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开学了

今天开学,儿子七点刚过就起来了,而且为了今天能早起,昨晚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洗澡睡觉。今天起来也没有任何起床气啊扭捏啊,开开心心拎着被子就上校车了。他这种自主性,我都觉得佩服。

一个插曲是,校车本来说好是 7:38-7:40 上车,然而我们 7:36 到的时候居然已经跑了。小区里的孩子们都没上车,我们在群里问你们怎么回事,才掉头跑回来接上人。回来的时候,随车老师说抱歉是新司机又是第一天开学有点慌。但是,这么明显人没来齐不点数就走,这是随车老师的问题,托说司机是新来的,根本站不住脚。

后来,我们俩想说去附近吃个早餐庆祝一下,结果走到门前才发现又禁止堂食了。这个按行政区划分防范区说是懒政毫不过分,封控的楼离我们这里那~~么远,离它近的附近街道不算防范区,不是就近管控,而是把大老远的我们划在防范区里。除了把片区街道的责任撇干净,没有任何正常的逻辑能这么划。

昨天看到新闻说,很多大城市的街道、城管都是名校高学历的人去应聘。这帮人如果是真的能发挥自己学过的现代化知识去帮助城市治理水平的提升,我会觉得这真不叫屈尊,而是真的牛逼!但可能这其中绝大部分只是冲着户口去的。还有那些从互联网大厂离开后考公的年轻人,能把企业管理的方法带进去么?不太相信。

这事跟设计一样,不恰当的范式,改良无用。

📸 给儿子的玩具拍了点硬照

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已经一个月了,这也是我自参加工作的这十年来最长的一次假期。恰好,也是第一次和小柒连续24h×1M地相处。

实话说,这种强度的「玩」真的太累了。

还有三个月他就满四岁,现在正是自我意识建立的过程,难免日常各种调皮捣蛋,弄得一家人和动物都鸡飞狗跳的。不发脾气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慢慢找到了一些控制自己情绪的方式,和与他沟通的方法。我渐渐发现,我小时候和我爸的关系差,似乎是因为缺少我妈在身边从中缓和与调节。

其实常常错(小屁孩能有什么错呢)不在他,而是我的处理方式。小叶从中帮我们吸收对方和自己的情绪,一些看上去很火爆的场面,最终两父子很快就恢复到有笑有玩的状态。

女性真的太伟大了。

这段时间也常常两点才睡,比工作日晚多了。似乎也是因为一整天都和小柒在一起,分神一刻他也会马上把你拉回去,所以格外想在夜里偷一点自己的时间出来。明知道这样不好,会不断陷入负面的循环,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想窝在沙发里的冲动。真是道理懂一吨,却过不好一生啊!

得,洗洗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