雨后长虹

时隔两年,又一次看到了这样完整的彩虹。上一次(六月霓虹)已经是2010年咯,那时公司还在莲花山东北角的工业园区里,搬来山西南角已经一年半了,一阵大雨后,老板娘惊呼一声“ 那是彩虹吗?”惹得大家纷纷探头去望。随后微博上迅速冒出了大家在深圳各个地方拍到的彩虹照片,那一刻,全城的人们都在享受着上天的恩赐。

一条巨大的彩虹飞过城市上空,再多的不满一瞬间都消散了,即使接下来还得面对各种苦闷,但这一刻的美好足以让人欢呼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