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西涌

从生活的角度上来说,闲暇时光是美好的,因为难得享受;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上来说,又是让人苦闷的,尤其在深圳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效率第一的城市里。

毕竟也是一次度假,管他什么经济萧条,既然是老板买单,那我就只需要在海浪里尽情翻滚,静听白云在蓝幕下的歌唱。

島語雲

我想,如果岛屿感到寂寞了,就会拜托云朵告诉对方。

葉行者

这一苇小船在海浪中来来去去,它们都长着差不多的样子,但是,我想,小岛能够认得出它们的每一个,并喊得出他们的名字。

嵐島戀

我设想,有人会在这里守着,等着另一个人从海面上出现,回家吃饭。

沙堡記

我发现了一座正在倒塌的沙堡,当我即将按下快门时,一对男女闯入了沙堡的故事。

他看起来有些悲伤,她也并不快乐,在这个充满了欢笑的沙滩上行走,的确不容易。

我的同事们在兴致勃勃地捣鼓着那台D90,我这只黄雀悄悄地玩起了三重曝光,似乎得到了有趣的效果。哈哈。

回到营地吃饱了烧烤后,六个男人沿着五公里的海滩散步,来回走了两个小时,加上下午在海里拼命地翻滚,才十一点就全都倒下了,本来说要玩杀人游戏的家伙们一个个全都“自杀”了,只剩下我和小邱俩人在围栏边上将镜头对准天空。

可惜LX3的性能有限,想尽办法也只能拍成这样。星空那么美,真想有台好家伙。

隐约中,又见到了银河。

真想念青海湖边的银河啊。

下午在海边我收获了不少“宝贝”,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海滩上竟然有不少珊瑚碎片,这一小截树枝状的白色骨骼是我最喜欢的。小邱睡下后,我打开手电筒,再拿白花花的卷纸当反光板,兴致勃勃地给它们拍起照来。不亦乐乎!

这就是个迷你的海底小王国。

第二天醒来收拾“战利品”时才意外地发现了它。

大概是昨天捞上来时躲了起来才没发现,可是在桌子上脱水一夜,它已经成了标本。

它真好看,忍不住摆了许多个场景给它照相。

第二天的中午转战东山的鱼排,画面里石头附近曾经是出名的“海上皇宫”,其实就是个漂在海面上的大食肆,但因为是违建,被政府拆掉了,不过肢解后的海上皇宫倒是生出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鱼排们,每个周末都有许多人驾车来此,出海吃饭。

我们就坐这种快艇从岸边去海湾里的鱼排上,马达轰隆隆地转起,小哥在海里潇洒的身姿惹得几个同事相当羡慕。浪里白条般自由自在,在海面上转向划出的弧线都让人心生妒忌。正巧有艘私人游艇经过,问小哥这船要多少钱,他伸出一根手指皱着眉,少说一百万。喏,这就是我奋斗的方向,从小的梦想,一艘私人游艇,呵呵,一百万。

它对人很好,没有一点戒心,我们一上鱼排它就围着我们转。大概是我身上有猫猫狗狗的味道,它似乎特别亲我,扑腾扑腾地在我身边打转,舔舔我的手,躲到我的身下吐舌头,高兴了还舔我脸,就是个小孩子。

这眼神,怎么抵挡?

这就是生蚝,一根绳子些许种,放海里不用管,半年就能长出巴掌大的蚝来。

海洋生物大概是地球上最最顽强的生命,它们可以漂洋过海数万公里到达一个荒凉贫瘠的岛屿上,开辟出新的天地。所有的后来者,都因为这些先驱的努力而获救,成为了新土地的公民。

一只曾经用于提供浮力的轮胎,满身都是海洋生物的遗迹。看到这些,我似乎总能听到,当它们在夜里聊天时那热闹的场面,也许在它们的世界里,也有苏格拉底和孔孟老庄,在那么短暂的生命历程里,它们都在做什么?

 

人那么小,到底是哪里生出来的骄傲呢?

{ 川西自由闲 | 一场冲动的辞职旅行 }

当人长期处于一个安定的状态下,就很容易产生过度良好的自我感觉,对自我的认知往往容易出错,甚至产生一些错觉。

对事也好,对人也好,此理通用。

由于《回到起跑线》那篇日志里提到的原因,于是有了这次为期两个星期的旅行。可如果没有这次冲动的选择,我想我会因为过分谨慎性格而错失某些难得的反思和经验,这个时刻,这样一次冒进,这样一次旅行,刚刚好。

从6月15号从韶关出发,到回到学校看了今年的长剧,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和新面孔,在虾米蚊子公和傻蛋的护送下,17号晚上飞去成都,19号到达康定,遇到粥仔小爬和大奔,认识了sarabi,还有可爱的土豆,21号抵达稻城,认识了文彬,遇到了刀哥,遇到了大哥二哥,23号就到了亚丁,遇到台湾巨炮君,遇到意志坚强的胖女孩,在神山下立个誓,还给sarabi过了个生日(话说我是很有生日缘么?两年前去云南就刚好是羊的生日),27号晚上回到家里。

12天。一次愉快的教训,有意义。

如果当初我没有出走,会怎样?

没有如果。

那时的我,所拥有的思维和眼界,注定了要走这一趟。

庆幸这一趟发生在毕业两年后的此刻,尚算早,也算及时。

因为平时工作很忙,回到家也很疲累了,只能周末休息才有时间和精力整理照片和文字,所以这一个多星期的游记竟然花了一个多月才整理出来。

—————————————————————>>>点击图片进入各个专题吧!

灯心把言虎渡口 - 前奏篇

世有遗曲红墙眠 - 成都篇

有朋自夜谈会来 - 康定篇

三元风雨花世界 - 稻城篇

神山明镜清自许 - 亚丁篇

休言心病不是病 - 尾声篇

---------------------------------------------------->>> END ..

川西自由闲_尾声篇

成都串串!

等等!

不是应该在新都桥吗!?怎么又回来成都了!?

呃,原本是打算去新都桥的。

其实原本是想略过新都桥的,因为据说新都桥要秋天才最美,而且时间有点来不及。但是,之前在稻城时,从雄登寺回来的路上,听那个做服装搭配的女孩子说准备下一站去新都桥。心想要是路上有伴,回程时去一趟也够时间。

但是当时没细问,直到前往亚丁都没找她要联系方式,只好托前台的熊帮忙留个言,看看她怎么安排时间。哪知道就在我们去亚丁那天,她就出发去新都桥了。也就是说,等我们从亚丁回来,她已经不在新都桥了。大概当我回到成都的时候,这厮已经在只身飞往马尔代夫的飞机上了!

回到成都才26号,回广州的机票是30号的,于是打算去重庆玩两天,来一场美食之旅。

不过不着急,先在成都逛逛,休息一天再说。

水里有鬼,请勿下池。人民公园。

sarabi去办事,我和文彬俩人在人民公园里瞎逛,被一大妈抓去做某公司新茶饮的市场调研。一人送了一包纸巾,汗。

站在相亲林里,文彬显然是一枚优质种子!

那个时候高铁还没出事,现在回头看看这张相片,不免心寒万分。

老人家们都很牛叉的!

掏耳朵!文彬妹纸表示没啥感觉。

作为从小喝的是功夫茶的广东人的我来说,15块钱这样一杯东西,真的不能叫喝茶。

弘文书局。唉,真喜欢这种感觉。好久这样没坐下来,看看好本书了。

大概也许是我命不该闲,就在买了第二天去重庆火车票的这个晚上,最后还是因为工作、租房和思念等原因,被急招回深圳。改签了机票,提前飞回广州。

唉,我喜欢航拍!航拍啊航拍!人可真小!

最!

后!

来一张霸气点的!

结束整个旅行!

遗仙带

—–>>> 回到【总目录】